融捷股份旗下锂矿4年后复产:比进口成本低,放量还需时日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翻越折多山,途经新都桥,通过塔公的一条公路,到达亚洲最大锂辉矿甲基卡矿区。

  6月10日,融捷股份(002192,SZ)全资子公司甘孜州融达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达锂业)康定甲基卡锂辉石矿采选项目在康定市塔公镇投产。为了这个锂矿的复产,融达锂业付出了长达4年的努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融达锂业康定甲基卡锂辉石矿采选项目是国内少有的可以直接开采加工锂精矿。而对较依赖澳大利亚锂精矿进口的下游厂商来说,这是否意味着国产替代渐行渐近?

  此前已停产了4年时间

  今年端午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融捷股份子公司融达锂业康定甲基卡锂辉石矿采选项目在康定市塔公镇投产。

  6月10日早上,王传福表哥、融捷股份实控人、董事长吕向阳也到场并讲话。复产并不容易,因为该项目此前已停产了4年时间。当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融达锂业锂辉石矿采选项目地,目睹了公司重新投产的整个流程。

  甲基卡锂辉矿区位于甘孜州康定、雅江、道孚三县(市)交界处,距康定市城区145公里。该矿具有矿脉数量多、埋藏浅、集中成群分布、矿石品位高、易采易选等先天优势,锂资源开发潜力巨大。目前已探明甲基卡锂辉矿区资源储量188.77万吨。其资源潜力有望突破300万吨,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锂辉石矿床。

  融达锂业康定甲基卡锂辉矿保有资源储量2899.5万吨,为国内少有的高品质锂矿资源。融捷股份有关人士表示,在年开采105万吨规模下,该矿权足够开采28年。

  融达锂业技术人员介绍称,通过爆破采集的原矿将送到车间进行深加工,由货车运送。之后,锂原矿将经历一轮“选拔”,经过系列工序加工为含锂量更高的锂精矿。此刻,融达锂业加工车间内,传出轰隆隆的机器运行声。而在一次粗矿的工序中,会看到类似船桨的物件在搅拌液体。据工作人员介绍,其实里面白色的就是锂。

  较进口锂矿具成本优势

  融达锂业重新投产意味着什么?对融捷股份来讲,掌握新能源上游的矿源,自然也控制了自身产业链的“咽喉”。融达锂业总经理吕斌在今年初的年度工作会上提到,整个矿山是融捷布局发展新能源产业链的源头之水。

  融捷股份控股股东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捷投资)已在成都邛崃布局电池级锂盐等下游项目。据悉,今年内成甘工业园中锂盐厂一期项目将投产,一期项目将年产18000吨碳酸锂和8000吨氢氧化锂。

  融达锂业康定甲基卡锂矿采选项目所生产的锂精矿还不能满足其原料需求,融达锂业也将启动扩产至105万吨锂辉石矿选厂建设。

  随着融达锂业的投产,国内部分碳酸锂企业也希望获得其上游供应。参与投产仪式的企业中,不乏多家川内的碳酸锂、锂盐下游厂商。吸引他们的原因之一是甲基卡矿山的低开采成本。“我们锂精矿开采成本低,主要是运输成本和采矿成本。”吕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还一直尝试改良方法,通过改进水循环过滤技术等进一步降本提效。谈及此,吕斌还开玩笑称,要和盐湖提锂的低成本优势比一比。

  确实,运输成本是融达锂业的重要成本项,这主要因为矿区距康定市城区145公里,且锂矿运输要翻山越岭。

  由于国内已成功开发利用的锂矿偏少,一直以来,国内锂精矿主要还是从澳大利亚等进口。有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这部分锂精矿成本有的达到650多美元/吨。同样,要从澳洲拿矿,企业还需要签订大订单。从澳大利亚等国进口大量锂原矿,利用国内选矿设施生产锂精矿,这些企业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代价。

  融达锂业投产能否实现上游锂矿的国产替代?从产能角度来看,融达锂业通过国内矿山生产的锂精矿,犹如杯水车薪。

  “预计今年将产出锂精矿3万吨左右。完整生产年度,将产出锂精矿约七八万吨。锂矿采选扩产至105万吨/年后,预计将生产精矿20万吨/年左右。”吕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受益于国内新能源车的高景气度,国内对于锂精矿的年需求达240万吨,20多万吨锂精矿只占市场1/10的份额,“量上不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