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造林,美利云痛并快乐着

  高峰

  盛夏时节,从银川一路南下的路上,似乎没有太多的色彩,直到历史悠久的边塞古城中卫市,才豁然感到生机盎然起来。

  黄河湿地,星罗棋布,芳草青青,波光粼粼;通天大道,八纵十横,绿树葱郁;纵横阡陌,垂柳夹岸,瓜果飘香……一切皆为中卫市的现实写照。听通行的同事说,中卫市于2016年入选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得过仅次于“世界人居环境奖”的“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据当地人说,过去的中卫市黄沙肆虐漫天,每年六级以上的扬沙风上百次,裹挟着沙暴的十级风也不少于20次,大片农田被吞没,沙逼人退,古城岌岌可危;今天的中卫市多亏有了城西边那一片片树林,许多上面来的领导视察过、点赞过,上至上一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

  驱车西行不到半小时,来到一片林子的瞭望台,也是曾经领导们视察时住足的地方,极目远眺——西边是连绵无垠的腾格尔沙漠沙丘,东边是正在崛起的中卫市。眼前数十万亩层林叠翠、绿障蔽天的森林,把狂野不羁的沙漠和城市一分为二,成为中卫市一道防沙生态屏障,当仁不让地获得各级领导和人民群众礼赞。

  这片林子的主人正是美利云公司,林子始造于2003年,去今也有十五六年了。据陪同我们参观的曾月萍介绍说,她刚参加工作就赶上公司造植树林,每个员工交100元,种100棵树。植树时节,每天下班后带着盒饭就来到沙漠,晚上跟在推土机后面挖坑、插树、培土、浇水。有的员工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带着盒饭赶赴工地植树。如果过些日子树没有成活,还要补种。说到沙漠植树的苦涩年华,美利云人难免有些酸楚,但当听到上面领导来公司视察点赞时,美利云人快乐着。曾经有一位领导这么说:“你们大规模地植树造林,将沙漠改造为绿洲,使当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很不容易的,值得钦佩。”

  造这片林子是美利云当初的“林纸一体化”工程,即“造纸—废水处理—压力管道输送—灌溉—林木生长—原料储备”。作为一家曾经以造纸为主业的企业,地处大西北,木材自然资源不及东部地区,在沙漠植树造林,边种边伐,既改造自然环境,也解决造纸木材来源,是不二的选择。而且当初作为发展循环经济范例在二级市场融资时,也被市场投资者点赞。美利云曾经计划在宁夏造100万亩木材林,目前已种并管理的林子已近30万亩,累计投入资金逾7亿元。

  在沙漠,种树难养树也难。由于年降雨仅200毫米左右,蒸发量却是它的几十倍,美利云需要开沟排碱、引黄提水与造纸废水配比灌溉速生林,每年光是护林大概需要3000万元资金。问及为何近年来植树造林放慢了脚步,美利云人说:当初提出“林纸一体化”工程时,作为速生林的木材林是可以边种边伐用于造纸的,但后来规定不能采伐了,只是部分地实行了预期的循环经济模式;加之前些年整个造纸行业不景气,公司经营遇到困难,还曾经戴上“ST”帽子,光是护林已经是压力山大,继续造林又不能采伐,将把公司带入泥潭。美利云曾经想把林子无偿交给国家或当地政府,但都没有脱手。

  诚然,作为传统行业,纸业的美好时光已经不在,美利云也在做艰难的转型,从传统纸业向新兴产业云计算转型。经过几年艰难曲折的改革和转型发展,美利云才终于迎来了生机。我们注意到,美利云今年披露的财报显示,去年公司只盈利2000多万元,假如能减去那笔每年3000万的护林资金,公司去年岂不是就可以盈利5000多万元了?至此,我们只能对美利云放慢植树造林脚步“理解万岁”了。假如美利云按计划植树造林100万亩,那光是每年的护林资金就需要上亿元,这对于一个正在艰难转型的企业来说,显得力不从心了。

  沙漠植树造林对美利云来说,确实是段苦乐年华。说到造林带来的窘境,董事长许仕清说“那是企业应尽的社会信任”;说到造林带来的社会效益,他也露出非常自豪的笑容。

  沙漠造林,美利云人痛并快乐着!

  (作者系证券时报副总编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