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关联方输送百亿巨资 “亨通系”自家资金缺口数十亿

  易洋

  亨通光电(600487.SH)拟使用3亿~6亿元的自有及自筹资金,以不超过22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2727万股股份。回购计划一经披露,5月15日开盘后公司股价应声大涨,盘中最大涨幅接近7.6%,但此后出现回落,涨幅收窄。

  一手以股权、债券频繁融资,一手通过预付款、其他应收款,向外输送巨额资金,然而自己却常年遭遇资金缺口的亨通光电,及其大股东亨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亨通集团”),也在近期的白马股信任危机中,遭到财务专家强烈质疑。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亨通光电、亨通集团货币资金与短期借款的缺口,分别接近39亿元、53亿元。

  在2018年年报中,亨通光电并未披露预付款的支付对象。但亨通集团财报显示,截至当年底,其支付给湖北上市公司凯乐科技(600260.SH)的预付款,合计达36.99亿元。其最近三年的其他应收款对象,主要流向了关联方。

  向关联方提供资金,似乎无可厚非。而亨通集团的其他应收款,主要体现在集团层面的合并财报中。从账期来看,部分应收款还发生在2017年之前。但问题在于,亨通集团最近三年的应收款对象中,不少企业是经营股权投资的有限合作企业;部分资金往来方的注册资金只有1000万元。

  在自身资金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亨通光电、亨通集团为何要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款,大量向外提供资金?

  资金“永动机”

  亨通光电4月10日曾披露,公司拟发行不超过3.81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52亿元,用于PEACE跨洋海缆通信系统运营、100G/400G硅光模块研发及量产、补充流动资金,对应募集资金金额分别为27.3亿元、9.2亿元、15.5亿元。

  如果定增顺利实施,这将是亨通光电上市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也是公司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第二次进行大规模融资。此前的3月19日,亨通光电发行了可转债,共募集资金17.3亿元。此外,公司还在2018年底发行债券,募集1亿元。

  最近几年来,频繁公开融资,已经成为亨通光电资金“永动机”的主要燃料——但是,一边是募资频繁,一边是募投项目进展缓慢,并且多次变更募资用途。

  这种情况在2017年定增中表现明显。公开披露信息显示,2017年7月,亨通光电以25.83元/股的价格,发行1.18亿股,募集资金净额30.1亿元,资金用途则共有五项:能源互联网领域海底光电复合缆扩能项目总投资9.01亿元,募集资金投资额7.7亿元;新能源汽车传导、充电设施生产及智能充电运营项目总投资6.44亿元,募投金额5.62亿元;智慧社区(一期)——苏锡常宽带接入项目投资4.98亿元,募投约4.24亿元;大数据分析平台及行业应用服务项目投资3.87亿元,募投3.54亿元,剩余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定增刚刚完成,资金用途就被变更。2017年8月30日,亨通光电公告称,拟将上述智慧社区一期项目募集资金中的2亿元,以委托贷款的方式,用于下属子公司的智慧社区运营及产业互联项目;原计划募投的新能源汽车传导、充电项目,也在2017年变更了实施主体。

  公告还显示,2017年定增募投项目中,计划总投资9.01亿元的能源互联网领域海底光电复合缆扩能项目,在2018年也发生变更,其中的4.5亿元募集资金,用途被变更为上海风电项目。

  而申万宏源保荐公司出具的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核查意见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2017年定增承诺的五个项目中,承诺募投3.91亿元的新能源汽车传导、充电设施生产及智能充电运营项目,尚未投入使用的资金约3.67亿元,已投入仅约2400万元;原计划募投1.72亿元的智能充电一期项目,尚有未投入资金1.61亿元,已投入仅约1100万元;而大数据分析平台及行业应用服务项目投资,已投入金额也只有4600万元,尚有3.08亿元未投入。

  根据上述数据计算,以上项目尚未投入的资金,合计约为8.8亿元,但亨通光电计划将上述三个项目的部分募集资金,约7.5亿元,用于印尼、印度的两个光通信产业园建设。

  募投项目进展缓慢、屡次变更的同时,亨通光电却将大量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购买理财。

  根据亨通光电2017年8月8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拟用6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期限12个月。2018年2月,公司又将其中的4.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7月,归还了第一笔补充流动资金的募集资金后,该公司随即又将这笔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根据最新披露,截至2019年3月31日,亨通光电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募集资金余额,共计达到9.9亿元。

  然而,颇为奇怪的是,一方面流动资金紧张,需要“借用”募投项目资金,另一方面却又将大量资金用于购买理财。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2017年8月,亨通光电刚完成定增,就将募集资金中的7.5亿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到期赎回后,又于2018年2月、8月、12月,2019年2月,分别以3亿元、2.85亿元、2亿元、3亿元募集资金,购买短期理财产品。

  不仅是定增募集资金,可转债资金也被亨通光电用于理财。公司2019年4月披露信息称,计划以定增、可转债募集资金1.5亿元、3亿元,进行现金管理。根据进展公告,前述资金已购买的理财产品金额为2.5亿元。

  庞大的资金流出

  就在一手定增、发债融资,一手“借用”的同时,亨通光电的预付款却从2016年开始猛增。截至2018年底,短短三年间,其预付款金额便猛增了5倍左右。

  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各期末,亨通光电预付款分别为5.39亿元、26.18亿元、33.36亿元,同比分别增加约3.04亿元、20.8亿元、7.18亿元。

