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佬”环伺大恒科技 关键先生吐露一家科技企业潮落潮涌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朱艺艺 北京、浙江报道

  一众昔日的资本大佬,环伺周围,会留给一家上市公司何种印记?

  随着徐翔妻子起诉离婚的发酵,这位昔日“资本大佬”的投资版图也再次被关注。

  大恒科技(600288.SH),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家。

  在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一片密集的写字楼之中,大恒科技大厦就矗立在此。

  5月22日,大恒科技大厦北座15层会议室,恰逢大恒科技召开股东大会,两位安保人员,前台的工作人员纷扰而忙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在当日实地探访了大恒科技。而在此之前的半个月以来,记者一直在努力联系大恒科技各个环节的相关人士。

  据证券事务代表回应,当日股东大会审议议案包括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董事会监事会工作报告、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计提2018年度资产减值准备的议案等。董事长鲁勇志、董秘严宏深等人都在现场。

  鲁勇志,即是原徐翔旧部、昔日泽熙的“八大金刚”之一。

  资本入局变迁

  从曾经的呼风唤雨,到如今的被迫安静。这其中,自然夹杂着大恒科技的沉浮往事。

  事实上,在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所持大恒科技29.75%的股份被冻结的这几年,这家公司一直逃不开徐翔概念股“这顶帽子”。

  而围绕于此的一众昔日资本大佬,所勾勒的资本故事也一直续集待演。

  “希望不要让我们在控股股东股权长期冻结的阴影下活着,因为有这个阴影,企业增发、配股,甚至发债都有困难,企业难以求得更快发展。”大恒科技原董事长、现任名誉董事长张家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5月22日,在大恒科技大厦15层的办公室,本报记者探访,偶遇这位78岁的老人。

  张家林曾任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中国自动化技术公司总经理。1999年开始担任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随后任职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大恒科技董事长。

  在技术出身的张家林看来,大恒科技的业务基础仍然优秀。

  “公司底子很好,旗下有中科大洋、诺安基金、大恒图像、光电研究所,业绩都很好。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5064万,比2017年增长45%,而且公司负债率不高,不会发生外界猜测的‘可能撑不下去’。但毕竟受到大股东股权冻结的影响,发展受到限制。”张家林表示。

  实际上,接受采访的老一辈技术出身的大恒科技高管们,都对公司的业务优势仍然认可,还不约而同提到了大恒图像和中科大洋两块核心业务。

  “大恒图像和诺安基金一直是两块比较赚钱的业务。”5月21日,大恒一位原高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在这位人士看来,公司的隐忧不容忽视。

  据其透露,“因为以前基础好,这些年业绩没有新的增长点,靠‘吃老本’还可以维持,但几年下来,大恒原核心骨干多数已经陆续离场,公司在发展上没有什么投入,业务上也没有什么拓展,又没办法获得大银行的资金支持,老本终究会被吃光,一旦市场发生变化,就不好应对,2019年后经营会越来越难。”

  带着这些疑问,5月23日,本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大恒科技董秘严宏深。

  “这资本本身也是想把企业搞好,虽然理想可能没有‘为国争光’那么崇高,不管是他要从资本市场赚钱还是什么其他因素,总是想把企业做好的。”严宏深从1999年8月任职至今,曾担任大恒科技旗下子公司中科大洋的副总裁。

  “资本方懂的东西,比如经营策略、管理的规范化,懂的东西肯定也会管理,但技术确实不懂,那他们也不会胡乱插手。而且现在市场这么发达,可以请第三方团队来处理技术方面的问题。所有重大决策肯定是有理有据的,不会随意下达,也不会阻碍公司发展。”严宏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市场上还有一种说法颇具影响,认为鲁勇志仍然是控股股东的管理执行者,对此观点不一。

  5月24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大恒科技旗下公司高管认为,“很多决策都是以董事会的名义在董事会上讨论的。”“鲁勇志到了公司之后,日常运营都是放权给管理团队去决策。”该人士表示。

  不过,不同角色或许感触不同,更细节的信息,或许只有当事人才最为清楚。

  核心业务复苏观察

  仅从公开数据来看,在2011年至2014年净利润同比连续减少后,2015年至2018年,大恒科技境况逐年转好,分别实现净利润为2759万元、2937万元、3485万元和5064万元。

