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工拟回购债转股 南北船合并渐行渐近?

  根据中国重工8月的公告,公司本身即有权向信达资产、东方资产等增资方定向增发收购其所持有的大船重工、武船重工股权。最新重组框架协议表明,信达资产、东方资产等机构的持股结构上移,成为上市公司的一致行动人。两次动作充分说明这是混改框架下进行的系列运作。

  继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今年3月正式筹划进行战略重组事宜之后,军工领域重组再下一城。

  9月14日,已停牌3月有余的中国重工(601989.SH)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称,公司9月13日与投资人签署了《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公司拟发行股份购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8家投资人持有的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大船重工) 42.99%的股权和武昌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武船重工)36.15%的股权。

  根据框架协议,中国重工将回购此前由8名国有股东通过债转股及现金注资获得的这部分子公司股权。不过,该框架协议并未披露中国重工的回购价。

  对此,沪上一家机构人士分析称,中国重工此次回购上述8家投资人股份或是为后续南北船合并铺路。不过,2017年3月,中船重工董事长在回应“南北船”合并的传闻时称,一切听从中央的安排。

  值得一提的是,船舶是首批央企试点改革领域之一,而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又明确强调要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业内普遍预计南北船的合并也有望在今年落地。

  回购债转股意在混改

  “从重组参与机构的主体以及操作路径来看,本次债转股不仅有助于去杠杆,实质上也是在上市公司层面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更像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与落实“三去一降一补”去杠杆政策的一箭双雕。” 当天盘后,广东辰阳投资总经理助理潘怡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前,中船重工董事长胡问鸣曾公开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为军工企业的改革指明了方向。中船重工将继续加快军工资产证券化步伐,按照集团的专业化思路打造产业平台。今年将重点打造海洋信息与对抗平台中电广通,把信息化产研一体装进这个平台;以及将中国重工打造成海洋装备平台。

  公开资料表明,大船重工、武船重工为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船舶与海洋装备制造企业,也是军民融合型的国家重点保军企业,主营业务为海洋防务装备、海洋运输装备、海洋开发装备、海洋科考装备的研发制造等。

  其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30日,大船重工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36.21亿元、-1亿元;武船重工的相应数据分别是25.41亿元、2360.76万元。

  今年8月16日晚,中国重工公告,公司拟引入中国信达、中国东方等8名投资人,以债权或现金的方式对大船重工、武船重工两家全资子公司进行增资,合计投资金额为218.68亿元。公司表示,本次增资是实施市场化债转股、积极稳妥降低杠杆率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有效减少财务费用和资金成本,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军工布局。

  “根据中国重工8月披露的公告,公司本身即有权向信达资产、东方资产等增资方定向增发收购其所持有的大船重工、武船重工股权。最新的重组框架协议表明,信达资产、东方资产等机构的持股结构上移,成为上市公司的一致行动人。两次动作充分说明这是混改框架下进行的系列运作。”潘怡昌认为。

  此前,中船重工作为第一批混改试点单位,已形成明确的混改思路,即优先选择在纯民品、竞争性强的业务领域,引入各种所有制资本,优化国有股权结构,积极利用资本市场配置资源,规范骨干员工持股改革。

  申万宏源研报也认为,中船集团有可能通过外部融合和内部挖潜两个维度共同推进集团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从外部融合角度来看,不排除集团将会采取南船与北船合并以及引入外部非国有资本等方式推进混改。从内部挖潜的角度来看,员工持股及股权激励计划、落实董事会职权等公司治理结构改革等混改措施也是主要方式。

  铺路南北船合并?

  至于南北船的合并预期,潘怡昌表示,“推进特定行业大型龙头企业的兼并和重组,是今年央企重组的大方向,我们对此持有乐观的态度。不过,兼并重组是否能在短期明显地改善基本面,有待进一步观察,比如钢铁、煤炭、煤电行业都是现成的例子。”

  前述沪上机构人士也称,对比两核重组进程,可以判断南北两船走向最后的合并也将渐行渐近。

  今年3月17日,中核科技(000777.SZ)公告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中核发来的通知,获悉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核集团)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中核建集团)正在筹划进行战略重组。

  该人士认为,其实南北两船与两核在多个方面都极为相似:首先,从集团之间关系来看,南北船也来自于 1999 年国企改革背景下行业内唯一巨头(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的分家。其次,目前两船在覆盖业务方面也存在互补关系——北船主要负责船舶的设计和总装,南船主要从事船舶建造相关工作。

  另外,两船之间也于此前进行了高层对调,从南船调任北船担任董事长的胡问鸣和北船调任南船的董事长董强,从业经历和资本运作经验均十分丰富。

  国金证券分析师贺国文预计,基于改革加速、船舶行业结构性矛盾与内部整合三条逻辑线,届时,南北船整合将大概率由实力较强的北船来整合南船。

  截至目前,中船重工(北船)已打造三大专业资产整合平台,分别是中国重工(海洋装备总装平台)、中国动力(600482.SH,综合动力平台)、中电广通(600764.SH,海洋信息及船舶电子平台)。南船四大造船厂中,黄埔文冲和外高桥造船厂已分别通过中船防务(600685.SH)和中国船舶(600150.SH)登陆资本市场。

  贺国文认为,南北两船一旦开启整合,其旗下各上市平台将会重新被定位。中国船舶、中船防务与中国重工在造船业务方面,中国船舶与中国动力在船用柴油机制造方面的同业竞争关系,将成为合并后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

  其表示,以目前情况推断,未来大概率将围绕着北船现有的三大平台进行整合。也就是说,南北船一旦合并,北船现有的三大平台将有望快速承接南船对应资产,以合并同类项的方式获得业绩增厚。此外,按照十大业务分板块、每个板块以IPO或借壳上市的运作思路,南船集团现有的上市公司也将在整合中起到重要作用。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