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船重工“市场化债转股第一单”背后的故事

  中船重工“市场化债转股第一单”背后的故事

  ——专访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副总经理姜仁锋、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华伟

  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华伟(中)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

  ■本报记者 董少鹏 矫 月

  3月1日,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船重工”)旗下上市公司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重工”)在中登公司完成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之股权登记,走完了央企市场化债转股“第一单”的全过程。3月9日,中船重工副总经理、中国重工董事长姜仁锋,中国重工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华伟接受了《证券日报》记者专访。

  他们表示,在无相关细则可循的背景下,中船重工推行的市场化债转股趟出了一条路。本次债转股不仅为公司减少了218.68亿元债务,助力公司生产经营的改善,同时,这一模式还获得了各方面高度认可,树立了央企市场化债转股的样板。

  市场化债转股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姜仁锋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公司推行市场化债转股主要是为了解决负债率较高的问题,“2008年之后,造船业普遍低迷,国内许多造船厂发力海工业务。然而石油价格的断崖式下跌,导致了大量海工产品接单难、交付难,现金流紧张,负债率高企。”

  在造船业整体低迷,造船企业负债率普遍高于80%以上的情况下,2017年年初,中船重工决定启动以中国重工为平台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

  同时,由于存在控制产能的压力,必须在不新增项目的前提下筹集资金,于是,债转股成为最优选择。

  早在2016年,中船重工就主动削减过剩产能,其中,中国重工作为中船重工船舶与海工装备板块上市平台,对内部造修船资源进行了军民融合式整合。旗下的武昌船舶重工与青岛北船重工、大连船舶重工与山海关船舶重工实现两两重组整合。

  “本次内部整合重组是为了削减过剩产能,因此中国重工不宜再采取定增方式筹集资金投募投项目。”华伟表示,为了响应国务院2016年10月发布的《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和《关于有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意见》等精神,中船重工决定将市场化债转股付诸实施。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