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多名股东豪赌壳资源却掉进深渊 *ST新都成2017年A股退市第一股

  2014年5月5日,新都酒店(000033)“披星戴帽”成为*ST新都。2015年全年,*ST新都仅当年4月9日~29日有过交易,在这短短的15个交易日内,*ST新都股价从5.24元一路飙升至10.38元,每天都是涨停(ST股涨跌幅限制为±5%)。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后,*ST新都股票将于2017年5月24日复牌,但投资者面对的是一块烫手山芋——*ST新都成为2017年A股退市第一股,30个交易日后将从深交所摘牌,随后进入全国股转系统交易,公司的23081名股东可能会被深度套牢。

  ●三位自然人股东2014年突击进场

  截至2017年3月末,*ST新都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1.52亿股,持股比例为35.26%。

  其中前七位均为机构投资者或公司,分别为深圳市明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长城汇理六号专项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融通资本-兴业银行-融通资本长城汇理并购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深圳丰兴汇资产管理企业(有限合伙)、深圳贵州经济贸易公司、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幸福家居世界有限公司。

  上述机构投资者中,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为一致行动人。连同第四大股东,三位机构投资者均在*ST新都“戴帽”后进场。2014年,*ST新都第三大股东通过二级市场买入股票的方式进场;2016年,*ST新都第二大股东通过受让原股东股份的方式入场;第四大股东深圳丰兴汇资产管理企业(有限合伙)股份亦来自于原股东的受让,于2016年上半年晋身*ST新都前十大股东。

  在机构投资者匆匆入场,意图对*ST新都进行资产重组时,自然人亦有跟进。2014年进场的三位自然人目前位列*ST新都前十大股东最后3位,分别为李月芬、林丹娜、林惠玲。

  三位自然人股东名字首次出现在*ST新都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是2014年半年报。截至2014年6月30日,李月芬持股400.17万股,持股比例为1.21%;林丹娜持股387.00万股,持股比例为1.17%;林惠玲持股425.00万股,持股比例为1.29%。

  截至2017年3月末,林惠玲的持股比例变为1.12%,另外两位自然人股东的持股比例没有变化。

  毫无疑问,2014年入场的几位股东在赌*ST新都凤凰涅槃。“2013、2014两年ST题材是比较吃香的,实体经济不好,很多资金流向了股市去玩资本和股权。这些股东也是在赌,并且当时来看赌赢的概率比较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ST类股票有的年份收益很好,有的年份收益很差,收益不确定性太高了。”深圳赛亚资本董事长罗伟冬指出。

  ●股东翻身机会渺茫

  2015年4月9日,*ST新都复牌,全年仅4月9日~29日有过交易。在上升的大牛市中,短短15个交易日,*ST新都股价便从5.24元一路飙升至10.38元,每天都是涨停(涨跌幅限制为±5%),而后*ST新都经历了长达两年的停牌。

  两年中,*ST新都的资产重组未见起色,投资者等来的是*ST新都的退市,真正被“深度套牢”。公司股票将于5月24日复牌,更名为“新都退”,30个交易日后从深交所摘牌进入全国股转系统交易。

  “现在监管趋严,公司又碰上了审核严厉的会计师事务所,股东赌错了。”董登新指出。

  “在三板(股转系统)的话,流动性风险很高,股票没什么成交量,交易机会和投资机会很少,公司重返A股将是小概率事件,股东很难翻身。”罗伟冬称。

  董登新亦称,*ST新都及其股东很难再翻身,“机会已经给过一次了。如果公司再度上市,那审核将会更加严苛,机会是公平的,现在还有许多公司在排队IPO。”

  深交所的严厉表态,亦表明了*ST新都股东翻身的难度较大:“深交所严格落实退市主体责任,不断完善退市配套制度,对于达到退市条件的公司,坚决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深交所将在中国证监会的领导下,严格落实并不断完善退市制度,推进退市制度常态化,形成‘有序进退’的市场秩序。”

  亚投基金投资总监刘伟杰则称,ST股退市后还是有翻身的机会,“一直有退市股板块重组的公司,不过股东需要长期持有并在流动性不足的退市板块成交。”

  延伸阅读

  *ST新都恢复上市愿望落空 A股“不死鸟”将会越来越少

  每经记者 项义妹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苦等1年,*ST新都(000033)等来的却是深交所“股票终止上市”的结果。

  5月17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已于5月16日对*ST新都依法作出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ST新都股票将自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这意味着2015年5月被暂停上市的*ST新都,自2016年5月向深交所提出恢复上市申请以来,其1年来的努力已是徒劳。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ST新都恢复上市折戟,标志着A股市场监管趋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A股中的“不死鸟”将会越来越少,退市将成为常态。

  中介机构发挥“看门人”角色

  新都酒店主要从事酒店经营及酒店管理等业务,于1994登陆资本市场。2011年10月,光耀地产正式入主后,上市公司便爆发了多起违规担保纠纷。新都酒店因此在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5年5月21日起暂停上市。

  根据相关规则,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申请恢复上市,必须满足暂停上市后的首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等条件。*ST新都披露2015年年度报告后,于2016年5月向深交所提出恢复上市申请并被受理。

  然而,一封来自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函件,让*ST新都恢复上市的愿望成为泡影。

  2016年4月25日,深交所收到*ST新都年报审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函件,表明上市公司2015年度经调整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随后,*ST新都恢复上市保荐人广发证券撤回了其出具的恢复上市申请保荐文件。最终,*ST新都股票恢复上市申请事项未获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审核同意。

  对此,宋清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证券市场的一切活动,高度依赖上市公司财务数据等相关信息的真实、准确及完整的信息披露,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券商等机构在监管A股市场方面,扮演着资本市场“看门人”的角色,需要及时有效地严格履行对上市公司相关文件的核查和验证义务。否则稍有不慎,最终的结果就会损害广大投资者的利益,进而可能会导致证券市场乱象频出。

  豪赌ST股的投机之风仍存

  值得注意的是,在*ST新都暂停上市前的最后15个交易日,即2015年4月9日~29日,*ST新都的股价从5.24元一路飙升至10.38元,每天涨停(ST股涨跌幅限制为±5%)。

  然而,如今留给追高投资者的却是一地鸡毛。*ST新都成为2017年A股“退市第一股”。

  这一切在前海开源基金公司执行总经理杨德龙看来,主要原因是现在A股的退市制度还不够完善,几乎每年只有一两个退市的案例,总有些“不死鸟”留在市场上,因为仍存借壳预期而引发一些投资者的炒作之风。

  事实上,近两年来,*ST新都也在谋求“自救”。2015年4月,*ST新都披露重组方案,拟通过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方式,收购华图教育100%股权,后者以26.5亿元的估值实现借壳上市。不过,该重组方案最终以华图教育单方面解除重组协议告终。

  今年3月,*ST新都再次宣布,拟通过以现金增资方式获得铭诚计算机51%股权,进而实现向IT领域转型。如今,“投资人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批准恢复上市”条件已不能满足,此次重组也将自动终止。

  宋清辉认为,*ST新都停牌前成交额离奇激增,反映出豪赌暂停上市股的投机之风仍在A股横行,而这也说明A股退市制度亟待进一步完善。他表示,一是应进一步改革退市标准。像财务造假、欺诈上市的在返还投资者资金并赔偿利息损失的同时必须无条件退市、丧失上市基本条件的必须退市、虚假重组的必须退市,实现市场的优胜劣汰;二是进一步完善退市责任追究处罚机制。对违法违规行为包括退市责任追究时,一定要区别情形进行处罚,不能让相关方逍遥法外。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