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估值7.2亿到濒临倒闭 汉恩互联整容术揭秘

  随着董事长袁帆“失联”事件持续发酵,南京汉恩数字互联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汉恩互联”)的危机还在蔓延。

  在董事长对债权人宣称的“冲业绩”、“临时周转”、“银行贷款调头”等借款理由背后,还暗藏着这家跨界并购明星标的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公司每年主要业务营业额不超过600万”汉恩互联一位中层人士透露。这个数字,与联创光电(600363)今年5月的收购交易预案中,披露的汉恩互联2015年1.68亿元营收和4138万元净利润等数字(未经审计)相距甚远。

  多名受访汉恩互联员工指出,公司高层曾在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上半年授意伪造项目合同、虚报财务数据。而这些被精心设计的业绩,很大程度上“是汉恩互联为被收购上市铺路”。

  虚假的项目合同

  看似因客观原因而告终的两场收购案背后,汉恩互联的实力到底几何?

  在联创光电的交易预案修订稿中,汉恩互联披露2015年营收1.68亿,净利润4138万元。但汉恩互联一位中层人士表示,“公司每年主营金额不超过600万”,另一位项目执行员工也强调,“2016年至今,公司移动业务营收在200万左右,全息多媒体项目不超过5个,如果算上水游城项目,营收总额不超过600万”。

  如果上述说法属实,那么实际业务和财务报表之间的差距,汉恩互联如何填补?

  多位受访员工表示,为谋求被收购上市,汉恩高层授意制作了大量虚假合同、虚增项目数量。“假合同贯穿于2014-2015年,当时是为了金刚玻璃收购做准备,2016年初也有类似情况,后来才知道是为了联创光电的收购。”11月23日,一位在汉恩工作多年的员工透露。

  据前述公告显示,2016年3-5月,汉恩互联签署了17个全息多媒体储备项目,其中涉及中国湿地博物馆设备改造(杭州西溪)、合肥科技馆、池州科技馆、泰州海军纪念馆、蚌埠规划馆、马鞍山数字文化体验馆、临泉县城市规划展示馆等全息多媒体项目。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以上7家项目方,其均否认与汉恩互联有过合作。蚌埠规划馆和马鞍山数字文化体验馆声称“汉恩互联曾经想和我们合作,但没有谈成”。 

  对此,一位负责汉恩全息项目的业务经理回应,“我只知道我经手的项目都是真实存在的”,而对于上述项目,其回应称“经手项目太多不记得了”。

  另一位公司内部人士提供的 “2015年公司OA登记资料汇总”电子表格显示,汉恩互联还参与了龙蟠科技宣传片、泰州规划馆、2015中国中西部(合肥)医疗器械展等30余个多媒体项目。

  上述表格中,江苏大唐灵狮广告有限公司是龙蟠科技宣传片的项目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对方,其确认“接手了龙蟠科技的宣传片”,但否认了与汉恩互联的合作,“设计和VR都是我们自己做的。”

  泰州规划馆也否认了与汉恩的合作。不过,合肥滨湖国际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中西部(合肥)医疗器械展、万达开盘都是我们的项目。我们接一些大型项目,做不了的部分外包给汉恩,他们提供多媒体设备”。

  真假难辨的财务“黑洞”

  事实上,不少汉恩互联员工和股东也都曾表示对项目数量的疑虑。只是在董事长袁帆失联后,这些零散的线索才被串到了一起。

  “我感觉公司规模也不是很大,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利润?我也问过袁帆,他每次都解释很多项目在外地,或者在上海分公司”,11月24日,一位受访股东如今为此懊悔不已。

  “一个正常的项目,一般要到现场调研,然后写策划做PPT,时间周期很长,但我们常常一天内就接到十多份项目合同,一个星期内得照着模板完成策划和PPT”,11月22日,负责策划的一位汉恩员工也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11月23日,另一位员工透露,“今年前4个月公司基本没有项目,到了5-6月项目特别多,老总也半公开地表示过为上市做准备的想法”。

  这个时间,与联创光电5月20日拟以4.68亿元收购汉恩互联65%股权(估值7.2亿元)的日期惊人一致。

  11月22日,据一位接近公司高层的人士推测,“极有可能是汉恩先找其他公司承接的真实项目,跟项目方谈好,对外宣称参与了这个项目。然后按照真实项目规格,整理出设备清单、财务报表、视频文件、软件开发等资料,准备合同和公章,然后找联系人在外面对接。”

  “因为其他公司的项目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审计方去看项目现场,看不出问题。”他强调。

  那么,虚增的诸多项目,如何在公司账目上得以体现?

  11月24日一位负责税务申报的员工对此也有过疑虑,据其透露,“一般11月底公司账目要做好,12月中旬前申报税务,但很奇怪,财务负责人总在最后几天才把账目做好。”

  此外,上述员工强调,“每隔几个月,都有10-20家企业的现金集中流入公司,每家数额在20万-50万,总额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一般公司应收账款都是分批的,不可能在1-2个月的短时间内大规模入账”,该员工提到。

  此外,汉恩互联披露有一处在建工程“汉恩文化创意产业园”,其与南京白下高新技术园区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入园协议》,作出了7500万元的总投资承诺。

  2016年2月29日公告数据显示,该工程在2013年8月后处于停工状态,在建工程帐面净值6368万,实际进度35%。

  “7500万的总投资,在建工程帐面净值6368万,占比85%,但实际进度只有35%,一般正常的工程,花70%-80%的钱应该能达到接近100%的进度。”12月1日江苏某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分析。

  那么,多余的工程账面款究竟去哪儿了呢?截至发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联系上汉恩互联的财务负责人。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线索是,汉恩互联2015年前五大客户中,注册资金仅50万元的南京维西特竟给出了859万的销售款,另一位南京和盈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超,也是南京瀚恩铭鸿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谐音同为“汉恩”的 “瀚恩铭鸿”则是袁帆夫妇2013年8月转让出去的一家公司。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1月24日致电汉恩互联业务负责人权昊,其表示不方便透露公司情况。另一位接手项目的员工叶飞池则以“已经离职”拒绝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