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重锤密集落地 金亚科技索赔案下月开庭

  前期被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近期迎来了处罚结果的密集落地。

  11月13日深夜,金亚科技(300028.SZ)及公司17名高管再次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公司公告,证监会拟决定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公司实控人周旭辉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

  11月10日,祥源文化(600576.SH)公告,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万家文化(已更名祥源文化)、龙薇传媒等涉嫌信披违法违规案已调查完毕,依法拟对龙薇传媒、万家文化、黄有龙、赵薇、赵政和孔德永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

  随后,黄有龙通过其控制的顺龙控股(00361.HK)公告发声,已经打算向中国证监会提交陈述和申辩意见并要求举行听证会。

  虽然处罚结果已落地,但对这类上市公司而言,投资者索赔所带来的诉讼风险仍存。以*ST智慧(601519.SH)为例,今年10月下旬,公司便因虚假记载被判决赔偿33名自然人投资差额及佣金损失824.6万元,而这不过是数轮赔偿中的一次。

  “金亚科技受到顶格处罚事先告知书,意味着公司2014年年报造假板上钉钉。”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厉健11月14日介绍称,早在2016年5月,其便曾先后代理近百位投资者分批将金亚科技起诉至成都中院,其中首批案件将于12月5日开庭。

  首批索赔案即将开庭

  “金亚科技现在只是一个事先告知书,还不是最终的处罚结果,但投资者索赔工作早已启动。”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国华介绍称,这主要是各地法院受理稍有不同,部分地区需要等待正式的行政处罚结果,另一部分地区则无需等待,便可提起诉讼。

  据他介绍,其代理的投资者王婷在2015年5月期间,曾以60余元的均价分三次合计买入金亚科技13000股,如今提出索赔37万余元,该案将于12月5日在成都中院开庭审理。

  刘国华表示,目前金亚科技已确定的索赔金额在1000万元左右,已立案的有200多万元,“北京、上海、杭州等地也都有投资者索赔,但总额有多少目前还不能确定。”

  虽然金亚科技还未披露涉及诉讼的具体金额,但上述两位律师均表示,其代理金额在千万元以上。

  这对于金亚科技而言,显然并非什么好消息。公告显示,公司在2016年亏损的基础上,今年前三季度再次亏损3007万元,收购卓影科技的重组案也已于10月底终止。

  而在幸运地躲过因业绩造假退市后,若公司经营仍未有所起色,金亚科技也将直面因连续亏损所引发退市的风险。

  投资者索赔生态圈

  “投资者维权有高潮时期,也有低谷阶段。最早是2003年东方电子被视作民事赔偿第一案,但从2007年开始进入低谷期,而2015年佛山照明一案,又重新掀起了投资者维权的高潮。”厉健介绍称。

  他指出,近两年监管层对信息披露打击力度增强,及时查处了一批典型案例,这为投资者维权提供了关键证据。同时,法院在审理这类案件时也出现部分经典案例,如佛山照明(000541.SZ)等。

  目前,投资者维权主要采取风险代理的方式进行,通俗讲就是打赢了官司再支付律师费,如果败诉或者执行不能,代理律师则得不到任何回报。

  “现阶段主要以虚假陈述为主,内幕交易类维权较少,主要是相关司法解释还没出来。”刘国华介绍称。

  据他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二百家上市公司被列为被告,包括诸多知名上市公司,对存在虚假陈述行为的上市公司起诉索赔的投资者也超过2万人,涉及金额超过20亿元。

  从以往案例来看,对于存在虚假陈述行为的上市公司,投资者走司法途径解决的胜率也相对较高。

  “从已结案件中的起诉原告来看,约有80%以上的投资者通过和解或者判决,获得了现金或股票赔偿,这无疑增强了投资者依法维权的信心。”刘国华指出。这预示着,近期受到行政处罚的公司,未来或将面临投资者的一系列诉讼和赔偿,而这并非没有先例。

  以*ST智慧为例,年初至今公司便已发布了18份关于收到《民事判决书》的公告,每笔投资差额及佣金损失赔偿金额在几十万元,到一千万元以上不等。

  厉健表示,以往造假公司的索赔案例差异较大,部分公司索赔人数达到7000人,索赔金额则高达4亿元,不过也有只有1人提出索赔的案例。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