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债务危机蔓延 ST信通崩盘式跌停

  亿阳集团爆发的债务危机,被视为ST信通近期连续跌停的背后推手。随着ST信通股价呈现出连续跌停走势,公司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股权质押也正在面临着平仓风险。

  2017年12月27日,亿阳信通(600289)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简称变为“ST信通”。公司股票于当日起复牌,此后连续几日都躺在跌停板上。

  股权质押

  面临平仓风险

  2018年1月3日开盘,ST信通(600289)再度跌停,这已经是该股自2017年12月27日复牌以来的第五个“一”字跌停板。

  随着ST信通股价呈现出连续跌停走势,公司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股权质押也正在面临着平仓风险。公开资料显示,ST信通的实际控制人为邓伟,持有亿阳集团92.2%的股份,亿阳集团持有ST信通32.89%的股份。目前,亿阳集团所持ST信通99.98%的股份已经办理质押登记手续。

  早在2017年12月30日,也即ST信通连续收出第三个“一”字跌停的时候,ST信通就曾公告,实际控制人的股权质押融资已经触碰警戒平仓线,正积极采取相关增信措施,债务重组以及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的工作也正在推进。

  亿阳集团爆发的债务危机,被视为ST信通近期连续跌停的背后推手。多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控股股东的债务危机没有根本解决之前,ST信通股价走势难言乐观,而一旦股价继续下跌,亿阳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面临的平仓风险就会越来越大。

  股权遭30轮轮候冻结

  回溯前情,2017年9月21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根据大同证券的申请,将亿阳集团持有的ST信通全部2.08亿股(其中限售流通股6445.9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1.43亿股)司法冻结,期限为三年。彼时,ST信通尚乐观地表示,由于债务纠纷本金金额较小,目前亿阳集团正积极与大同证券进行协商,争取早日解除对公司股票的司法冻结。

  然而,亿阳集团与大同证券之间的债务纠纷仅仅是冰山一角。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统计,自披露亿阳集团与大同证券的债务纠纷之后,ST信通在2017年10月28日至2017年12月27日期间,先后6次发布了亿阳集团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消息。截至2017年12月27日最后一次公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亿阳集团所持股权的冻结已经为第30轮轮候冻结。

  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刘国华告诉记者,轮候冻结是金融、法律方面的术语,是指对已被法院冻结的存款,其他法院也要求进行冻结,只要前一冻结一经解除,登记在先的轮候冻结即自动生效,无需等到新冻结手续办理完毕的制度。轮候冻结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所有权人处分资产,使将来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

  “对轮候冻结通俗一点理解就是多个债主上门,轮流进行讨债。”刘国华解释说,从ST信通披露的信息来看,至少有30个债权人对亿阳集团进行起诉,然后法院才对亿阳集团所持有上市公司股权进行轮候冻结。

  债务纠纷知多少?

  据悉,亿阳集团在2016年继续获得AA信用等级后,成功发行公司债券25亿元。据亿阳公司债的受托管理人中山证券在2017年11月份披露,中山证券曾关注亿阳集团新增两起被申请执行情况:(1)亿阳集团被申请强制执行,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已于2017年10月26日立案,执行标的为2000万元;(2)亿阳集团被申请强制执行,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已于2017年10月26日立案,执行标的为1500万元。

  此外,中山证券母公司锦龙股份1月3日晚间披露,中山证券作为亿阳集团发行的“16亿阳03”债的承销商与受托管理人,代表债券持有人就该期债券出现预期违约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向亿阳集团主张本期债券本金、利息、 逾期利息、财产保全保险费、律师费、保全费及诉讼费等费用共计约8.03亿元。该诉请已于2018年1月2日收到北京市高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ST信通2017年11月18日披露的公告显示,亿阳集团、邓伟、上市公司所涉债务纠纷主要包括民间借贷纠纷、借款合同纠纷、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金额最大的是华融国际信托起诉亿阳集团、ST信通和邓伟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涉及金额达到5亿元,已经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尚未开庭。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起诉亿阳集团、ST信通和邓伟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涉及金额为4亿元,已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尚未开庭。

