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实生物PD-1可望获批上市 与跨国药企同台竞技

  本报记者 唐唯珂 广州报道

  12月4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更新君实生物特瑞普利单抗(JS001)审评进度,该药物已经进入“在审批”,药物申请适应症为经治的黑色素瘤患者,特瑞普利单抗有望成为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PD-1抗体。

  上海某中型券商医药生物分析师12月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新药生物制药市场还没有饱和。从新兴行业角度来看,有新产品进入市场有利于开发新兴市场。目前来看,形成竞争地步不至于过于激烈,主要因为生物制药尚处于新兴市场阶段。对于国产替代产品来说,只要位于第一梯队都有争夺市场机会。患者和医生接受新药也需要一个过程,对比传统化药仍有很大增长空间。”

  此前,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简称“O药”)和默沙东的Keytruda(简称“K药”)已经以全球最低价格在我国上市。根据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显示,虽然进入中国市场仅1个月,O药销售收入达1.9亿元;K药进入中国仅2个月,销售收入达1.5亿元。

  不同于传统化学制药,在生物制药企业,中国企业与跨国药企同台竞技,扎堆布局PD-1/PD-L1品种。据不完全统计,国内企业申请的PD-1/PD-L1药物已有20余种。因此对跨国药企形成了巨大的压力。百时美施贵宝的O药和默沙东公司的K药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

  进入第一梯队竞争

  从进度上看,除了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医药、百济神州也是领跑企业。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已“在审批”,其他三家的办理状态为“在审评审批中(在药审中心)”。此外,这4款产品中的3款,早在今年4月也已经进入国家食药监管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的拟纳入优先审评的名单。

  预计在君实生物之后,其他国产PD-1/PD-L1产品也将陆续上市。而在性价比更高的国产药品冲击下,O药、K药在国内的市场地位,将迎来国产替代企业的冲击,未来国内超400亿元市场的格局或将被重塑。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蒋华良对记者表示,此次特瑞普利单抗的成功开发,表明君实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抗体药物研发的技术体系,今后它可以研发出其他有市场需求的疾病治疗抗体药物。以往我国抗体药物以仿制为主,仿制的抗体参照国外原研药企的程序做。研发新抗体需突破抗体库构建、高亲和性抗体筛选、候选抗体获取、抗体人源化、生产工艺研发、临床前评价和临床试验等一系列技术难关。

  今年年初,针对PD-1/PD-L1,CDE还发布了《抗PD-1/PD-L1单抗品种申报上市的资料数据基本要求》,允许企业以ORR的替代终点提交上市申请,允许企业以滚动申请形式分阶段提交临床数据,这也预示着,大批本土PD-1/PD-L1也将很快加入到市场争夺战中。而未来的竞争除了价格以外,企业的综合实力,涵盖销售能力、临床试验布局、现金流、对终端的把控能力等都将成为关键。

  另一方面,新药研发的周期长,对于差异化的研发,布局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也会有不一样的挑战。目前来看,肿瘤免疫治疗临床研发从单药时代走向联合治疗。和PD-1/PD-L1的联合治疗选择很多,全球在进行的临床研究近800项,如何在庞大的临床研究数据中,找出对其研发免疫治疗抗体开发具有真正参考价值的药物组合,成为至关重要的因素。

  针对目前参与PD-1竞争的企业来看,第一阶梯的几家企业也各有优势。

  恒瑞的优势在于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产品管线。因此,恒瑞是开展PD-1相关临床试验和探索联合用药最多的企业,恒瑞的另一款PD-L1单抗也已经通过审批审查,凭借在中国肿瘤用药市场的深厚积淀,恒瑞的PD-1产品一旦上市将快速放量。但值得注意的是,恒瑞的SH-1210存在其他PD-1单抗没有的血管瘤副作用,恒瑞在这方面仍需要进一步评估。

  信达生物的优势在于产品显著的临床疗效。在针对中国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临床试验中,信达的IBI308的疾病控制率相对O药和K药存在明显优势。值得一提的是,信达此前火速通过临床实验阶段,比君实提前提交上市申请。但信达曾经撤回上市申请,补充资料重新申报。

  百济神州采取肿瘤免疫抑制剂与靶向疗法结合,在协同治疗方面存在更强的组合优势。同时,百济神州与新基在免疫肿瘤领域达成全球战略合作,双方将合作开展多项关键性临床试验,百济神州也是海外进展最快的PD-1单抗药物,但国内的推进进度略落后于其他企业。

  国产的四家企业中,恒瑞、信达、百济神州提交的首个适应症都是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君实是黑色素瘤,上市初期将与K药共同争夺市场。

  而君实生物在公转书披露预计 2020 年和 2022 年将各有一个新药PD-1品种上市,届时公司将以药品的生产和销售作为主营业务收入的重要来源。

  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冯辉此前表示,差异化研发的基础在于要有自己的思维来理解免疫治疗的本质和自身产品的特性,包括临床前的探索和临床试验的设计,是一脉相承的连续关系。对药物的理解,也是随着临床前和临床数据的不断丰富而加深的。产品的研发计划需要在整个开发过程中根据收集的证据和市场的变化而进行不断地调整。

  国产药有价格优势

  此前,百时美施贵宝公布O药建议零售价:大规格(100mg/10ml)9260元/支;小规格(40mg/4ml)4591元/支。这个价格约为美国的一半,几乎是全球最低价。默沙东K药在中国市场的零售价为100mg/4ml 17918元,仅为美国售价(折合人民币33000元)的54.48%。

  在鼓励药械创新、国家谈判以及带量采购等政策的倒逼之下,进口药品在我国正在处于降价及临床替代阶段。百济神州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业务运营副总裁尚立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Opdivo和Keytruda在中国定价已经很低,这与中国有打破技术垄断密不可分。但我们不认为价格战会持续下去。第一有成本问题,第二更关键的是其全球定位的考虑。如果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定价明显低于它在欧美的定价,他们再继续降低价格,存在欧美消费者告他们价格歧视的风险。对跨国药企来说,目前看来,其欧美的市场仍远大于国内市场。”

  基于此,跨国药企降低药价对其利润和财务表现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所以说这就是我们中国药企的优势,因为我们天生的定价就比它们低,哪怕它们现在已经降了一半,我们应该仍然是低一些,从价格战而言,中国药企独具优势。”尚立斌补充道。

  在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的赛道上,国产产品和进口产品的上市时间差距并不一定会拉开很大,审批绿色通道之下,国内外药企在此领域有望同台竞技,国产品牌能否通过性价比取得优势成为关键。

  (编辑:周开平)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