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起官司未了 重庆钢铁又遇20亿诉讼

  去年巨亏数十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又亏损逾30亿元的重庆钢铁经营状况本就不容乐观,如今又恐因巨额诉讼赔偿而雪上加霜。

  重庆钢铁11月29日公告称涉及重大诉讼:重庆中节能三峰能源公司(以下简称中节能三峰)起诉重庆钢铁与其控股股东重钢集团,涉及金额近20亿元。

  重庆钢铁证券事务代表彭国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公司正积极与中节能三峰进行沟通,力求通过协商和解,解决此项诉讼纠纷,避免对簿公堂。”

  实际上,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已停牌半年的重庆钢铁,还面临着其他几起重大诉讼事项,所涉金额从数千万元至上亿元。彭国菊向记者表示,“尚在审理的诉讼对公司的影响目前不好预判。”

  和控股股东共同被告

  11月29日,重庆钢铁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接到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据悉,原告中节能三峰的诉讼要求为:判令重庆钢铁和重钢集团连带向其支付加工电费款11.17亿元、支付补偿款1.25亿元、支付违约金6.89亿元(暂计至2016年6月30日),共计19.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中节能三峰由重钢集团、中节能投资公司和重庆中节能于2009年2月共同投资成立,采用来料加工模式,在重庆钢铁保证钢铁系统正常生产的前提下,由重庆钢铁将钢铁生产过程中富余的高、焦炉煤气和余热免费供应给中节能三峰,中节能三峰所产生的电力全部用于钢铁生产,重庆钢铁向其支付相应的加工费。

  重庆钢铁公告称,合资项目建设以来,均达到了双方协议确定的高、焦炉煤气供气率要求。但由于“十三五”以来国家新环保法的相关减排要求,导致其高炉煤气剩余量大幅减少,无法满足原协议的要求。同时,由于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重庆钢铁主导产品出现亏损,被迫压缩产能,由此也导致达不到协议要求。

  实际上,重庆钢铁经营状况不乐观已有时日。2016年三季报显示,重庆钢铁期内营收36.8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6.59亿元,负债高达359.68亿元。

  11月29日晚间,重庆钢铁公告称,接受控股股东重钢集团1亿元财务资助,截至目前,重庆钢铁年内已接受重钢集团6次财务资助,累计6.86亿元,超过2015年年报披露的重庆钢铁净资产39.88亿元的10%。

  而此次,重庆钢铁和重钢集团共同成了被告。有分析认为,诉讼结果如对上市公司不利,产生的损失可能由控股股东重钢集团一力承担。对此,重庆钢铁证券事务代表彭国菊向记者表示并不清楚。

  尚有多起未结诉讼

  记者注意到,截至上述公告日,该案件尚未开庭审理。

  彭国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公司正积极与中节能三峰进行沟通,力求通过协商和解,解决此项诉讼纠纷,避免对簿公堂。”至于沟通进展情况,彭国菊表示,“暂不知情,是(公司)高层在进行沟通。”

  重庆钢铁公告中则表示,前述导致其无法满足原协议的事由(国家新环保法的出台、钢铁产能过剩导致其被迫压缩产能等),均属明显的“情势变更”事项。重庆钢铁认为中节能三峰的本次诉讼主张显失公允,故对其对加工费的计算方式和对补偿、违约金未予认同。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潘锦律师分析称,就本案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若新环保法的出台导致合同当事人无法继续履行合同义务,这种情况属于不可抗力因素,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合同一方无法继续履行合同义务的,不构成违约,不用承担违约责任;不过产能过剩、市场竞争等因素导致被迫压缩产能属于正常的市场风险,或将不会被认定为“情势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钢铁作为应诉方,还涉及多起其他重大诉讼事项。包括和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涉及金额近2亿元);和北京世纪源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买卖合同纠纷,涉及金额近9000万元)等。

  “本次诉讼目前还不知道会不会开庭,若达成和解或诉讼有其他新进展,公司到时会公告。”彭国菊向记者表示,“诉讼时间会有多久也不清楚,但我认为对公司今年的财务报表应当不会有影响;其他尚在审理的诉讼对公司的影响也不好预判。”

  截至发稿,记者多次尝试采访本次诉讼原告方中节能三峰,但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此外,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重庆钢铁股票已于今年6月2日停牌,至今已有半年。根据披露信息,重庆钢铁拟将钢铁业务全面剥离,同时收购整合剥离后的渝富集团100%股权。11月29日,重庆钢铁公告称重组工作仍在筹划中。“重组进展我也不清楚,无法透露。具体复牌时间也拿不准。”彭国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