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中人局内自省 ST慧球闹剧待解

  慧球“壳”中人

  愈演愈烈,甚嚣尘上。

  这或许是一个必然要更充分释放冲突的时点,在过去一年,围绕控制权之争的新闻,频频搅动A股市场,既造就了“热点”,又令监管“难堪”。

  这或是“讲故事”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的集中爆发。

  围绕着ST慧球展开的,除了资本构想的夭折,玩票思路的癫狂,以及一拍两散的惨烈之外,又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值得反思?编辑:李新江

  导读

  浦东新区浦东南路528号,位于金融核心区的上海证券大厦依旧人来人往,这里是上海交易所的办公地,2楼正举行两家上市公司的敲钟仪式,而同一幢大楼的南塔2401室, ST慧球(600556.SH)已经悄然入驻。

  1月12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造访,上海证券大厦南塔24楼,呈现“回”字形走廊, ST慧球办公室没有任何标注,虽然红色木门紧闭,但是透过落地玻璃窗,隐约看到内部装修基本完毕,一张浅色的办公桌周围散放着6张椅子。

  只不过,办公室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装修工现身。

  从周围的一家外贸公司员工和化学用品公司前台的描述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得知,ST慧球已经装修了近2个月,但是,他们均表示,“并不知道边上的公司是慧球科技”,一位透露“有时候下午会来一男一女,但是不知道身份”。

  该大厦所在的保利物业透露,“2401室面积在200平方米以上,租金是10元/天/平方米,出租合同一签就是签两年”。

  “为便于回答监管层问询”而设立的新办公室,对ST慧球来说,或许是一个新的开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4位ST慧球内部人士,试图还原与他们的对话,了解这场“闹剧”该如何收场。

  员工自辩

  1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通广西慧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地电话,在停顿了半分钟后,电话终于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声:“我们这儿只是一个办公注册地,没有实际功能的。”

  不过对方透露,“公司已经没有正常业务,包括顾国平之前在做的智慧城市也不做了,现在就是一个壳公司,但是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是妖股。”

  而对于1月5日各大网站热传的一则署名为“ST慧球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出1001条议案的蹊跷事件,该员工回应,“网站不是我们自己弄的,我们有指定的信息披露网站,就是北生医药的那个网址。”

  这位员工还表示,“从来没见过公司证券事务代表鲜言。”

  而对于更多的公司细节,公司实际控制人是谁?为何公司董秘等人无法联系上?其均表示 “不清楚”等语焉不详的回应。

  鲜言的短信

  作为ST慧球存疑的实际控制人,原匹凸匹(600696.SH)董事长鲜言是一位“关键先生”,很少对外发声的他,在1月13日以短信形式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疑问。只不过,对于ST慧球的零零总总,他只留下了简短的几句话:“近期不方便,一切以股东大会公告为准”,或者是“太敏感了,谢谢!”

  在原董事长顾国平离职后不久的2016年8月,鲜言出任ST慧球证券事务代表,而董秘陆俊安曾表示,请鲜言是为了“严防”瑞莱嘉誉这位“野蛮人”, 但是无论是独立董事,还是员工,均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人物”。

  1月13日下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就此表态,ST慧球奇葩议案事件“是一场闹剧,是在挑战监管权威,证监会将展开全面调查”。其同时称,“证监会已对相关当事人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和立案调查,相关个人调查已经开始,针对个别当事人调查已取得一定进展”。

  对于外界的种种猜疑和监管层的严厉措辞,这位神秘人物一直回应,“太敏感了,谢谢!”

  梳理这位关键先生在资本市场的亮相,从2011-2012年律师生涯结束后,他便开始了资本运作之路。2012年8月至2016年1月,他担任上海多伦股份(后更名为匹凸匹)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根据相关公告,鲜言已遭遇过证监会2次立案调查;3次公开谴责;2次罚款;2次行政监管;2次警告;多次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

  而他接下去将面对的,仍然未知。

  独董独白

  独立董事A :“最早进慧球的时候,公司还是正常运转的,想在资本市场上通过并购等发展业务,而且当时要并购的上海斐讯(注: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据说是业务水平仅次于华为的信息科技公司。”

  关于之前ST慧球高层和举牌方瑞莱嘉誉[注: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之间的矛盾,他的态度颇为无奈,“我之前的董事会都有参与,只要在相对的法律限度内,关于控制权的争夺,我无法也无力介入,争来争去也没什么意义。”

  他直言,自己选择辞职,“因为现在慧球到了‘权力的交接’时刻,谁是大股东都明确了,我也没有留在那里的必要。”

  而提到ST慧球在上海新设的办公室,他表示,“当时监管层经常联系不到公司高层,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就在上海租用了这样一个办公室,应该还在装修吧”。

  “现在来看的话,大股东落地,矛盾基本消除,上海的办公室,最后派谁入驻都不重要。” 这位独董A表示。

  独立董事B :“主要还是信任顾国平,顾总还是真心实意想做实事的,所以有人推荐后我就去做了。”

  他认为,关于ST慧球的这场闹剧都起源于“公司筹划的定增没有被通过”,“当时慧球的股价太低,大概10元/股都不到,这个事证监会批不了,然后导致其股价一直下跌,然后变成一个壳公司,负债累累,此后就想法设方把其他资产装进去。”

  他也并非没有预料到潜在的风险,“上海斐讯装到ST慧球里面,但是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广西,税收标准什么都不一样,地方政府还是有挺大意见的。”

  “1001条议案的事,就是内部闹矛盾,董秘陆俊安还通过邮件发给我,53页的文件,我记得非常清楚,这个事我还问过董秘,但是他的回答非常含糊。”不过,其表示,“现在去谈这个事已经没有意义了,毕竟公告已经撤销了这些议案。”

  而对于如今成为ST慧球大股东的瑞莱嘉誉,这位独董表示,“他们的人,我们一个也没见过。”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