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撤销生前信托”成谜团 乐视汽车或成贾跃亭弃子

  尽管在爆发了一系列讨债风波、资金危机、股权变动和易主剧情,并被愤怒的网友以调侃方式挂上热搜榜许久后,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贾跃亭,仍然没有出现在位于北京东四环他此前日夜厮守的乐视大厦。但这并不妨碍其仍旧时刻处于乐视风暴旋涡中心。9月14日早间,一份突然被曝光的贾跃亭“不可撤销的生前信托”其中一份草稿文书,或将令远走海外的贾跃亭失掉他最后存留的一点点信用。

  该份草稿文件显示,贾跃亭为自己一个女儿留有7500万美金(约合五亿人民币),而他其他几个子女也分别得到了不同的信托基金,金额大抵相同。这也为两日前深交所提交的关注函所提及的内容给出了一个隐晦的答案:贾跃亭在股市高位套现的资金已经流向美国,成为其名下房产以及不可追回的信托财产。

  但仅仅数个小时后,剧情又离奇反转。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上述消息系恶意杜撰,公司将对此提起法律诉讼。

  真相究竟如何?至此已非常人所能判断。不过此前,人们一度认为,乐视汽车是贾跃亭远走美国的理由以及想要东山再起的幻想之地。而某种程度上,他的山西老乡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则为其做了背书——不知是联合提前布局还是巧合,贾跃亭前往美国专心造车由孙宏斌口中说出。早在融创入主乐视的蜜月期,孙宏斌在3月底融创的业绩交流会上信誓旦旦:“乐视汽车贾跃亭要怎么玩就怎么玩,贾跃亭的主要精力也将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还有我。”

  现实则如你所见,贾跃亭用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和密集投炸新闻所构造的乐视汽车生态板块,正一步步被逼进难以自救的局面。9月12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就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提前收回给乐视网的借款一事向乐视网发去了关注函,称高度关注贾跃亭减持资金承诺履行情况,要求乐视网及贾跃亭对相关问题进行说明。

  而此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公布的信息,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已经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俗称“老赖”)。而一旦被列入这一“黑名单”,乐视以及其旗下相关公司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必定会遇到重重关卡。对于意欲申请国内新能源汽车资质的乐视汽车而言,这无疑将是致命一击。

  按照乐视汽车的说法,乐视汽车目前融资顺利,乐视汽车的商业逻辑和运营模式获得投资人认可。但经济观察报记者问询多个投资机构,均未获得乐视汽车成功融资的肯定答复。“最近肯定是不行,我们现在说啥都没用,除非危机得以解决。”在经济观察报记者提出希望与贾跃亭就此进行采访要求时,乐视汽车公关负责人仍旧表示,现在“不是时机”。

  面对国内发生的一切,贾跃亭早前丝毫不以为意,他仍旧保持着几乎每一两天就更新一下微博的节奏——某种程度上,这又不免令人怀疑其在有意刷存在感。关于乐视汽车,他最新的表态是:“汽车板块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尽最快速度实现量产。把这几年乐视汽车努力形成的技术优势、产品优势、战略优势,转化成市场优势和用户优势。”

  但在距他万里之外遥控指挥的中国总部,乐视汽车的员工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裁员。“乐视汽车在国内的团队主要以传播和PR(公关)为主,在资金危机爆发后的这几个月,有很多人主动离职了,也有人是因为乐视控股对于乐视汽车传播团队进行了精简而走的。”与本报记者熟识的一位乐视汽车传播员工告诉记者。

  事实上,已经易主的乐视控股正在有意无意划分与乐视汽车的关系。在几个月前乐视资金危机出现后,乐视对非上市体系(乐视控股、乐视移动等)和乐视汽车的传播团队进行了精简。虽然也有部分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母员工被划至乐视汽车体系内,但乐视汽车国内员工大幅缩减已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目前,风雨飘摇的乐视汽车仍在运营。在最新一次的乐视汽车闭门会议中,新任乐视汽车中国COO高景深透露,乐视汽车在下一阶段将聚焦五大核心业务,分别是国内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申请;LeSEE莫干山工厂建设;与美国同步规划建设研发体系,提升整车研发能力;在研发、制造、供应链等领域进一步打通中美协作体制;协助FF制定实施FF 91国内销售策略并进行销售准备工作。

  但乐视汽车申请国内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一事仍然前途未卜。即使忽略因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已经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负面影响,发改委拟暂停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发放消息的不断传出,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申请的门槛将进一步提高。乐视汽车在国内样车制造需要大笔的资金,而当下乐视汽车融资事宜一时难有大的进展,这样的恶循环无疑是身处美国的贾跃亭最不想见到的局面。

  很显然,当下乐视汽车得到救赎的唯一途径在美国,这也是目前乐视造车体系最后的一个落脚点。“外来和尚好念经”,如果能度过资金危机的FF91可以避免走向破产的危机,那么通过贾跃亭美国造车的履历则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且相对较高的起点可以对乐视汽车实现输血。

  但愈发艰难的一点是,FF在美国的融资进展也并不顺利。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部分有意向的投资人仍然在紧盯乐视汽车在中国市场的融资情况,以及乐视汽车申请新能源资质的进展。

  随着乐视易主、贾跃亭出走已成定局,媒体关注的焦点也在逐渐淡化。有国外媒体报道称,贾跃亭正在忙着申请美国绿卡和不可撤销信托以保全其财产,继续无视乐视汽车国内资金链危机的发酵。

  如果上述情况属实,乐视汽车或已成为弃子。尽管乐视控股再次迅速发出了澄清声明,但目前看来并未能够挽回丝毫颜面。在更多人眼里,乐视信用已被透支殆尽。

  一面是此前承包乐视工程的农民工驻守在东四环的乐视大厦索要血汗钱,一面是贾跃亭悄然成立不可撤回的信托基金;一面是深交所等官方机构后知后觉的问责,一面是贾跃亭在微博上留下的“我会负责到底”。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乐视汽车也许都称不上是贾跃亭最后的挣扎,而是他最后的冷漠。不管乐视汽车的故事如何继续描绘,那个穿着T恤衫、牛仔裤、如痴如狂般演唱《野子》的贾跃亭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会有了。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