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查才一天 尔康制药口风就变了

  当初面对媒体铺天盖地的质疑时,尔康制药(300267)始终坚称不存在财务舞弊行为。但在证监会对其下达立案调查通知书的第二天,尔康制药就偷偷地转变了口风。公司不仅下调了今年上半年的业绩预告,还把下调的原因归结于“改性淀粉产品的市场拓展不及预期”。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个突然不顺利的“改性淀粉”,正是尔康制药被质疑事件中的关键点。

  面对质疑曾毫不动摇

  自2011年上市后,尔康制药一直保持着净利高速增长的态势,其2014年、2015年、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88亿元、6.05亿元、10.26亿元,增幅分别高达49.43%、109.71%以及69.78%。但在今年5月9日,公司突然遭到质疑,称其在海外设立的公司涉嫌虚构利润,与此同时还涉嫌虚构公司资产。

  质疑的焦点,是尔康制药旗下柬埔寨公司于2016年实现净利润6.156亿元,占尔康制药当年净利润的60.79%,其利润主要来自“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一方面根据海关数据,2016年中国向柬埔寨进口木薯淀粉共计3.09万吨,金额为1042.8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0.72亿元,远远低于柬埔寨公司的利润。而如果说这些淀粉是销往海外,那又与尔康制药财报中的海外销售数据不符。另一方面,该项目的盈利已经远远超过当初可研性报告中预测的净利润。此外,公司还被质疑严重虚构资产与虚构固定资产投资金额。在遭受质疑前,尔康制药董事长帅放文刚刚有连续大手笔的减持行为。

  针对这些质疑,尔康制药当时的态度是十分坚定的全盘否认。董事长帅放文在股东大会上发声,称尔康制药不存在任何财务造假和虚增利润的行为,未来将通过法律手段捍卫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被帅放文拿来作为辟谣法宝的,是区别于普通木薯淀粉的“改性淀粉”。按照他的解释,尔康柬埔寨公司的销售数据包括了普通木薯淀粉与改性淀粉,而普通木薯淀粉是为改性淀粉提供原材料的。至于净利润远超之前的预测,则是“改性淀粉” 的毛利率可达到了极为可观的90.99%。至于海关数据,则是改性淀粉的编码不同于普通木薯淀粉,媒体弄错了。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帅放文澄清之后,公司依然受到众多质疑,如有医药界人士称改性淀粉只是很常见的普通产品等。但公司始终没有改变过坚决否认的态度。然而,坚决否认的态度在遭到证监会调查后悄然转变了口风。

  被查一天后态度转变

  2017年8月8日,尔康制药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编号:湘稽调查字0607号)。调查通知书内容为: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稽查。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一天之后也就是2017年8月9日,公司董事会发布了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不仅下调了之前的业绩预测,更把业绩下滑的责任推给了刚刚还被当成法宝的“改性淀粉”。此前,公司于2017年7月14日发布《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期公司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5.27-6.0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0.00%-15.00%。而在业绩修正中,公司预测上半年净利润为3.95-5.2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5.00%— 0.00%。

  公司修改业绩预测的理由有两条:1、受医药行业政策环境的影响,改性淀粉产品的市场拓展不及预期,导致公司2017年半年度业绩有所下滑。2、2017年07月14日公告的《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是公司财务部门初步估算的结果,经与业务部门沟通后,收入确认与原估算结果存在差异。曾经的盈利功臣改性淀粉,突然成为了业绩滑落的罪魁祸首。

  鉴于立案调查后公司的口风变化,《金证券》“易索赔”频道正在针对在2017年8月9日晚间仍持有尔康制药的投资者展开索赔预征集行动,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电话、交易记录发送邮件至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索赔报名,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像尔康制药这样在海外业务上涉嫌造假的事件,近年来已是不止一次发生。之前雅百特虚构巴基斯坦的大单,宝利国际在俄罗斯项目上信披不实,都已经遭到证监会处罚。随着企业海外业务、海外并购越来越多,如何有效进行海外业务监管,正成为摆在监管层面前的难题。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