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壮士断腕:拯救乐视从裁员开始

  贾跃亭关于乐视收缩战线的棋局,终于在乐视各个生态资金链紧张之际进入执行层面。

  11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乐视内部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乐视欲裁员10%,实行N+1补偿制度,非上市公司的子板块已经开始着手处理。截止到去年年底,乐视集团员工超过8000人,也就是说,此次裁员规模大概在800人左右。

  时代周报记者就裁员事件向乐视控股公关部人士求证,其并未否认,仅表示集团层面尚未收到关于裁员的消息,不清楚其他子公司是否存在裁员的情况。

  而另一位接近乐视体育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乐视体育原有的赛事运营板块将会被逐渐砍掉,收缩战线,专注做体育媒体。

  时代周报就上述知情人士的爆料向乐视体育公关赵雅丽求证,赵对乐视缩减赛事运营默认,但她同时补充称:“赛事运营没有被全部砍掉,今年的赛事已经结束了,明年的计划还没出来。ATP也在正常播出。”

  事实上,因乐视汽车资金紧张引发的整个乐视生态的多米诺骨牌坍塌的“事故”,当前还在继续,而裁员便是接下来乐视将面临的烫手山芋。

  关于乐视危局,贾跃亭早在月初就在内部信中指出:“我们无法把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虽然各位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役、开辟了一片又一片疆土,但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对不合格的高管要坚决清除出队伍”。

  短短20天之后,乐视裁员的消息呼之欲出。

  战线收缩 裁员10%

  深陷资金危机的乐视,在贾跃亭各位长江商学院同学的慷慨援助下并未得到解决,乐视汽车美国项目的停工依然没有解封,湖州汽车项目依旧没有动工,甚至连土地所有权都未取得。

  除了贾跃亭的中国好同学送来的资金帮助,乐视在近一周并未发布相关融资的消息。这也或许意味着,当前各个渠道来的资金并不足以填充乐视的资金缺口。彼时,乐视欠供应商的欠款消息依旧不绝于耳。

  在汽车、体育、手机等各大子生态出现资金危机之时,贾跃亭壮士断腕的决心也开始落到实处。

  11月初乐视欠巨额供应商款项的消息被曝出之后,贾跃亭第一时间发出内部信,称乐视手机要收缩战线。

  在资金不足以支撑整个生态发展,且上市公司不能继续造血之时,裁员缩减战线成为贾跃亭及其领导下的乐视的首要选择。

  不过,比现实更残酷的是,乐视的裁员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要收缩战线的手机部门,也扩展到汽车、体育等其他部门,时代周报从乐视网内部人士处获悉,乐视网也已经进入裁员阶段。

  上述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乐视欲裁员10%,实行N+1补偿制度(N指工作年限,外加一个月工资),汽车、体育等板块已经开始着手处理。”

  “据说一些不太干活的人被裁掉了,裁员不分级别,硬件部门的个别人士已经确定被裁掉了。”上述知情人士称。

  同时,一位接近乐视体育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乐视体育计划砍掉赛事运营部分业务,接下来赛事运营的一些都会被停掉,保留体育媒体等其他业务。”

  此外,根据TV Sports Market等媒体披露, 乐视体育已经试图取消与ATP官方签下的ATP大师赛和ATP500赛事版权合同。

  从今年10月的上海网球大师赛开始,ATP方面就中止了对乐视体育传送ATP系列赛事转播信号。在报道上海大师赛的过程中,乐视体育未能实现视频直播,使用的比赛集锦存在右上角用马赛克进行遮标处理的现象,版权来源不明。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体育赛事运营项目寥寥无几,去年一年,乐视体育经手操作的赛事运营项目仅16个,且都是一些名气较小的赛事。

  今年乐视体育定的目标是赛事活动预计达到60场次,较去年翻两番,其中包括众多国际顶级赛事项目,如7月有曼联、曼城等欧洲强队来华再秀国际冠军杯,9月影响力堪比F1的WRC汽车拉力赛重返中国,而当前2016年还未结束,赛事运营却宣告结束。

  时代周报记者就ATP停运事宜向乐视体育公关部赵雅丽求证,其对ATP停运表示否认。“ATP裁判座椅有乐视的广告,年终总决赛都在播,融资80亿元,为体育产业发展提供了动力,赛事直播多路信号。”

  但对于赛事业务部分被砍掉,赵雅丽则表示默认。“赛事没有全部被砍掉,乐视已经成功举办了shake run,太原马拉松等赛事,年内没有新的赛事了,2016年具体计划还不清楚。”

  然而纵观乐视体育,目前正在做的体育媒体和赛事运营都处于同行下游,乐视主办的传统体育赛事传播受众较窄,有直播版权的赛事名气也相对较小,在业内地位并不突出。

  “乐视体育把烧钱厉害的部分都逐步取消,剩下的体育媒体和体育赛事,这两项是能靠自身养活自身的,其他的已经经不起折腾了。”一位体育行业资深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高薪挖角的好时光不再

  与现在裁员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乐视此前高薪挖人的事迹多次轰动业界,甚至数次促使上市公司乐视网股价飞涨。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乐视基层员工的平均工资高于同行平均水平,这也是乐视吸引众多人才纷纷加盟的原因之一。