  “我们董事会大部分成员是大股东郑素贞女士委派和推荐的,所以核心管理层受大股东影响比较大。但是有些技术骨干还是原来大恒、大洋出来的。”严宏深表示。

  前述高管表示,“这些年大恒科技人员变动都在正常范围内。”

  官网显示,大恒科技拥有大恒光电、大恒照明、大恒光学薄膜、中科大洋、泰州明昕、大恒激光等业务板块。

  被高管们多次提及的大恒图像和中科大洋,都是大恒科技控股子公司的核心业务。

  其中,大恒科技持股72.7%的子公司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恒”),以机器视觉“组团”为主,核心为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图像分公司,中国大恒子公司北京大恒图像视觉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多家公司,涵盖机器视觉检测产品、图像及视频采集产品、系统集成产品等。

  2018年,机器视觉“组团”业务的销售收入9.21亿元,较2017年增长4.42%;净利润5415.13万元,较2017年增长5.93%。

  此外,大恒科技持股63.8%的北京中科大洋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中科大洋”),也是其重要利润贡献之一。

  2018年中科大洋实现营收6.29亿元,较2017年增长10.35%;实现净利润2878.5万元,较2017年降低9.09%。

  此外,大恒科技还入局金融,参股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的股份,旗下控股子公司中国大恒持有上海大陆期货有限公司49%的股份。

  大恒科技董秘严宏深提到,“公司的图像采集管理技术还是可以的,中科大洋的4K超高清也有一些机会 ,我们在融媒体方面也做了技术性的产品线准备”。

  “融合媒体,还有4K超高清都是我们现在重点布局的业务,我们期望业务会有大幅增长。”上述大恒科技旗下公司高管也表示。

  在他的描述中,徐翔事件的影响已经逐渐淡去,“早期有影响”,“最早的是2015-2016年,本来2015年公司有一个定增募资计划,我们先用5000万自有资金购买南京厚建软件责任有限公司51%股权,准备到时候再用募资,突然间布局计划就打乱了,一下子现金流就有了缺口。” 他提到,不过收购后,南京厚建出现了比较好的协同效应,2017年还参与了人民日报融合媒体的中央厨房项目建设。

  “2016年中科大洋的确存在20%的员工流失,用户层面也会有困扰,但都是正常情况。到了2016年7-8月,团队稳定下来以后,特别是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重点项目的实施,也让用户逐渐恢复了对中科大洋的信心。”该人士回应称。

  未来处置猜想

  随着应莹在4月初起诉离婚,关于资产如何处置的问题也再次牵动资本市场。

  “因为股东情况,像配股、增发,这些融资渠道,公司都没有,也就银行贷款还正常。机构投资者也有股票池,哪些能作为投资标的,大股东有问题就被排除在这之外了。” 因此,严宏深也表示十分期待能有一个处置结果。

  “我们也在慢慢争取摆脱事件的影响,但是大股东股权还是冻结状态,现在也没法完全摆脱影响。我们都希望此事可以尽快解决,解决肯定有利公司发展,但目前国家究竟怎么解决也没定论。”严宏深表示。

  名誉董事长张家林也同样表示,“因大股东股权冻结,银行出于风控考虑不敢给企业增贷,至于定增配股,投资机构也不敢放心投资。所以我们很希望大股东的股权冻结尽快解决,有个定论。当前这对大恒科技的发展是最重要的。”

  数据显示,目前郑素贞持有大恒科技29.75%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持股均被冻结。

  一个普遍的设想是拍卖:寻求新的股东接盘。

  而这可能产生的变化也难以预测。

  “股权变更?这不是我们经营团队该关心的事,我们关心的是,无论最终结果怎么样,希望能够尽快恢复上市公司作为一个正常融资平台的功能,让大恒科技的下属企业能够在资本的催化下,实现跨越式的增长。”上述不愿具名的大恒科技旗下公司高管如此回应。

  “我们也没有上级主管部门,没有人能来出面管理。其实对于这件事我们的中小股东也很着急,一直有在给交易所、或者相关部门反馈,但是目前也都没有结果。”严宏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对于泽熙系入主后不同管理层的微妙关系,上述不愿具名高管认为,“刚刚来的时候,双方的业务目标不同,泽熙系的管理者风格偏保守,与我们实际操盘者容易产生分歧。但是经过一年多的磨合,各方已比较容易达成共识,目标正在逐渐趋同。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