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记扑克里没有“王炸”

  曾经独占15%市场的“扑克大王”如今却日渐消没,本想避免单一产品依赖的危机,却因盲目跨界侵蚀主业利润。自2011年上市以来,上海姚记扑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姚记扑克)7年13次跨界并没能帮助企业进一步扩大规模,反而由于注意力太过分散而导致主业市场规模下降,从最初一年卖出8亿副扑克到如今受供应商掣肘毛利率一降再降。

  在跨界陆续失败清算相关子公司之后,2018年姚记扑克高溢价收购上海成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蹊科技)转向瞄准棋牌游戏软件市场,但在收获利润之前先“收获”了大额的销售和研发费用,除此之外,游戏版号审批制度和当下棋牌游戏“涉赌”风波也给姚记扑克这一场跨界增添了未知数。

  跨界失利反噬主业

  自创始以来,姚记扑克一直专注于扑克牌的生产和销售,2011年上市之时以近7亿副扑克牌的年销售量牢牢占据市场龙头地位,市场份额超过15%。但受产品单一和网络游戏的冲击,姚记扑克开始积极跨界,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只是目标太过分散反而形成相互掣肘。

  从2012年至今,姚记扑克曾涉足健康、医疗、互联网等领域,先后投资过杂技团、开过赌场、卖过彩票和自行车、也研究过细胞治疗,四处乱碰的结果自然都是潦草收场,这些尝试并没有为姚记扑克找到出路,反而营收自此一落千丈。

  跨界的不顺利开始逐步在年报上显现,自2011年上市以来姚记扑克营业收入就开始增速放缓,2014年后净利润开始持续下跌,到2017年净利润8074万,仅有2014年的65%,而2018年高溢价收购成蹊科技,形成商誉6.21亿,并表后营收、净利才有较大幅度提升。

  事实上,姚记扑克的主业一直处在增长停滞的状态甚至还逐渐倒退,扑克牌业务已经连续下降4年,从2014年扑克牌业务营收7.42亿到2018年仅5.33亿,累计下降28.17%,扑克牌销量也从最高时每年卖出8亿副到2018年年销售量只有5.85亿副。

  另外猫妹注意到,姚记扑克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常年在85%以上,第一大供应商山东晨鸣纸业销售有限公司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高达82.94%,第二至第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合计不超过4%,过于依赖某一家供应商的结果必然是议价能力的削弱,2019年一季度末姚记扑克预付款项较2018年底增长146.78%。

  另一方面下游销售疲乏同时对上游议价能力又逐渐减弱,姚记扑克的扑克牌业务毛利率一再被挤压,从2015年接近28%到2018年只能勉强达到20%,基本和刚上市时的毛利率持平。

  原本主动寻求多元化,避免过度依赖单一业务是企业发展必须跨出的那一步,只是姚记扑克的这一步缺失了方向,不但没能进一步扩大公司规模,反而拖累主业丢失市场。

  转向游戏软件真能迎来“第二春”?

  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跨界无果后,姚记扑克终于还是回归了主业,专注以棋牌游戏为核心的“大娱乐”战略。

  2018年4月姚记扑克6.68亿收购了成蹊科技53.45%股权,2019年5月再次以6.68亿价格收购成蹊科技剩余46.55%股权,使其成为全资子公司,另外控股子公司万盛达扑克1.19亿收购大鱼竞技。

  这一次姚记扑克似乎有了翻身的希望,2018年营业收入9.44亿,增长42.42%,归母净利润1.3亿,增长68.83%,再次破亿,2019年一季度营收就达到3.72亿,同比增长203.74%,归母净利润5264.7万,同比增长269.08%,对此姚记扑克也坦言业绩增长主要来自成蹊科技。

  收购成蹊科技之后,姚记扑克的主营业务一分为二,曾经扑克牌业务独占95%以上的局面转变成现在的两分天下,扑克牌业务占56%、游戏业务占34%。虽然扑克牌业务毛利率再创新低,但新增软件业务毛利率却接近90%,这也是姚记扑克2018年净利大幅增长的原因。

  成蹊科技给姚记扑克带来的利弊都很明显,作为软件开发企业,成蹊科技本身高研发投入带来了进入在线游戏领域的基础,但另一方面也带来的成本费用的增加。2018年姚记扑克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分别为9384.2万、5164.95万,同比增长1176.78%、1110.68%。

  由于成蹊科技在2018年4月才进行并表,对比一季度数据相关变化更为明显,2019年一季度姚记扑克销售、研发费用分别为7558.8万、2326.82万,同比增加4010.06%、12255.76%,而这些费用大幅度增加均来自成蹊科技。

  另外,2018年由于对成蹊科技和大鱼竞技的收购,姚记扑克增加了短期借款,从2019年一季度末的数据来看,流动资产合计7.34亿,但流动负债合计却达到8.09亿。虽然姚记扑克并没有什么长期负债,资产负债率仅29.33%,但短期内流动资产无法覆盖全部流动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姚记扑克流动负债从年初3.03亿增长到年末7.79亿,增加157.7%,其中主要是短期借款和其他应付款分别增涨了382.5%和325.36%,但根据姚记扑克2019年6月10日公告,从2018年6月26日起,共有2.3亿闲置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姚记扑克想要进军游戏软件行业却也并不容易,猫妹查询广电总局网站显示姚记扑克目前所拥有的12个游戏版号全部来自成蹊科技,2019年重新开放审核后并没有新的游戏版号通过审核,姚记扑克要是想开发具有“姚记”标签的新游戏,版号首先是个问题。

  除此之外,近来“涉赌”风波也让棋牌类游戏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姚记扑克选择此时进入市场并不是一个绝佳的时间点。

  在收购成蹊科技如此利好关头,姚记扑克大股东却大举减持,据5月27日公告,实控人姚晓丽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795万股,占总股本2%,套现7735.35万,另外据姚记扑克3月8日公告,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还将减持1591.62万股,按6月10日姚记扑克收盘价10.13元粗略计算,大股东还将套现1.61亿。

  寻求多元化本无可厚非,但盲目跨界却很可能伤及根本,如果说曾经的姚记扑克拿了一手稳赢好牌,那么这几次毫无章法的跨界就把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了,如今想要挽回败局扔出最后的“王炸”,但不知是否会囿于行业现状变成“哑雷”......(蓝鲸产经 徐晓春)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