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价链式反应:中石油中报利润翻倍 油服企业“水涨船高”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两桶油的增长,如期兑现。

  7月30日晚,中国石油(601857.SH)公告预计,2018 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135亿元到人民币155亿元,同比增长107%到122%。

  国际油价的上涨,无疑对中石油的业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以与国内相关性最高的布伦特原油为例,去年底结算价为66.87美元/桶,而今年6月29日时已涨至79.12美元/桶,加权均价也超过了71美元/桶。

  “上半年,国际原油均价较上年同比增长35%左右,但中石油业务侧重于勘探开采,成本相对固定,所以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幅度也要大于油价整体涨幅。”安迅思中国能源研究总监李莉7月31日介绍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油价维持高位还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盈利好转后,油企在勘探、生产方面的资本性支出将随之上升,进而对油服行业带来正面支撑,同时油价维持高位,还将通过产业链传导至下游行业。

  如以PX为原料的PTA,6月下旬以来便出现一波近千元的上涨。“成本上的推动比较明显,原油上涨、人民币贬值都推动了PTA成本线上移,随后自身供求关系也出现了配合因素。”卓创资讯PTA行业分析师王姗7月31日指出。

  两桶油的分化

  按业绩预告来看,1-6月,中国石油预计净利润的下限为261.74亿元,而公司一季度净利润为101.5亿元。换言之,中国石油二季度盈利能力环比继续保持提升。

  对此公司也将其归结为,“2018年上半年,全球石油市场供需基本面偏紧,国际原油平均价格同比大幅上升”,“本公司原油、天然气、成品油等主要产品平均实现价格同比上升。”

  实际上,除了1月24日至2月14日小幅回落外,国际油价年内始终维持震荡上行的走势,Brent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更是在5月中旬一度冲破80美元关口,这使得二季度原油均价要显著高于一季度。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二季度,Brent原油期货主力加权均价为75美元/桶,而一季度加权均价则为67.07美元/桶。

  而中国石油主营业务侧重于上游开采、销售,成本端变化不大,油价上涨直接带动产品利润率提升。

  这从历史数据变化也可看出,2017年Brent原油主力均价较上年每桶提升9.9美元,同期中国石油销售业务毛利率提升1.3个百分点至3.7%。

  相比之下,中国石化(600028.SH)中报增长要差一些,其上半年净利润增幅为50%左右。剔除上年利润基数不同的影响外,中国石化业务侧重点为石油炼化,也使得二者中报业绩出现一定分化。

  “油价上涨对于中国石油是纯粹的利好,但对于中国石化确实好坏参半,因为成本的上升会抵消掉一部分利润的增长,毕竟炼化处于中游环节。”李莉介绍称。

  虽然通过勘探开采,中国石化可以最大程度控制成本上涨,但其业务结构却决定了,公司的受益程度无法与开采为主的油企相比。

  这一趋势下半年或将延续。

  “上半年利亚比出现停产,同时委内瑞拉产量快速下滑,地缘政治引发市场心态发生变化。”李莉说,反观需求端,各国经济整体仍处于复苏阶段,原油需求亦保持稳定增长。

  正是基于供需面“再平衡”的预期,上半年Brent、Wti原油价格出现连续上涨。

  李莉介绍称,对于目前70多美元的价格,市场各方比较认可,如果供需关系、地缘政治未出现大幅改变,油价将维持在这一区间波动,“下半年的主要变量来自美国制裁伊朗问题如何解决,目前市场各方对此分歧很大。”

  高油价的衍生影响

  一般来说,当上游勘探公司盈利改善时,便会增加资本开支以满足市场供应,进而刺激油服行业订单上升,进而带动起业绩好转。

  二级市场更是早有反应,如7月31日主营钻井工程的贝肯能源(002828.SZ)便报收涨停。

  中国石油近年在“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的数据变化,亦与油价、盈利变化保持高度正相关。2015年,油价下跌,公司2016年该项支出从1578.22亿元缩减至1302.48亿元;2016年,油价反弹,公司2017年该项支出骤增317亿元至1619.97亿元。

  虽然公司计划2018年该项支出仅为1676亿元,但参照历史数据可知,其中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可以看作是油服行业见底,但目前油企增大资本开支的动作还不是很明显,只能说是出现了这么一个苗头。”李莉说,未来资本开支增幅如何,取决于油企能获得多大的利益,也要看市场是否会出现严重的供需失衡。

  需要指出的是,油价上涨转化成油企利润,再到变为油服企业的订单过程较长,所以油服财报反应也不如中国石油那么迅速,并会显现出一定的滞后性。

  带动油服行业景气度好转,只是高油价的衍生影响之一。作为最主要的化工原料,涨价效应还会沿着产业链逐级传导。

  以聚酯产业链为例,原料产品生产关系依次为原油—石脑油—PX—PTA—聚酯纤维,再到下游的长丝、短纤和终端纺织品。油价上涨后,下游成本逐步抬高。

  “6月开始油价调整,但仍然维持相对高位,同时PX受到沙特装置停车、越南降低生产负荷影响,价格适中比较坚挺。”王姗介绍称。

  中大期货研究院商品期货部负责人张灵军7月31日也指出,原油的上涨使得PTA成本支撑越来越强烈,“自身基本面也比较好,近几年没有新增产能释放,但是下游聚酯开工率处于高位。”

  另据王珊介绍,上半年国内聚酯新增产能305万吨,“现货市场供应也比较紧张,甚至部分现货商还出现回购现货的情况。”

  上述背景下,PTA价格一路走高。6月20日,郑商所PTA主力合约结算价为5572元/吨,7月31日时已涨至6340元/吨。

  “总体来看,原油的直接产品包括沥青、燃料油,二者受到油价波动影响最为明显。而PE(聚乙烯)和PP(聚丙烯)使用原油制原料占比七成左右,其余三成来自煤化工,所以所受影响相对较小。”张灵军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