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国寿参与联通混改逻辑 综合收益远超预期

  作为央企主业资产混改第一单,用“群星闪耀”来形容中国联通混改,毫不为过。

  其中,”明星”投资方之一,中国人寿通过旗下国寿资产和国寿投资共同受托实施,以217亿元认购中国联通超10%股权,是为出资最多的战略投资者。

  国寿资产投资总监刘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将联通混改视为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的再出发。其中,股权结构、治理结构和经营机制是最为重要的三大亮点。”

  刘凡强调,“从综合角度看,我们参与联通混改收益远超预期。”所谓综合角度,即不单聚焦短期账面盈亏,而是考虑集保险、投资和银行于一体的中国人寿与联通在业务、客户、市场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互补,以及通过资本纽带的深入合作对各自综合业务产生的支撑作用。

  混改方案存三大亮点

  对于中国人寿参与中国联通混改的逻辑,外界颇为乐道。

  刘凡谈及具体方案时表示,最为重要的亮点有三。“首先是股权结构。联通原来的大股东持股比例已经降至36%,引进社会资本持股比例约35%,还有员工持股机制的变化。其中,引进的社会资本不仅包括国有控股的中国人寿,也有包括BAT在内的社会资本。通过股权结构的调整,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推动经营机制的转换。”

  “其次是治理结构。结合股权结构的变化,联通在董事会中向社会资本让出多个席位,这能够促进经营决策更加市场化、更有效率。”

  “最后是经营机制。联通计划拿出2.7%的股权作为激励,将员工利益和企业利益结合在一起。此外,募集资金主要投向未来非常具有发展前途的5G。这使我们对联通未来长期的发展非常看好。”

  刘凡认为,中国人寿参与联通混改收益远超预期。“这可以从两个维度看。一方面是短期股价的表现,市场对此次混改评价较好,但是我们并非特别在乎短期账面的盈亏,因为市场波动无法控制。”

  “另一方面是从综合角度看,不同期限、不同规模、不同投资目标的资金,在评价投资收益率的时候并不相同。对于我们这样大体量、长期限的资金,这次投资是成功的操作。我们相信,联通通过经营机制的转换,通过引进的战略合作伙伴之间的资源互补,经营业绩可以实现快速恢复和长远发展,为投资人带来丰厚回报。”

  刘凡强调,“对于联通而言,我们是具有双重身份的企业,既是国有控股的企业,对于电信这类关系到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设施行业,国有控股企业可以保证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控制力;而运用的资金主要是保费,这是典型的社会资本特征,更要通过参与符合国家长期发展战略的投资,创造丰厚的投资收益。”

  综上,中国人寿参与联通混改的逻辑一目了然。刘凡透露,”对于类似的国企混改,我们充满期待也愿意积极参与,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国企。”

  的确,以国寿资产刚刚参与完成的中茶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例,即可窥其思路。

  这一项目是首批国企混改的试点项目之一,通过本次交易,中茶公司国有持股比例降至45%,并且实现了员工持股,引入了具有不同偏好和资源的投资人,组建了新的董事会和各专业委员会,实现了市场化改造。

  综合经营提升想象空间

  中国人寿和联通的资源互补也颇具想象空间。

  “我们并非单纯的保险公司,而是集保险、投资和银行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集团。联通具有经营业绩、现金流稳定的特点,与我们在业务、客户、市场资源等方面具有互补性。通过此次混改,我们成为联通第二大股东,双方合作关系跃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对各自的综合业务都会产生支撑作用。”刘凡强调。

  目前,中国人寿除保险主业外,已入主广发银行,且曾试图参与申万宏源定增发行等投资。其中,中国人寿从最初加入花旗财团,成为广发银行并列第一大股东,到最终成为单一最大股东,前后经历十年时间,持股比例达到43.686%,可谓十年磨一剑。

  不过,这仅是新的开始,助推发展才能锦上添花。杨明生在其半年报发布会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表示,“我们在入主广发银行后,双方在业务代理、资产管理、协议存款和共同享受客户资源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不过,中国人寿在参与申万宏源定增发行上遭遇波折。根据原有方案,中国人寿拟以每股6.07元、总金额150亿元定增认购申万宏源股份,发行完成后,中国人寿位列第三大股东。不过,根据证监会新规,申万宏源已对原有方案进行调整,经双方协商,中国人寿决定终止定增认购申万宏源股份。

  对此,杨明生在前述场合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我们参与申万宏源定增发行因为监管新规有所推迟,但是还会继续通过资本纽带进入证券行业。我们的综合经营不是追求多牌照,而是追求围绕、服务和提升主业进行。”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