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生化大股东诉讼“阻击”要约收购 浙民投称积极应诉

  大股东把要约收购方和上市公司一并告了!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在控股权摇摆的ST生化身上。

  停牌中的ST生化昨日公告,控股股东振兴集团将要约收购方浙民投天弘推上被告席,同列为被告的还有上市公司。在诉状中,振兴集团以被告在要约收购中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为由,请求法院判令浙民投天弘停止对ST生化实施要约收购,并索要1.57亿元“损失”。

  诉讼“阻击”要约收购

  据披露,原告振兴集团对浙民投天弘提交的要约收购相关文件审查后,认为后者存在违反《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和证券法有关规定的行为。

  振兴集团称,“根据所掌握的证据材料”,浙民投此前暗中安排部分一致行动人买入股票,并在上市公司已召开的三次股东大会上对议案联手投出反对票。

  振兴集团列示的材料为去年底“股吧”转发的一篇天津红翰关于ST生化的声明。在该声明中,天津红翰称其已寻找两家合作伙伴强强合作,一家为“北京的实力雄厚的央企”,另一家为“浙江一家大型民企”。原告称,此处的“浙江一家大型民企”实为浙民投,显示天津红翰已与浙民投建立了合作关系,暗中采取一致行动,而上市公司对此情形并未如实披露。

  天津红翰持有ST生化609万股,为公司第四大股东。记者查询发现,天津红翰所持股份系2012年通过协议受让而来,2014年1月限售期满,但因故一直未能办理解禁手续。ST生化今年6月披露,天津红翰起诉ST生化、振兴集团及西南证券,诉称被告联合起来不作为,不给原告股份解禁。

  振兴集团还称,浙民投方面利用资金优势操纵股价,致使ST生化股价在今年3月3日至6月21日从33.48元跌至25.58元/股(6月21日实际收盘价应为30.94元/股),给原告造成了15713万元(6162万股乘以2.55元)损失。另外,ST生化未及时发现浙民投及其一致行动打压股票、内幕交易以及利益输送的情况,未对该行为进行制止,也应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原告还指出了浙民投相关方自查期间买卖公司股票,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不明等问题。据此,振兴集团请求法院判令浙民投天弘停止对ST生化实施要约收购行为,并向原告赔偿损失合计15713万元。

  ST生化复牌倒计时

  一方是诉讼缠身的控股股东振兴集团,一方是实力雄厚的浙江最大民营投资机构,ST生化的控股权争夺战颇受外界关注。

  回查资料,6月21日,浙民投天弘向ST生化提交要约收购相关文件,随后ST生化盘中紧急停牌。6月28日,ST生化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同时宣布公司筹划重组事项继续停牌。7月6日,ST生化披露本次重组拟收购血液制品同行公司山西康宝,8月17日又改与内蒙古维克生洽商重组,股票继续停牌。

  微妙的是,根据相关规定,ST生化将自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起累计停牌三个月前披露预案并复牌,目前距复牌期限仅剩两周左右时间。“这个时候大股东发起诉讼,明显带有战略意图,即进一步为本次收购设障。”关注此事的市场人士说。

  对于上述诉讼事项,浙民投天弘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告中所谓的违规事项与事实完全不符,公司的要约收购事项已完整合规披露,符合各项法律法规。至于诉状涉及的具体事项,公司表示目前未收到起诉材料,不便回应。“收到材料后,我们会进一步研究,并将积极应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该人士还指出,ST生化以重组为由恶意长期停牌,损害了中小股东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公司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我们会密切关注ST生化的复牌事项,继续积极推动要约收购事项。”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