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帝国再出发

  高峰

  宝岛海南,孤悬海外、在水一方。我们采访海南橡胶的第一站是参观中国橡胶博物馆,领略橡胶帝国往日的风采。穿越时光隧道,一个鲜活的史诗般的橡胶帝国创业史向我们走来。

  橡胶原产于南美洲,第二次产业革命后,汽车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天然橡胶用于生产汽车轮胎,于是英国等西方国家在东南亚国家开辟了橡胶种植园。上世纪初,才有海外华侨冒着生命危险,把充满亚马逊密林野性的橡胶种子少量地引种海南岛。新中国成立,旗帜鲜明地加入以苏联“老大哥”为首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结束了,但局部战争却在悄然生成。没有橡胶,战车、战机、战舰都无法武装。橡胶成了地球上两个对立政治阵营争夺的战略物资。斯大林多次向毛泽东提出联合种植天然橡胶的建议,两个社会主义大国的领袖都心照不宣地把目光投向尚未解放的中国海南岛。据称斯大林曾提出租借海南岛种植天然橡胶,毛泽东没有答应。1952年,海南岛全境甫一解放,在“抗美援朝”的炮火声中,肩负着新中国和国际社会主义阵营生产供应战略物资使命的海南农垦横空出世。

  半个多世纪以来,担负着“屯垦戍边”神圣使命的海南农垦人,在中央的“应许之地”创造一个橡胶帝国的神话——创建了中国最大的橡胶基地,成为海南岛上占八分之一人口、四分之一土地的综合型农企巨无霸。中国橡胶博物馆记录了一个个特殊的“农垦人”部落,为完成国家战略任务,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并肩奋斗,用汗水、生命书写一个帝国的传奇。半个多世纪风雨兼程,有艰苦卓绝的创业经验,有凤凰涅槃的体制蜕变,有产业升级的跨越式发展。时光进入新千年,海南农垦这块神圣高地再次牵动着中南海的神经——“现在海南农垦的发展落后于地方”“农垦发展滞后了”......曾经让人羡慕的强悍帝国,已经处在尴尬境地。一方面,人老、树老、场老的物理天性带来的“三老”现象越来越突出,包袱越来越沉重;另一方面,30年来外界的爆发性发展,使没有突破性发展的海南农垦被边缘化了。

  始于2008年的农垦体制改革,目标直指政企分开、社企分离、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标志着海垦开始进入“深水区”,沉重的海垦巨轮起航破冰,向着高耸的灯塔破浪前行。这场改革远非仅仅规划帝国的未来和希望,而是播撒帝国雄起的种子,放飞梦想,走向远方——要把海南橡胶建成世界最大的天然橡胶企业,要把热带农业产业建成中国最大的热带现代农业,要把旅游及旅游地产业发展成为中国旅游地产业中具有影响力的企业,要把金融服务业建成中国农业企业中金融骨干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成为海南经济发展的增长极。

  2011年,海南橡胶登陆中国资本市场,标志着传统产业插上金融资本翅膀,向千亿级企业集团迈进。海南橡胶集团负责人说,海南橡胶将继续承载保障国家天然橡胶战略资源的重任,为社会创造财富,为股东创造价值,为员工创造未来。“我们正在树立新理念、建立新体系、明确新目标、再造新动力,推行信息化、标准化、规模化、国际化、多元化建设,提高创新能力,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努力实现公司从传统生产型向现代经营型,从资源拥有型向资源控制型,产品由低端单一化向高端差异化转变,并在巩固本岛种植、加工等主业的基础上,通过并购及其它途径扩张,走出海岛,跨出国门,在中国乃至世界天然橡胶市场拥有话语权和影响力,成为有社会责任感和优秀的上市公司。”

  2018年4月,在海南建省30周年之际,国家宣布建立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稳步推进自贸港建设。作为而立之年的海南,英姿飒爽地走进新时代;作为海岛的“大地主”,海南橡胶抖擞了精神。

  我们祝福而立之年的海南!

  我们祝福再出发的海南橡胶!

  (作者系证券时报副总编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