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前三季亏近千万 太化股份欲将其卖给控股股东

  每经记者 张虹蕾    每经编辑 胥帅    

  作为太原本地从事贵金属回收加工等业务的上市公司,太化股份(600281,SH)这半年似乎过得并不顺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太化股份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监事会副主席先后辞职。11月,证监会官网消息显示,山西证监局依法对吴朝晖内幕交易“太化股份”案作出处罚,涉及金额将近40万元。

  而在12月5日,太化股份发布多则公告,涉及旗下三家亏损公司的股权转让,其三个季度净利润为负3454.35万元。

  ●未能执行催化剂加工项目

  太化股份公告称,拟将其持有的太原华贵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贵金属)70.58%股权协议转让给控股股东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化集团),交易金额为4100.25万元,以现金方式交易,评估增值额为1484.02万元。本次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后,华贵公司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本协议生效后五个工作日内,太化集团向太化股份一次性付清交易对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华贵金属主营业务为催化网的开发,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华贵金属2015年~2017年均处于盈利状态,2018年1~9月亏损达908.69万元。太化股份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3454.35万元,而华贵金属的亏损额也增加了其亏损额度。在公告中,太化股份称,本次交易有利于进一步优化股权结构,促进华贵金属转型发展。

  事实上,华贵金属此前在发展的过程中就遇到了一些挫折。2016年11月16日,太化股份同意华贵金属投资1.03亿元,筹建“1000吨/年煤化工废催化剂处置及5000kg/年铂铑钯系列催化剂加工”项目。华贵公司自筹3500万元,申请银行借款6800万元,项目计划建设期1年。

  在当时的投资规划中,太化股份也信心满满。其称,上述项目建成达产后,预计年营业收入为7.55亿元,利润总额为1846万元。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项目的实施主体在3个月后发生变更。2017年2月28日,1000吨/年煤化工废催化剂处置及5000kg/年铂铑钯系列催化剂加工项目的实施主体由华贵金属变更为拟新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太原华盛丰贵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彼时,提到变更原因,太化股份谈道,在项目推进过程中,因华贵金属生产规模小,流动资金和融资能力有限,同时华贵公司注册地与新项目生产地不在同一行政区域,不便于各种手续的办理,导致项目进展缓慢。为加快项目建设进度,早日达产达效,变更项目实施主体。

  ●太化股份前三季亏损3454万

  太化股份还在同日发布另外两则公告,涉及旗下两家亏损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其中,拟将持有的阳泉华旭混凝土有限公司(下简称阳泉华旭)全部股权、60%股权协议转让给山西宏厦建筑工程第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厦三建),交易金额为190.01万元,以现金方式交易。

  截至2018年6月30日,阳泉华旭的净利润为亏损87万元。谈到转让阳泉华旭的原因,太化股份提道,近年来,受环保、场地等因素制约,阳泉华旭处于停工状态。

  为盘活资产转让股权,交易方宏厦三建是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孙公司,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托管股权上市公司太化股份的控股股东太化集团。

  此外,太化股份拟将其持有的工程建设有限公司100%股权协议转让给太化集团,交易金额为4766.62万元,以现金方式交易。2018年1~9月,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净利润为亏损28.06万元。太化股份提道,该交易有利于进一步优化股权结构,减少关联交易,避免形成业务上的关联依赖。

  记者查阅公告发现,太化股份前三个季度净利润为亏损3454.35万元,而通过上述三家公司的股权转让,将为太化股份带来一笔不错的收益。那么,在年底之前转让三家亏损公司股权,是否有缓解业绩压力的打算?记者在12月5日致电太化股份,但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除了业绩表现不佳,2018年,太化股份也经历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今年7月16日,太化股份董事长张旭升因工作变动辞去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同日,康山因工作变动辞去总经理职务、董事、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

  10月31日,太化股份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韩智萍辞职报告,韩智萍因年龄原因辞去本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同日,太化股份监事会收到监事会副主席黄民娴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黄民娴因工作原因,辞去公司监事会副主席职务。

  此外,证监会官方网站在11月23日发布的一则消息显示,近日,山西证监局依法对吴朝晖内幕交易“太化股份”案作出处罚,没收吴朝晖违法所得并罚款。吴朝晖同乡彭某天系“太化股份筹划收购普惠旅游股权事项”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两人曾有涉及内幕信息的短信联系,吴朝晖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利用他人账户明显异常交易“太化股份”股票。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