  在2018年年报中,亨通光电并未披露预付款的具体对象,但仅前五名的金额就达到27.8亿元,而预付款金额的第一名更是高达26.35亿元。

  但第一财经对比2016年、2017年报发现,亨通光电对凯乐科技的预付款账面余额分别约为1.97亿元、19.9亿元,占比分别为36.5%、76%。

  亨通集团合并财报显示,亨通光电最近三年的预付款主要流向了凯乐科技。2016年至2018年期末,亨通集团预付款总额分别为13.3亿元、35.5亿元、45.8亿元,而同期亨通集团向凯乐科技的预付金额分别达1.96亿元、19.9亿元、36.99亿元,占预付款总额的14.75%、55.98%、79.71%,原因是材料款尚未结算、材料未到。

  除了预付款,亨通系还存在大量其他应收款。2016年至2018年期末,金额分别约为78亿元、82.7亿元、69.1亿元。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的前五名,分别为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基金中心(下称“上海汇至”)、苏州同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同亨”)、苏州环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苏州环亚”)、苏州亨通永源创业投资企业(下称“亨通永源”)、辽宁强森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辽宁强森”),应收金额分别为12.31亿元、9.89亿元、9.54亿元、5.5亿元、3.1亿元,性质均为往来款。

  进入2017年之后,亨通永源、辽宁强森从前五名其他应收款对象名单中消失,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共青城亨通”)、东方新民控股公司(下称“东方新民”)进入,当年底对应金额分别为8.53亿元、5.6亿元,上海汇至、苏州同亨、苏州环亚则分别为12.25亿元、11.32亿元、6.5亿元。

  到了2018年末,亨通集团前五名应收款对象中,苏州环亚退出,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华润深国投”)出现,应收金额5.16亿元。剩余四家涉及金额则依次为12.53亿元、9.39亿元、8.76亿元、7.43亿元。

  在亨通集团上述历年应收款对象中,共青城亨通、上海汇至、亨通永源均为有限合作企业;苏州同亨的经营范围,则为对外投资、资产管理,且注册资金只有1000万元,而辽宁强森的注册资金亦为1000万元。

  窘迫的资金状况

  资金通过大量预付款、其他应收款流出,并非是因为亨通集团、亨通光电资金充裕。与此相反,资金紧张已是“亨通系”近年来的常态,且资金缺口还在逐年扩大。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亨通光电2017年定增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9亿元募集资金,截至2018年一季度,就已全部使用。

  历年的货币资金、短期借款情况,更显亨通光电、亨通集团的资金窘境。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底,亨通光电货币资金余额为31.05亿元、33.9亿元、50.5亿元。而在同期,其有息负债中,仅短期借款就达到44.1亿元、57.5亿元、89.4亿元,两者缺口约为13.06亿元、23.6亿元、38.9亿元。

  亨通集团的情况也与之类似。在上述各年度末,亨通集团货币资金余额为43.6亿元、46.8亿元、64.4亿元,同期的短期借款则达到61.1亿元、91.6亿元、117.2亿元,短期资金缺口分别在17.5亿元、44.8亿元、52.8亿元左右。

  与此同时,亨通集团、亨通光电的财务成本也居高不下。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亨通光电的财务费用分别为3.48亿元、3.88亿元、5.04亿元;同期亨通集团这一数据则为7.6亿元、9.07亿元、12.5亿元。

  高昂的财务费用,对亨通集团、亨通光电的盈利能力,也形成了不小的影响。上述年份,亨通光电净利润分别为13.2亿元、15.2亿元、22.4亿元;亨通集团则为14.8亿元、22.8亿元、31.8亿元,可见财务成本对其利润的影响之大。

  进入2019年之后,这种情况并未明显改善。截至2019年3月底,亨通光电货币资金余额为64.8亿元,短期借款约为90.9亿元,两者之间的缺口,达到26.1亿元。而就在3月中下旬,其刚完成可转债发行。

  而亨通集团财报则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其货币资金余额为66.9亿元,而同期短期借款就达到116亿元左右,两者的缺口在50亿元左右。

  资金流向关联方

  既然资金如此窘迫,亨通集团、亨通光电,为何还要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款,持续对外提供资金?

  根据第一财经调查,2016年至2018年,亨通集团的其他应收款对象中,只有辽宁强森、东方新民,未与亨通集团、亨通光电出现股权联系。华润深国投以及凯乐科技也与亨通光电、亨通集团存在间接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启信宝信息,凯乐科技投资了一家名为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下称“贝致恒”)的企业,出资比例27.27%,而亨通光电实际控制人崔根良,同样是贝致恒的出资人,出资比例40.91%,为第一大股东。

  按照公开披露的数据测算,截至2018年底,通过预付款、其他应收款,亨通系共计向关联方输送资金近73亿元。如果按累计金额计算,涉及资金规模更是接近170亿元之巨。

  作为非上市公司的亨通集团,向其关联方提供资金,似乎无可厚非。而从披露情况来看,尚无证据表明,这些资金与上市公司亨通光电存在直接关系。

  披露信息显示,与亨通光电存在直接关系的,主要是支付给凯乐科技的大额预付款。亨通光电5月13日公告称,采购时未发生实际现金支出,而是以银行承兑汇票预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