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中国张颖:当有几家公司密集上市却不是我们投的,我真的非常焦虑

  

  摘要: 张颖称,他就是非常想赢,所以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用IPO来判断一个基金确实是最重要的指数之一,但它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这完全是过去时了。

  在12月6日举行的2017年小饭桌全球青年创业者大会上,嘉程资本合伙人李黎与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进行了对话,张颖讲述了经纬中国创立10年来他对早期投资的心得、对2018年创投圈的研判、如何看待风口等问题。

  过去十年,给自己打70分

  李黎:说到抢项目,我有深刻的体会,前几个月,嘉程资本和经纬中国抢下一个非常热门的项目,各家合伙人去堵门,我看到经纬中国各位同事非常敬业。晚上10:30我在跑步的时候听说这个项目在经纬中国的办公室,我从家里打了个车到经纬,看到经纬中国的合伙人肖敏和分析师在场,我们一起进到这个项目。晚上11点多,张颖发了一个微信给大家,说他也会陪伴我们一起来帮助拿下这个项目,第二天一早张颖也见了这个项目。抢项目从上到下经纬中国都是全体在线的,这个令我非常感慨。新基金不断涌现出来,竞争非常激烈,经纬中国在竞争上有哪些策略,分享一下经验。

  张颖: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对我们来说,现在从上到下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持续的卓越。在任何一年,任何一家基金综合的现金回报超越经纬中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每年都会发生,但是如果真正能做到把时间拉长,三年五年十年,你都能站在早期投资领域里面的前三名、前两名甚至第一名,这就是我自己定义的持续卓越。

  经纬中国2008年成立到现在十年,给我们自己打分最多70分,我不会说一句谎话,这是我内心的想法。如果做到90分,我们需要三倍五倍甚至更多的努力。从上到下,从我到刚刚加入经纬中国的分析师,大家都非常清楚,这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如果这不是他的目标,他到公司半年就待不下去了。只有有这样的意念,只有有这样的欲望,当我们遇到这样的项目时才会拼命。

  很多同行说这是合作,大家一起赚钱,我觉得这是扯淡。早期投资基本就是一个零合游戏,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一个优秀的创始人一轮最多稀释10%—20%的股份,这里面每一家都有欲望全部拿下。我们都不缺钱,我们基金都有足够的子弹,如果抓住一个创始人,我们觉得他是优秀的创始人,变成会做成很优秀的公司,我凭什么要跟你分?这种厮杀大家一般都是大家“不说只做”,每个案子我们都要追求最高的顶,碰到友善基金合作再说,但是本质上肯定都是想全部拿下。我们时常打交道的基金,大家竞争还是非常友善、有分寸,大家都是从竞合中成长起来,互相尊敬,像我们和红杉、IDG、DCM,很多是竞争合作关系、互相尊重、共同成长,很正常。

  如何看待“风口”

  李黎:今年以来已经出现过很多风口,比如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无人车、新零售,经纬中国对于风口型的项目是什么样的心态?

  张颖:我对风口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内部是按交易平台、金融、企业服务、医疗、文娱+移动ToC、新技术、新零售新服务等等细分领域去看项目,在这些行业里面都有巨大的机会。到今天没有人再去说O2O这个词了,但其实我们一直在所谓的O2O、“互联网+”这块耕耘努力,也投了很多优秀的公司。“风口不风口”作为优秀的投资人还是要独立思考独立判断,在每各行业里面、任何一个时点在中国的今天都有非常优秀的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出现,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风口之分,我今天的工作是配合合伙人在这些行业里面不停找到最优秀的人、不停早布局,尽量多投,把优秀的创始人早一点拿下,耐心陪伴他们成长,希望他们能够在未来做得非常好,我们再分一杯羹,就这么简单。

  早期投资不可能死

  李黎:经纬中国也是很多基金的榜样,前段时间有个话题炒作得很火“早期投资已死”,我知道经纬中国最早从早期起步的,现在从早期到中后期都做,你怎么看“早期已死”的这种论调,其实嘉程资本也是早期投资基金,我们非常有信心,想听听张颖的看法。

  张颖:我没有看过这个稿子,每个人也有自己的言论自由。但如果只是这句话,你觉得我会怎么说?完全是瞎扯!什么叫早期投资已经结束?中国的创业浪潮现在愈演愈烈,优秀的创始人开始越来越多。没有早期他们怎么来呢?他们怎么拿到资金?怎么发展?怎么变成未来的BAT呢?完全是瞎扯。

  逻辑上也是这样,什么叫早期投资已死?我们一个月开一次合伙人会议。前两天刚刚开过,我们内部的定论还是要加大早期,加大大天使投资,我们一直以来的优势就是人海战术、以量取质,每年投资60—80家公司。

  我们内部12个字“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什么意思呢?除了中国,我们在其它地方一分钱不放,我们只聚焦中国。第二,子弹不断,因为今天的品牌优势,因为我们之前的成绩,募资对我们来说是相对容易的事情。既然有资金,让我们的投资节奏不断,保持这样的量,不停去挖掘未来的ofo,未来的瓜子等等这样优秀的团队。

  还有另外一点,到年底了大家都在晒自己有多少家上市了,有多少家IPO,用IPO来判断一个基金确实是最重要的指数之一,但是它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这完全是过去时了。举一个例子,我们的ofo融的钱有可能是最近一些上市公司融的几倍或十倍,可以说资金使用效率更高,这个模式有点不一样。我们投的瓜子,过去几个月融的钱等于很多公司的几个IPO。我也坚定地相信,如果你能在一级市场融到上市时足够的钱,那就没有必要去上市,那就应该把上市往后拖。我们的VIPKID今年也是融了几亿美金。不是只有上市才能融到钱,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你可以不上市,这样可以更加从容去打仗,抢更多的市场占有率,抢更多的用户,赚更多的钱;等到公司更加成熟稳健的时候再去上市。

  当有一段时间密集几家公司上市,不是我们投的,就那几天,我真的是非常焦虑。一方面我肯定是恭喜那几家同行几个朋友们;另外一方面我心里面非常不爽,为什么我们没有投到上市的公司?这种不爽,第二天我回到办公室逼着数据小组把我们投了哪些公司的数据拿给我看,知道我手上有多少张牌,有多少家优秀的明星企业,他们最近又融了多少钱,我就会从容很多。这种心态的起伏我有时候觉得是自己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没有办法,我就是非常好胜非常想赢,对持续的卓越这件事情极其渴望,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

  “错过给我更大的欲望”

  李黎:非常棒!最后一个问题,经纬中国是2008年成立的,明年即将迎来第一个十年,对于过去的十年怎么总结得与失,未来的十年怎么展望?这也代表了投资界的风向标。

  张颖:既然要赚钱就赚彻底一点,过去十年我们给自己70分,做得还可以,但是错过很多东西,错过了京东、唯品会、头条、快手、小米等等。我觉得这些错过其实今天给了我更大的动力、更大的欲望。那天我跟一个人聊天,他说有可能这叫遗憾的艺术。不管怎么说,未来的十年,我们的目标从上到下就是持续卓越,能保持品牌的优势,珍惜创业者对我们的认可,持续有这样好的成绩回报投资人,持续卓越,做出更多很好的投资,做有意义的事情。今天基金或者个人的影响力对我来说是我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既然有了这些影响力,工作这件事情就变得无比重要。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