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名片: 中车奔驰七大洲的秘诀

  中国中车的产品已经覆盖全球七大洲的102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签约金额从2011年的19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81亿美元,折合约560亿元人民币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即将在中国举行。作为一张亮丽的“国家名片”,中国中车在国际上的表现备受关注。

  5月5日,中车唐山机车车辆有限公司(下称“中车唐山公司”)收到美国东南宾夕法尼亚交通局发来的合同书,正式获得费城双层车订单。这份采购合同总价约11亿元人民币,包括动力集中动车组的45辆不锈钢双层控制头车和中间拖车,后续可增购10辆,服务于费城及周边地区的通勤交通。

  这仅是最新的一笔订单。一年之内,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车”)先后成功中标美国芝加哥、洛杉矶、波士顿、费城地铁车辆订单,不仅刷新了我国向发达国家出口地铁车辆的纪录,而且在北美最大的三个城市群立足生根,充分展示了中国制造的力量。

  “总书记说我们的产品是‘抢手货’,总理说我们的产品是‘金名片’。”中国中车行政总监何凤华说,眼下,轨道交通装备产业迎来了大发展的黄金机遇期,同样,中国中车的国际业务也增长迅猛。

  说起动车、高铁,没有人否认“高铁经济”给生活、出行带来的巨大变化,以及出行品质的提升。

  “通过2.2万公里的高铁线路,把广袤的中国变成了一个超级城市。”何凤华举例说,今年春运,中国高铁为超过2亿人次提供了服务,相当于巴西全国的人口集体坐了一次高铁。

  “中国高铁”不仅让中国人津津乐道,帮美国人改善出行等民生,在全世界也赢得喝彩。何凤华告诉第一财经,中国中车的产品已覆盖全球七大洲102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签约金额从2011年的19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81亿美元(约合560亿元人民币),年均增长33%。可以说,全球有铁路的国家,83%的国家都有中国中车的产品和服务。

  “走出去”的“五本模式”

  年报披露,2016年,中国中车新签订单约2626亿元,其中国际业务签约额约81亿美元,同比增长40%;期末在手订单约1881亿元。

  “特别是近两年,印尼高铁正式落地,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匈塞铁路项目开始启动,俄罗斯高速动车组本土化达成协议,中国高铁走向世界的梦想正逐步变成现实。”何凤华说,2016年,中国中车在传统市场的地位继续巩固,相继获得了肯尼亚、泰国、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订单。

  中车产品进入发达国家也成为常态。

  近期内美欧市场表现抢眼。除了前文提及的费城,4月12日,中国中车长客股份公司(下称“中车长客”)与美国洛杉矶县大都会交通局正式签订地铁车辆销售合同。后者将以6.47亿美元(约合44.7亿元人民币)购买282辆中车长客的地铁车辆,其中初期先以1.78亿美元购买64辆地铁车辆。

  稍早前的4月3日,美国波士顿市政广场,一辆由中国中车制造的波士顿橙线地铁列车吸引了大批民众驻足。这是“中车制造”首次和当地乘客见面。当天,波士顿市所在的马萨诸塞州交通局官员亲自为这辆中国制造的地铁列车剪彩。

  3月31日,中车唐山公司研制的第三批40辆伊兹密尔地铁列车启运出厂。这批列车从天津港装船运往土耳其。至此,中国首次出口欧洲市场的95辆“中车智造”地铁列车项目全部完成。

  中国中车为白俄罗斯提供的“高寒机车”,成为中白两国经济领域深度合作的重要成果。

  何凤华介绍,在产能“走出去”方面,中国中车早就加快了海外经营网络布局,在英国、澳大利亚、德国等国家收购了6家公司;在美国、德国、英国、马来西亚、土耳其、南非等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制造工厂、维保基地,形成了轨道交通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和全球资源的有效利用。

  截至目前,中国中车在境外已经设立或正在设立的网点有数十个,包含并购企业、区域公司、办事处、本地化生产基地、售后服务点和研发机构等。

  何凤华告诉第一财经,“在北美,美国马萨诸塞州捷运署决定增购134辆波士顿地铁车辆,用户在公告中表示:只有中国中车制造的列车符合采购要求,后续列车只有从中国中车采购,才是实现地铁标准化的唯一途径。”

  而在南美,中国中车为巴西提供的地铁车辆,不仅成为巴西世界杯一道夺目的中国元素,也已深深融入到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之中。“在马来西亚,中国中车投资建设的东盟制造中心,成为国际产能合作的新亮点。”何凤华继续举例子,在非洲,中国中车通过深度推进“本地化生产、本地化采购、本地化用工、本地化售后服务和维修、本地化管理”的五本模式,既提升了当地轨道交通水平,又获得了用户和利益相关方的高度认同。

  中车为什么能那么“牛”

  “中国中车既是历史悠久的企业,又是新生的企业。”何凤华说。

  截至2016年底,中国中车拥有各级子公司431家,有5家上市公司,员工18万多人,不仅是全球规模最大、品种最全、技术领先的轨道交通装备供应商,也是中国商端装备最具代表性的产业集团之一。

  “中车为什么能那么牛?”这是记者近年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在中车唐山公司的生产车间,中车唐山公司总经理周军年指着一个类似千斤顶的东西对记者说,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顶,车身的重量哪里偏重或偏轻的,都可以通过它直接反映到计算机上,工人们会根据这些数据进行调整。“你可能听说高铁运行时,竖在桌上的烟不倒,杯子里的水不泼出来,其实,这个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周军年说。

  小小的顶,凝聚的是中车的智能制造实力。周军年介绍,中车唐山公司,正在形成三大智能体系:智能制造体系、智能产品体系与智能服务体系。

  “上世纪90年代,我读大学期间,需要乘坐拥挤的‘绿皮车’,历时36个小时,从北京回到2000公里外的家乡。那时,我最希望的就是火车能再快点、再舒服点。”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总经济师、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下称“工经联”)智库社会责任标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梁晓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中车的发展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企业责任理念:将社会的发展需求和相关方的期望与企业产品和服务密切结合并深度整合的企业,必然具有强大的竞争力和可持续的生命力。”

  受益的不仅仅是铁路和乘客。作为一家轨道装备制造企业,中国中车也开始做污水处理。周军年介绍,中车唐山公司2016年中标了泉州农村污水处理项目,“多元化业务稳步推进”。

  拓展业务靠的是技术积累。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中国中车研发的铁路集便器、铁路机车卫生间、大型建筑的真空排水系统、污物地面接收装置、移动卫生间、脱硫除尘一体化设备等环保产品,已开始向更广泛的领域拓展。

  梁晓晖建议中国中车向国际一流企业看齐,研究建立国际一流的负责任企业行为和可持续发展管理体系。同时,在“走出去”的国际投资和招标中,充分研判、评估当地的社会和环境风险,采取措施防范或减少投资中的责任风险,实现负责任投资、可持续投资和投资盈利。“在对外沟通中,还应注意将企业和产品的良性社会与环境影响数字化、案例化以及可视化。”梁晓晖说。

  北京师范大学战略管理系主任、工经联智库社会责任绩效评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焦豪还建议,中车通过渐进式的变革手段提升现有能力,以及通过创造性破坏的变革手段再造现有能力。在现在优势的基础上,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实现制造和创造的融合,从“微笑曲线”的底端向两边延伸,占据价值链的核心地位。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