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家企业IPO被否 25家券商少赚9亿

  每一个被否的IPO项目后,都有着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承销券商。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0日,今年证监会发审委共审核了334家企业首发申请,其中270家获得通过,过会率为80.83%;被否企业43家,占审核总量的12.87%;其他21家为暂缓表决、取消审核等情形。

  据统计,上述IPO被否的43家企业计划募资143.56亿元。如按照今年IPO主承销商的承销保荐费率6.77%估算,25家券商合计少赚约9.71亿元。

  8月8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近年来,监管层对于企业IPO材料的审核重心开始由企业本身的投资价值转向材料的真实性审核。

  “部分券商仍旧抱着侥幸心理。”董登新认为,如今随着保荐承销方面的业务量越来越大,部分券商没有勤勉其责,一旦企业上市后被发现存在财务造假行为,保荐券商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保荐人也难逃其责。

  7家券商参与做市,泰达新材IPO被否

  证监会7月31日晚间公告称,安徽泰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未通过。至此,泰达新材成为继爱威科技之后,年内第二家闯关被否的新三板企业。

  据了解,泰达新材最先受到发审委关注的是其经营情况。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0亿元、2.06亿元、1.75亿元,而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761.29万元、2685.62万元、2689.17万元。也就是说,泰达新材在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出现下降的情况下,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却同比增加。

  事实上,上述财务异常状况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中也有显示,根据泰达新材2017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7824.4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7.00%;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22.0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0%。

  营收下滑、扣非后净利润也不高,从泰达新材的报表里也难以发现该公司业绩增长的因素,业内人士认为这点或许是其被否的“硬伤”之一。

  另一方面记者发现,此次泰达新材的主承销商为东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此同时,还有7家券商参与了泰达新材的做市。

  业内人士曾表示,7家券商参与做市,说明其投资价值得到了上述几家券商的认可,但由于新三板的普遍现象就是一家券商往往参与多家企业做市,很难勤勉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

  董登新认为,作为“看门人”的券商没有及时发现问题有两种可能,一是保荐人对于材料的研究还不够熟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保荐方对于“带病”企业过会抱有侥幸心态。

  尽管存少赚情形,券商保荐收入仍同比增两倍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0日,今年以来证监会发审委共审核了334家企业首发申请,其中270家获得通过,过会率为80.83%;被否企业43家,占审核总量的12.87%;其他21家为暂缓表决、取消审核等情形。

  6月9日,证监会集中公布了今年1至4月35家终止审查(申请撤回)和18家未通过发审会(被否决)的IPO企业情况。

  其中终止审查的IPO企业中,存在的最多问题是经营状况和财务异常,18家被否的企业中,存在最多的问题是会计制度规范存疑。

  在每个被否的IPO项目背后,除了一群与亿万财富失之交臂的股东外,还有“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承销券商。

  据统计,上述IPO被否的43家企业计划募资金额共计143.56亿元。数据显示,今年以来IPO主承销商的承销保荐费率约为6.77%,以此估算,25家券商合计少赚约9.71亿元。

  然而,尽管如此,投行今年以来在承销保荐业务上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以“损失”最大的广发证券为例,其保荐的5家被否企业计划募资总额为19.08亿元。如果按照其平均承销保荐费率7.08%计算,约1.35亿元的收入或与广发证券擦肩而过。

  然而另一方面广发证券也是今年以来赚得最多的券商。

  Wind数据显示,广发证券今年以来已承销24单IPO,首发承销收入达到8.9亿元,市场份额8.88%。承销收入超过6亿元的海通证券、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分列第二、三、四名。此外,安信证券、国金证券、中信建投的IPO承销收入也都超过5亿元。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上半年至今的IPO共计为57家券商贡献超过100亿元的承销保荐收入,同比增长了两倍,其中25家券商承销保荐收入超过1亿元。

  一面是IPO承销发行家数的大幅提升带来对应承销规模的扩张,另一面是较为频繁的终止审核和首发被否。

  6月17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证券公司要真正履行勤勉尽责等责任,从源头上把握质量关,不能“只荐不保”一上了之。

  监管从投资价值审核转向材料真实性审核

  事实上,近年来,由于上市后被发现财务造假而导致券商受到严厉处罚的情况并不少见。前不久,证监会一则处罚公告将登云股份推上风口浪尖——因上市前后均存在财务造假行为,登云股份被责令整改,并被处以60万元罚款。其保荐券商新时代证券更是遭到了顶格处罚,作为登云股份的保荐机构,新时代证券在企业IPO上市过程中“未能发现”申请材料中的重要遗漏以及虚假记载,证监会责令新时代证券改正,在没收了其1676.96万元收入的同时,处以同样金额的罚款。

  另外,信达证券、兴业证券等券商也因为保荐公司IPO后被查有财务造假行为,遭到了处罚。

  董登新表示,近年来,监管层对于企业IPO材料的审核重心开始由企业本身的投资价值转向材料的真实性审核。

  “部分券商仍旧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能够通过对一些企业业绩上的‘粉饰’而达到促进其上市的效果。”董登新认为,如今随着保荐承销方面的业务量越来越大,对于券商来说,“粉饰”的成本不高,一旦监管层发现财务状况存疑直接打回去就可以了。

  另一方面,一旦企业上市后被发现之前有财务造假的情况,券商的责任就非常大,性质也比较恶劣,不仅承销券商要受到处罚,保荐人也难逃其责。

  记者发现,在登云股份的承销券商新时代证券被罚一案中,程天雄、王玮、郭纪林三名保荐代表人也分别被处以30万、30万、15万的罚款。

  董登新认为,除了“故意”行为,另一方面也有保荐人对IPO审核标准不够熟悉或者对于企业的材料审核不够严谨的情况,这就要加强其专业知识的培训。

  刘士余在中国证券业协会第六次会员大会上发表讲话表示,各类证券经营机构必须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证券公司不能光想着招揽客户、收取佣金,要切实履行投资者保护的相应责任,还要识别好客户,发现异常交易行为,要按照法律法规,该制止的要制止,该报告的要报告。同时,要约束好自己的员工,坚守职业操守,体现专业精神,为市场发展注入正能量。

  另一方面,董登新认为,券商在履行好“看门人”职责的同时对企业上市后的督导工作也十分重要。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