  此外,安徽华帝恒基房地产有限公司起诉亿阳集团、ST信通和邓伟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涉及金额为2亿元;北京天有美业咨询有限公司起诉亿阳集团、ST信通和邓伟的借贷纠纷,涉及金额1.3亿元。

  仅上述数笔债务纠纷,涉及金额就已远超10亿元。

  亿阳集团究竟在外欠了多少钱?亿阳集团大量举债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目前已经有多少债务出现了逾期?这些问题尚不明晰。

  华融现身债务重组

  针对亿阳集团的债务危机,2017年12月23日,亿阳集团与黑龙江省金融办、哈尔滨市政府及金融办、华融资产等主要债权人召开了协调沟通会议,就整体重组的方向和相关事项进行了沟通讨论。此后,亿阳集团与华融资产旗下华融华侨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后,华融华侨已派员就公司整体重组事宜开展初步尽调及方案论证,并形成了方案的框架与思路。

  除华融华侨外,前述起诉亿阳集团、ST信通和邓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的华融国际信托也系华融资产旗下企业。由此可见,华融方面在亿阳集团的债务重组过程中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1月3日下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先后拨打亿阳集团、ST信通、黑龙江省金融办的公开电话,试图对亿阳集团的债务重组的最新进展等情况进行了解,均未获得相关情况。黑龙江省金融办的电话,也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上交所e互动查询发现,ST信通最近一次回复投资者问题的时间是在2017年9月6日,此后近四个月,公司再也没有回复过投资者提问。翻阅这段时间投资者的询问记录,大多问题都针对集团资金链问题,关于公司公告报喜不报忧的问题,关于公司给大股东大额债务担保的问题,亿阳集团债务重组问题,甚至亿阳集团董事长目前的下落等等。

  就在记者发稿前,还有投资者通过e互动提问:“公司给集团担保的债务总共是多少钱?”而这些问题,统统没有答案。

  上市公司饱受牵连

  不可避免的,亿阳集团的债务危机已经对ST信通产生影响。

  截至2017年12月30日,ST信通被法院申请冻结的资金总额为34.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107%;实际冻结8.6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26.83%。这些银行账户冻结事项均与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债权、债务相关。

  2017年9月25日,ST信通宣布再度筹划新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独立第三方公司100%的股份。然而,在推进过程中,因亿阳集团的债权债务纠纷涉及到公司,2017年12月6日,ST信通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按照相关规定,ST信通已经不符合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资格,因此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已面临法律障碍,有终止的可能。同时,ST信通与标的公司的主要股东对标的资产的估值产生分歧,难以达成一致意见。最终,ST信通宣布终止重组。

  “如果ST信通最终被证监会行政处罚,那么投资者可以依法进行维权索赔,目前索赔范围初步确定是在2017年12月7日收盘时仍持有ST信通的投资者。”刘国华表示。

  另外,因为ST信通于2017年3月27日与华融国际信托签订了《差额补足合同》,该合同作为亿阳集团于同日与华融国际信托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的从合同,明确约定了ST信通对亿阳集团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ST信通为亿阳集团提供的关联担保属于关联交易,但却未履行信披义务,所以黑龙江证监局于2017年11月6日向ST信通下发了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ST信通对亿阳集团的债务担保始终是迷,公司对此始终未有明确的公告。ST信通半年报显示的对外担保也仅有一笔,为哈尔滨光宇电源股份有限公司的9800万元综合授信担保。公司在半年报中还声明,公司不存在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的情况。

  不少投资者深感不解,一位投资者询问,“请问公司未经董事会通过为控股股东违规大额担保起于何时,总计有几起违规担保,共计有多少金额?其中,风险已显现的有多少?风险期已过有多少?风险暂未显现的有多少?”

  尚有诸多疑问待解,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将持续关注。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