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溢价增持万科意欲何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去年今时,宝能方面完成对万科的第三次举牌,并发起第四次“总攻”。今年此时,恒大步步为营,逼近第三次举牌。华润噤声如昨,宝能按兵不动,万科俨然已成恒大一方的秀场。

  去年7月10日,宝能旗下的前海人寿首次举牌万科,万科总裁郁亮口中的“野蛮人”站在了门口。谁曾想,一年后,“野蛮人”未曾被驱散,一个变成了俩。

  宝能方面五次举牌耗资440亿,恒大现耗资已达362.73亿。据深交所披露最新大宗交易数据,11月29日下午,恒大通过3笔巨额成交再次吃进万科A 4.4亿股,约占万科总股本的3.99%,成交价格为27.5元,较当日收盘溢价逾5%,累计成交金额高达121亿元。简单来说,恒大增持万科的成本与宝能增持之时已不可同日而语。认可万科的投资价值,只想安安静静做个财务投资者的说法恐怕再难以令人信服。

  宝能的姚振华,恒大的许家印,都是做实业起家的圈中大佬,在商言商,怎可能不计成本做买卖?

  去年7月,前海人寿首次举牌万科前的半年时间中,不断买入再卖出,媒体解读为“预演”。就是在这样的潜伏、预演、集结之后,举牌势如破竹。而姚振华本人后来也曾公开表示,“我们内部也进行了严格的压力测试,测试结果显示即便在最不利的情形下我们的现金流水平、盈利能力依然保持良好水平。”

  如今,万科流通盘已高度锁定,公司股价上演末日狂飙,恒大两日前的大手笔增持只能通过大宗交易这一“夹缝”通道完成。比照宝能来看,恒大舍得在如此高位接盘,不可能没有精心的计算。

  回看11月29日的3笔大宗交易,其中一笔由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营业部卖出1.72亿股,根据席位判断卖出方很可能是证金公司。剩余2.6亿股分两笔卖出,分别是2.43亿股和2518.15万股,均来自中信证券北京复外大街营业部。对照持股量和席位划定,卖方被圈定在万科的两个事业合伙人计划德嬴1号和金鹏1号。

  众所周知,万科本届董事会至明年3月结束,改选在即。恒大自今年8月开始买入万科,而万科公司章程规定,万科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由上届董事会或连续180个交易日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发行在外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的股东提出。根据累计投票制算法,万科下一届董事会拟选11名董事中,为保证一名候选人当选,恒大所需最低持股比重应该在8.34%以上;保证两名候选人当选,所需最低持股比重则应该在16.67%以上。恒大目前14.07%的持股比例离16.67%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

  自去年万科大门被叩开之后,万科管理层与新晋大股东宝能缠斗已有一年,双方斗法已有数个回合。今年6月,万科管理层牵头引入“白衣骑士”深铁集团,双方的重组事项至今还未达成共识,而下一届董事会已换届在即,手握不等分量股权的各方势力届时定会鏖战一番,这使重组未来的走向再染迷雾。

  万科董事会即将洗牌,王石的万科时代终将渐渐褪去。回到上面的问题,关于谁在减持这个疑问,好似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如果高位离场的是万科的事业合伙人持股计划,则透露的信号将是极其微妙的。

  万科是地产界的标识符,恒大与之较劲人之常情。今年10月,恒大发布前三季超2800亿的销售额,一举赶超万科夺得地产界首席。11月,万科公布今年前10个月约3119亿的销售总额,宣示其强势归来。

  稍早前已有媒体援引恒大内部人士言论称,恒大意在进入万科董事会,介入万科业务。如果不能成为龙头,就兼并它。无论怎样,不久的将来,万科都不得不翻开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