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太保战略企划部资深经理周燕芳: 完善农业保险机制 为精准扶贫“添砖加瓦”

  坚决打好脱贫攻坚战,农业保险不可或缺。

  3月12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战略企划部资深经理周燕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脱贫攻坚与保险业的行业本质有着天然的联系。“农业保险可以有效增强农民抗风险能力,防止因灾致贫、返贫;农业保险在贯彻落实强农惠农富农政策、防范化解农业生产风险、稳定农业收入、落实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和宏观调控政策,以及完善农业社会支持保护体系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周燕芳指出,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地方特色种养殖品种缺乏财政补贴支持,以及农业保险经营开办模式中垫付保费突出等问题,亟待解决。

  一些区域代表性品种并未覆盖

  《21世纪》:目前,农业保险的财政补贴品种有哪些?是否能够满足实际需求?

  周燕芳:目前,农业保险的财政补贴品种以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主粮等为主,很多地方农业的支柱品种并未覆盖,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农业保险应从服务吃得饱向服务吃得好扩展,尤其应将脱贫攻坚重点区域代表性经济作物纳入补贴范畴。

  以贵州为例,截至2017年底,全省茶园面积700万亩,产量32.7万吨,总产值362亿元,亩产值超过5000元,茶叶种植为贵州农业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特色优势产业。由于茶叶并未纳入农业保险财政补贴范畴,贵州的农业保险覆盖面及保障程度很低,截至2017年底,承保率不足10%,除普定外,多数地区的风险保障金额不超过1000元每亩,且保险品种少,不利于当地特色农业的发展和脱贫攻坚工作的推进。

  事实上,新型产业主体培育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和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支撑,新型产业主体投保险种中经济作物占比达33%,将各地尤其是脱贫攻坚重点区域代表性经济作物纳入补贴范畴也是服务加快培育新型产业主体的需要。

  《21世纪》:从实际情况看,农业保险经营开办模式存在哪些问题?

  周燕芳:目前,农业保险在保险费缴纳方面为“财政补贴+农户自缴保费”的模式,其中财政补贴农业保险的保险费实行的是中央、 省、市、县四级“配套联动”政策,如何补贴各个区域具体做法不完全相同。部分省会要求地级市、县提供20%左右的配套补贴,对于一些农业大县和贫困县,但由于地级市、县政府经济能力有限,导致农业保险运行进程缓慢,农业保险渗透率或覆盖率较低。

  部分地区拖欠应缴纳的财政补贴资金或由第三方机构、保险经营机构垫付。地方财政资金紧张的地区,往往对于已经投保的业务拖欠应缴纳的财政补贴资金,也会出现由其他第三方机构或由保险经营机构本身垫付财政补贴资金的情况,加之财政补贴结算的滞后性(一般季度或年度结算),导致保险经营机构对该部分资金长期挂账,影响经营结果和对农户的损失补偿,也不利于防灾防损工作的开展。而垫缴财政补贴资金可能会导致套取中央、省级财政补贴的严重问题。

  农户自缴保费也常发生垫付情况。由于农户自缴保费的收取较为复杂,常为四种垫付方式:村委会或乡镇垫付、地方财政资金垫付、保险经营机构自行垫付、农业经营关联单位或其他第三方垫付。垫缴农户需自缴保险费的情况,虽然客观上免除了农民负担,但是容易出现宣传不到位,致使农户对承保情况不知情,甚至会出现垫缴农户需自缴保险费,恶意套取中央、省级财政补贴的问题。

  全面推进“扩面”、“提标”、“增品”

  《21世纪》:对于上述两个问题,有何建议?

  周燕芳:对中西部重点贫困地区有较强扶贫带动作用的苹果、茶叶等对当地农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特色种养殖品种,中央财政应给予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并采取“以奖代补”形式鼓励各地开发扶贫类等各种农业保险创新产品。

  对于农业保险经营开办模式,第一,取消贫困农户自缴部分保费。“自主自愿”的原则和农户缴纳一定比例的保险费,出发点是为了保证广大农户的投保权利和知情权,随着农业保险的发展,广大农民的投保积极性和对农业保险的了解都有很大程度的提升,免除贫困农户自缴部分保费,可以减轻农民负担,“知情权”则可以通过扩大宣传来解决。

  第二,取消县级(尤其是农业大县和贫困县)财政补贴,降低地方财政补贴比例,中央财政对农业保险加大投入,有利于扩大政策性农业保险的覆盖范围,使有意愿参加农业保险的农户都能够享受到农业保险的保障。

  第三,全面深入推进农业保险“扩面”、“提标”、“增品” 工作,提高农业保险的覆盖面,做到应保尽保;提高农业保险的保障水平,从保物化成本向保全成本、保产量、保价格、保收入衍化;增加农业保险覆盖品种,将尽可能多的农林牧渔品种纳入农业保险保障范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