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资本工具无人问津 银行补资本首选二级资本债

  ⊙记者 魏倩  ○编辑 陈羽

  本是中小银行的“菜”,今年似乎也成了股份行的“心头好”。

  9月11日,中信银行发行300亿元二级资本债。这是今年第三家通过二级资本债“输血”的股份行,而去年全年仅1家。

  资本承压之际,银行正密集通过IPO、定增、优先股、可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金,不过目前还未见创新资本工具。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银行业分析师许文兵告诉上证报记者,传统资本工具的空间本身较大,用创新工具的必要性还不是很迫切。

  二级资本债成主力

  受年底监管达标要求、表外融资需求回表等影响,多家银行资本金消耗过快,资本充足率下降。这在近期披露的半年报中已初现端倪。

  中国银行业协会近期发布的《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测算,若上市银行仅通过未分配利润补充资本,2018年将产生较大的资本缺口。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年初至今,银行铆足劲运用多个外源性资本工具补充资本。

  据Wind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平安、浦发等5家上市银行有1585亿元可转债待发;工行、兴业等3家银行今年计划发行及获准发行的优先股合计为1350亿元。

  从融资方式上看,银行主要以发行二级资本债为主。据Wind统计,今年约有35家银行(包括未上市银行)发行了1904亿元二级资本债,且还有212亿元待发,二者相加的数值已逼近去年上市银行全年发行规模――去年累计发行二级资本债2320亿元。与此同时,发债融资成本高于去年,发行利率介于4.45%和6.29%之间,而去年最高发行利率不超过5%。

  这一融资工具原本是中小型银行的常用方式,今年也成为不少股份行的选择。目前已有中信、浦发、浙商三家股份行加入发行队伍,分别发行300亿元、200亿元、150亿元。

  “银行面临资本困境,但是现在资本市场环境不太好,大多还是用债务型工具来补充资本。”许文兵表示。

  对于能够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融资方式――定增,仅农行年初1000亿元定增方案实施成功,南京银行30亿元定增计划意外被否。

  创新资本工具暂未动静

  银行利用多种工具优化资本充足水平,不仅要满足监管要求,也决定着银行竞争力水平。至于选择何种工具,各家银行各有打算。

  平安银行董秘周强此前表示,定增需要股价处在上升通道,不能低于每股净资产,发行难度非常大,经常会有发行失败的风险,这是大部分银行不选择定增的原因。可转债市价可以低于每股净资产,但转股价要高于每股净资产。若6个月后转股价高于每股净资产,就可以顺利转股。

  从记者梳理的情况来看,目前市场上还未出现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等创新资本工具。

  许文兵认为,银行资本以核心一级资本工具为主,只要用了资本工具就可以优化资本结构。创新工具本身还没有非常成熟的操作模式,也面临新的监管要求,发行优先股或其他资本工具目前还有空间。

  不过,从目前我国上市银行面临的资本困境、《巴塞尔协议III》的规定和国际先进银行的实践来看,我国推出创新资本工具已势在必行。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