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集团实控人股权转让无下文 记者注册地寻找受让方未果

  每经记者 于垚峰 陈鹏丽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怪事一桩接一桩:除子公司煜唐联创7.5亿元应收账款难辨真伪外,天龙集团(300063,SZ)去年年底实控人冯毅的股权转让也没了下文。

  2017年12月6日,天龙集团公告公司实控人冯毅及其一致行动人于12月5日与江西省冠科胜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冠科胜亿)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冯毅及其一致行动人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5000万股(占总股本的6.88%)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转让给冠科胜亿。然而,冠科胜亿未能在规定时间如期履行付款义务,导致股份未能如期交割。

  股权转让遭遇放鸽子

  根据股份转让协议,冯毅、冯华和冯军合计转让5000万股给冠科胜亿,占总股本的6.88%,转让价格为6.15元/股,转让总价款为3.07亿元。

  细则显示,受让方冠科胜亿成立于2017年12月4日,即签署转让协议的前一天,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马磊,公司注册地址为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新欣南大道1号。自然人股东为马磊、马剑2人。工商资料显示,冠科胜亿的经营范围涉及软件开发、技术咨询、投资咨询、电子产品销售等多个方面。

  然而,股权转让却成了放鸽子——冠科胜亿未能在规定时间如期履行付款义务,导致股份未能如期交割。

  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10日天龙集团公告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程宇的《股份减持计划实施情况告知函》。在预告的减持时间内,程宇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股票38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4%;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票145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保守估算,程宇套现金额达1.03亿元。

  受让企业注册地查无此公司

  一家注册于2017年12月4日的公司,第二天就签订了高达3亿多元的股权受让协议,这也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

  2017年12月11日,深交所向天龙集团发来关注函,要求天龙集团对下面问题进行说明:1、本次股份转让双方的谈判过程并提供谈判进程备忘录;同时说明冠科胜亿是否专门为本次股份转让而设立;2、未来十二个月内,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份减持计划。

  同时,深交所要求天龙集团对受让方冠科胜亿的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情况进行说明,披露冠科胜亿财务状况,并对本次收购公司股份的资金来源进行说明。

  记者注意到,天龙集团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透露,冯毅与马磊从初次接触到进行交易磋商,时间间隔不到一个月,冠科胜亿就是为了本次股份转让而设立。冠科胜亿实控人马磊及其控制的企业与上市公司不存在业务合作及关联关系。

  对于冠科胜亿的资金来源,天龙集团给出的答案是“来自股东自有资金,不存在来自银行借款”,并且“冠科胜亿本次收购股份的资金已经全部到位,不存在筹资计划”。天龙集团还称,冠科胜亿及其实控人持续看好上市公司发展前景,虽然目前不存在进一步收购公司股份的计划,但不排除期后进一步增持。

  回复得如此言之凿凿,但两个月后天龙集团就发了“打脸”公告,冠科胜亿未能及时履行付款义务,导致股份无法完成交割手续。

  那么,冠科胜亿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5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江西省新余市,前往冠科胜亿注册地渝水区新欣南大道1号,进行实地探访。

  记者在上述注册地看到,新欣南大道1号是一家名为格林东方的酒店,这是一栋楼高12层的建筑,酒店门口挂着两家公司的牌匾,一家为新余明新基础设施建设有限公司(12F),另一家为杭州城投建设有限公司新余PPP项目建设指挥部。

  走进酒店大厅,在电梯口,可以看到墙上有一块指示牌,上面显示4楼有4家企业,分别为江西珊娜实业有限公司、江西一鸣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江西幸福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江西省华安消防工程有限公司。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并未发现上述4家企业与冠科胜亿存在股权关系。

  格林东方酒店的前台告诉记者,在酒店大楼办公的企业,名字都在电梯口的指示牌上,并未有冠科胜亿这家公司。

  记者多次拨打天龙集团公告中披露的冠科胜亿的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均是老者。记者提出要找马磊或马剑,对方均表示:“你打错了。”当记者再次问,“这是不是冠科胜亿公司”时,对方表示否认,依然表示“打错了。”他表示,这里确实是一家公司,但不是记者要找的冠科胜亿。

  5月11日,记者在冠科胜亿注册地再次拨通冠科胜亿的联系电话,在记者再次打听是否是冠科胜亿以及有没有马磊这个人时,电话迅速被挂断。

  截至目前,天龙集团这则“云里雾里”的股权转让再无下文。5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天龙集团董秘办取得联系并发去采访函,但是对于这项股权转让是否已经终止、是否真实存在等问题,天龙集团方面并未作出回复,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代理董秘冯毅由于工作安排这两天不方便接受采访。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