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一号再度举牌珠海中富 持股比例与大股东仅差1.39%

  ■本报记者 赵 琳 见习记者 王小康 

  本应尘埃落定的珠海中富控股权归属,又因陕西新丝路进取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丝路一号”)的再度举牌陷入迷雾。目前,新丝路一号持有的股份已直逼第一大股东。

  而控股权多次生变对公司的经营发展也造成了一定影响。据三季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2.26%,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162.77%。

  受此波及,原本逆势上涨的珠海中富股价在2019年开年再度下跌,截至2019年1月9日,珠海中富股价7个交易日跌去7.07%,报收3.81元/股。

  对于上述情况,《证券日报》记者向公司发去采访提纲并多次电话联系,截至发稿,公司最终没有回复。有资深证券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珠海中富的主营业务本身乏善可陈,此番控股权的争夺也并不利于公司理顺治理结构,有逐渐被边缘化的迹象。”

  新丝路进取一号

  持股比例直逼大股东

  2018年12月26日,珠海中富发布公告称,新丝路一号于2018年11月13日至2018年12月25日期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了珠海中富6428.5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此次增持后,新丝路一号持股数量为1.29亿股,占珠海中富总股数的10%。

  此前,在公司原控股股东捷安德实业所持的1.46亿珠海中富股权被深圳市国青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国青公司”)以拍得之际,新丝路一号便举牌珠海中富,颇有与国青公司争夺珠海中富控股权之势,此次再度举牌,其持股比例已达10%,离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11.39%仅一线之差。

  珠海中富披露,在未来12个月内,新丝路一号将根据证券市场状况并结合珠海中富的业务发展及其股票价格等因素,决定是否继续增持其在珠海中富中拥有权益的股份。公司表示,此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目前,公司原控股股东捷安德实业持有的股份被国青公司拍得。珠海中富在2018年11月24日发布公告称,深圳市企业破产学会、深圳市捷安德实业有限公司管理人和买受人国青公司三方已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新丝路一号被指与珠海中富的疑似实控人李勇鸿有关,曾牵扯出“剪不断,理还乱”的股权关系,遭到投资者质疑,也使珠海中富两度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对此,珠海中富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否认李勇鸿和实控人以及新丝路一号之间存在关联关系。

  业绩承压

  出售子公司

  珠海中富作为曾经的“亚洲瓶王”,全年营收曾达30多亿元,然而经历两次易主,公司的业绩已大不如前。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公司还面临着较大的债务压力。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珠海中富的流动资产合计8.37亿元,流动负债合计13.93亿元,流动负债约为流动资产的1.66倍。同时,珠海中富的短期借款为1.4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53亿元,但同期公司的货币资金仅为8595.30万元。

  面对压力,珠海中富不得不出售盈利子公司、处置资产来缓解。

  2018年12月12日,珠海中富发布公告,拟向大连亿海工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大连亿海”)出售全资子公司陕西中富联体包装容器有限公司(下称“陕西中富”)100%股权,作价1.1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陕西中富是珠海中富于2000年发起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营聚酯瓶胚、聚酯瓶、饮料的生产及销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31日,陕西中富实现营收3363.83万元,实现净利润376.33万元。此外,据公司年度报告显示,珠海中富刚刚在2017年对其进行过2569.6万元的增资。

  仅过一年便出售刚刚增资过的盈利子公司,预示着珠海中富所面临的境况确实不容乐观。

  珠海中富表示,此次交易预计实现收益约2875万元,有利于公司盘活资产,减少负债,降低财务成本,促进公司业务发展。

  对于珠海中富出售盈利子公司的情况,一位资深证券从业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珠海中富来说,处置资产只是暂时性的方法。如果公司主业不振,仅仅靠非经常性损益来粉饰财报,迟早会将公司置身‘壳股’阵营。”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出售陕西中富,公司还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北京中富热灌装容器有限公司拟向宿州聚凯机械有限公司出售部分闲置资产,包括吹瓶机、超高温杀菌机、洗瓶机、瓶灌注机等闲置的饮料包装及灌装生产线相关设备和辅助设备,交易作价3500万元。根据公告,子公司处置资产预计实现收益约1980万元。

  两次交易合计预计实现收益约4855万元,这笔资金是否能帮助珠海中富渡过难关,其结果有待观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