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达股权之争“战火”再起 京基拟9亿元要约收购夺取实控权

  ■本报记者 赵琳 见习记者 王晓悦 

  “只剩二十几天了,公司能否在9月2日前赶制出年报?赶不出来可怎么办?”在8月10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ST康达的一位小股东显得十分焦虑,在座位上不断调整坐姿。会上,*ST康达敲定了2017年年报的审计机构,公司年报有望披露。然而,公司能否在9月2日前披露2017年年报,以避免暂停上市的命运,仍然让中小股东感到不安。

  此外,为了年报短暂言和的两大股东并未就此熄火。日前,京基集团宣布拟以要约收购的方式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再次引起*ST康达的抗议。京基集团能否顺利展开收购事项,*ST康达是否就此易主?成为*ST康达下一个焦点。

  敲定会计师事务所

  8月10日,*ST康达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聘请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根据投票结果,无论京基集团所持股票表决权是否作数,同意票均以逾98%的高比例压倒否定票数。经历10个月的争执后,*ST康达终于敲定京基集团推荐的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为2017年年报审计机构。

  根据规定,*ST康达要在9月2日之前赶制出2017年的年报,否则将面临暂停上市的惩罚。此前,由于未在规定时限披露2017年年报,*ST康达已在7月2日被实施退市风险预警,公司也因此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尽管公司已经敲定了年报审计机构,但坐在会场左前方的一位小股东仍有些焦虑,在股东大会上,他不断追问台上高管,年报能否在短短20天内披露,情绪激动时更指责高管恶意拖延年报审计事项。对此,董秘胡琴则表示,高管们深知年报披露工作的重要性,公司也正在朝目标努力,争取在9月2日前披露年报。“会计师事务所派了很多人参与审计工作,目前已经开始介入并做一些前期的工作。”胡琴说道。

  “即使9月2日出不来,9月12日、22日总能赶出来吧,顶多被暂停上市一段时间再恢复。”一位参会的中小股东对此事抱乐观态度。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会副会长袁祖良也表示,“审计机构现在不是很忙,多安排人,有可能(一个月内推出年报)。”

  根据此前公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曾给*ST康达出具年报初稿,但此后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拒绝承接*ST康达的审计业务。袁祖良认为,*ST康达已经走过一次流程,现在再给信永中和提供审计资料时可能会快些,能节省一些时间。此外,若两家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师能进行沟通,也有助加快年报审计工作的进度。    

  京基拟斥资9亿元要约收购

  从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来看,京基集团与深圳华超已在年报审计一事上达成一致,但双方的斗争并未就此打住。

  2018年8月1日,京基集团向*ST康达发送要约收购报告书的摘要,京基集团拟以24元每股的价格要约收购*ST康达3907.69万股股票,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0%。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京基集团将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最多约1.62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1.65%,掌握*ST康达的实际控制权。

  据接近京基集团的人士透露,截至目前,京基集团已经将不低于收购资金总额20%的资金,即1.88亿元存入中登公司深圳分公司指定的账户,作为本次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金。京基集团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全文后,将以30日为限征集收购的股票,整个收购计划将耗资超过9亿元。

  面对京基集团的正面攻击,*ST康达也在公告中抗议。其表示,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六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利用上市公司的收购损害被收购公司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收购人最近3年有重大违法行为或者涉嫌有重大违法行为,不得收购上市公司”。公司认为,京基集团此前收购*ST康达的股票中涉嫌违法,因此依照规定,京基集团暂不具备收购上市公司的主体资格,不得收购上市公司。

  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京基集团代表律师宋思宇则不以为然,他表示,京基集团在增持*ST康达股份过程中,已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违法违规行为。就目前而言,只要证监会未否认京基集团的收购权利,京基集团就有权进行要约收购。

  上述与会的小股东也认为,京基集团收购是否合法要由中国证监会来决定。他还表示,京基集团的要约收购,对中小股东而言是一颗定心丸。“至少公司不会退市了嘛。”他高兴地说道。但是,对于京基集团提出的收购价格,这位中小股东并不太满意。“这个价格不具备优势,康达尔光山海山城那块地就值100亿元,就算公司退市了也不止这个价的,这个价格不够有诚意。”他向记者说道。

  对此,京基集团则表示,公司取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ST康达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数平均值,并溢价约20%确定要约价格。“这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中小股东的利益。”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