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利息实物抵偿”方案 雏鹰农牧四季度欲施自救之法

  本报记者 安丽芬 广州报道

  雏鹰农牧(002477.SZ)偿债方案正在推进中。

  11月8日晚,雏鹰农牧公告,“为了盘活库存、缓解公司目前现金流紧张的局面,公司计划对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此前市场已有类似偿债传言,11月8日,雏鹰农牧还迎来了久违的涨停。

  昔日头顶“养猪第一股”的光环,雏鹰农牧风光已然不再,业绩滑坡、债务违约、实控人所持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被列为“老赖”、信用评级遭降级等负面事件接踵而至,股价已从上市之初的最高点69.92元/股沦为1元股阵营。

  面对巨额债务缺口,雏鹰农牧该何去何从? 雏鹰农牧人士表示,“公司正积极应对债务问题,业务部门正跟债权人积极协商,另外内部将通过压缩开支、断臂求生、寻求地方政府支持等各项措施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化解债务危机。”

  被列“老赖”

  雏鹰农牧实控人侯建芳的资金危机爆发于7月底。

  7月23日,雏鹰农牧公告,侯建芳所持有的公司股份12.36亿股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系远东宏信(天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通过上海华瑞银行向公司发放委托贷款,侯建芳为该笔业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2018年6月公司未按时支付当期本金及利息。

  此后,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等全国多地法院采取轮候冻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侯建芳的资金危机一部分来自为雏鹰农牧及其子公司的融资提供担保,而雏鹰农牧业绩恶化,无力还款,导致侯建芳的股份被轮番冻结。

  今年前三季度,雏鹰农牧亏损8.7亿元,同比降幅1141%。恶化的经营令雏鹰农牧难有足够的现金为巨额融资还款。除了实控人所持股份被悉数冻结外,近日更宣告5亿元的超短融债违约。

  “猪瘟、猪周期、养殖模式改造三个因素叠加,使公司经营遭遇挑战。其中,国内生猪市场出现 ‘非洲猪瘟’疫情,猪价及销量均走低;此外,目前是猪周期底部区域,猪价整体比较低;另外在养殖模式改造上,公司正在推进3.0模式,前期投入较大,影响了生猪出栏量。” 11月8日,雏鹰农牧证券事务人士表示。

  如今,无论是侯建芳还是雏鹰农牧,其信用都面临考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到,雏鹰农牧10月份被列为失信人,即俗称的“老赖”。事由为雏鹰农牧欠来自中融信托的贷款本金1.5亿元以及罚息,侯建芳、李俊英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

  多项自救之法

  雏鹰农牧公告显示,目前的偿债方案仅为初步方案,正在与各债权人协商。截至公告日,公司已经与小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总金额2.71亿元,目前尚未进行产品交割。鉴于该方案目前正在与各债权人协商过程中,且已达成意向的债权人尚未正式交付产品,该事项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另据雏鹰农牧公告称,“公司也将通过内部压缩开支、资产处置、寻求地方政府支持等各项措施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化解债务危机。”

  不过对于目前公司有无受到政府援助的问题,上述雏鹰农牧人士表示, “目前没有收到业务部门的通知。”

  雏鹰农牧三季报预计,今年将亏损15亿-17亿元,公司四季度拟“断臂求生”处置部分资产。

  “猪周期已持续了很长时间;猪瘟方面,国内控制得很好,也没看到新的疫情案例;另外,新模式下的产能布局基本完成,后续会逐渐释放产能,经营也会好转。”该雏鹰农牧人士称。

  对于持股全部被冻结的董事长侯建芳的情况,该雏鹰农牧人士透露,“每天都能见到董事长,一直以来比员工到的都早。”(编辑:巫燕玲)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