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新增两起 高升控股违规担保近20亿

  每经记者 张明双    每经编辑 徐 斐    

  高升控股(000971,SZ)深陷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风波后,虽然实控人韦振宇曾保证,除已披露事项外无其他违规担保行为,但部分董事会成员对此并不相信。3月13日晚间,高升控股再次公布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进展,上市公司新增2起违规担保事项,合计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借款担保3668万元。

  至此,高升控股违规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担保初始本金近20亿元,本金余额近15亿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高升控股曾在2018年三季报中披露,大股东承诺2018年底解除上市公司担保责任,但该承诺已然落空。

  违规担保近20亿元

  高升控股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问题仍在发酵。3月13日晚间新披露的2起违规担保事项,均是上市公司为大股东关联方蓝鼎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鼎实业)提供担保,且均未按照相关规定履行审批程序并披露。

  2018年1月,蓝鼎实业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借款2250万元,高升控股时任董事长韦振宇违规使用上市公司印章为其担保,担保期限2年,目前尚欠本金2250万元,欠付利息待确定;2018年6月,蓝鼎实业向深圳市宝盈保理有限公司借款1418.09万元,高升控股现任董事长李耀违规使用上市公司印章为其担保,担保期至2020年9月20日,目前尚欠本金款1418.09万元,欠付利息待确定。

  上述2起违规担保本金合计3668.09万元。目前,高升控股违规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总额初始本金19.79亿元,截至公告披露日本金余额为14.98亿元,利息金额待结算时确认。另外,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以共同借款方式占用高升控股非经营性资金初始本金3.7亿元,截至公告披露日本金余额为5500万元。

  由于新的违规担保事项不断曝出,高升控股部分董事会成员曾明确表示对实控人韦振宇及其家族“不信任”,对已披露担保事项的完整性也有不同意见。对于3月13日晚披露的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进展,独立董事田迎春表示,“鉴于大股东违规担保行为层出不穷,本人无法保证此类信息披露的完整性”。董事许磊、董红表示,“无法确保公告内容是否存在虚假或者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

  如此庞大的违规担保金额,对高升控股的经营有何影响?3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高升控股董秘办,并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按照2018年业绩预告,高升控股预计去年亏损15亿元~20亿元,主要是全资子公司上海莹悦、高升科技利润低于预期或下降,预估计提商誉减值所致。该业绩预告中并未提及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事项对公司经营的影响。

  实控人承诺解决担保责任未果

  持续曝出的违规担保,令部分董事对实控人家族的怀疑成为事实。早在2018年9月底,高升控股披露违规担保金额3.4亿元,当时许磊、董红等董事就指出实控人及其家族“多次虚假承诺无其他隐瞒担保或借款”,并提示公告之外“可能仍然存在大股东刻意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

  上述董事的提示很快被证实。2019年1月,高升控股再次披露违规担保情况,彼时新核查出违规担保事项6起,共计担保金额达16亿元,期末担保余额达13亿元。高升控股违规担保金额也因此增加到19.4亿元,期末担保余额为16.4亿元。

  如今,这一金额又增加了。不过高升控股多次表示,对外担保等事项均是公司违规向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未履行决议程序,按照相关规定,原则上对公司无效,并将密切关注担保事项的进展。

  事实上,从2018年7月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风波开始后,高升控股多名董事已经要求实控人韦振宇及其家族清偿借款,解除上市公司担保责任,并归还占用资金。

  韦振宇及其家族也作出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解决上述问题。2018年三季报显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作出承诺,2018年12月底之前向出借方清偿债务解除上市公司连带担保责任或直接解除上市公司连带担保责任。

  但目前来看,新的违规担保仍在曝出,前期已披露的违规事项尚未解除,韦振宇的承诺似乎并未如期完成。

  高升控股在公告中披露,大股东及实控人为尽早履行还款义务,一直推动其持有的神州百戏医养大健康项目及华嬉云游数据中心项目处置工作,两个项目估值分别为40亿元和45亿元。截至目前,神州百戏项目已确定交易方,仍在进行股权转让方案和有关文件的上报审批;华嬉云游项目也于近期达成债务重组框架协议,正在进行尽职调查工作。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