  不仅如此,贾跃亭在对待员工的薪资问题上,一直都颇有“个人风格”。媒体曾这么描绘贾跃亭:“他与合作伙伴分享的利益往往超出对方的预期,别人可能随口夸一句他的车,他就可以拱手送给对方。”

  不过,最震惊互联网圈的是乐视抛出的全员激励计划。为了吸引人才,大手笔的贾跃亭拿出乐视控股50%的股权作为激励总量奖励员工,为此其荣膺“中国最慷慨老板”称号。

  去年11月,乐视全体员工收到了一封名为《全员激励计划正式启动》的邮件。邮件显示,乐视控股将拿出原始总股本的50%作为股权激励总量,员工不需要出资购买,转正后即可获得激励授予。激励分四年生效,每一年生效25%。

  一位乐视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乐视今年新招约300名应届毕业生,应届硕士生起薪16000元/月+12000股原始股,其中个别部门给应届硕士的原始股为6000股,每年收入14-16个月薪资。另外,新进的管理层人员,都有相应的原始股。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是乐视有史以来第一次给应届毕业生如此高的待遇。往年,乐视给到应届毕业生的待遇较少,而今年乐视一反往常。部分特别优秀的毕业生待遇更是高出同行一倍。

  事实上,为了理顺各个业务板块的利益机制,贾跃亭还制订了管理层双重持股的架构,这意味着高管不仅持有自身业务板块股权,如果其他板块业务高速成长,他也可以从中分享到增长的红利。

  “每个新项目,做到一定阶段,我会拿出30%-50%股权送给团队成员,然后再拿出剩下的60-70%送出去。”贾跃亭曾在公开场合表示。

  优厚的薪酬待遇,乐视挖来了大量互联网及其他行业的高管人才队伍加盟。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5月至9月,也就是在资金危机爆发前,乐视更是频繁挖角。其中包括原李宁CEO 张志勇,出任乐视体育总裁;华为前“1号员工”高峻,担任乐视创景总裁;前合一集团CFO 吴辉加盟乐视控股,任职CFO一职;京东原海外事业部总裁徐昕泉成为乐视生态俄罗斯及东欧地区总裁。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任峰酷派集团CEO。

  在此之前,贾跃亭还挖来了原光线影业总裁张昭,现任乐视影业CEO。原魅族副总裁马麟也被挖来成为乐视手机UI研发副总裁。原上汽集团副总裁丁磊,在贾跃亭开出的条件下成为乐视汽车全球副董事长。

  而原联想集团副总裁、现乐视移动总裁冯幸最近却被自媒体爆料即将离开乐视。但随后传闻被乐视否决。唯一一位被贾跃亭挖来的却离职的为前亚马逊VP张思宏,其离开乐视后曾发文对乐视文化表示不认同。

  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不同的是,贾跃亭也愿意与高管甚至基层员工分享乐视的红利,其分给员工的股权较为诱人。

  根据乐视网披露的资料显示,其首期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中,高管邓伟、高飞、金杰、吴亚洲、雷振剑、杨丽杰分别获得37.544万股、31.768万股、25.27万股、21.66万股、14.44万股、31.768万股。

  而这些股票,就算按照乐视现有不到40元的股价,这些股票价值也几乎都在千万元以上。其中,吴亚洲是乐视云的CEO,雷振剑是乐视体育的CEO。

  客观来说,贾跃亭设计的股权激励策略,不光让高管在自辖业务中有利益牵扯,同时也把高管编入整个乐视集团中,保证了单个项目高管和集团公司利益一致,以此锁定了员工。

  另外,据时代周报从乐视内部获悉,尽管遭遇资金危机,但乐视仍在努力维持原有的薪资水平,并没有进行减薪。但很显然,高薪挖人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返,裁员是乐视收缩战略的下一步。

  融资遇阻 贾氏兄弟恐有平仓风险

  除了通过裁员收缩战线等方式节流,乐视急需做的是找到重组的现金流来挽救各个子生态,以便维持上市公司乐视网现金奶牛的地位。

  乐视网方面,贾跃亭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质押套现。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至今年年中,贾跃亭从乐视网套现约114亿元。

  乐视网也进行了多次融资。其上市以来,累计融资金额高达268.91亿元,其中,股权融资金额为67.59亿元,发行债券融资约25.3亿元,银行借款等间接融资达176.02亿元。此外,乐视网还有178.21亿元待实施的募资计划。 

  “乐视的资金缺口并不是几十亿美元能填补的,上市公司这头现金奶牛周转不开的时候,必须要从其他途径融资,贾跃亭锁定了太多机构及投资者利益,这些机构不会袖手旁观,乐视也不至于这么快倒下。” 上海某私募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乐视网也是在自己的闭环生态体系内,玩了一个钱生钱的游戏。通过套现、质押及配股等手段获得资金,然后用这些资金投入生态子公司,以拓宽子公司的融资渠道,子公司实现盈利后注入上市公司,继而推动股价上涨,循环往复。”对于乐视网的资本运作模式,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董事黄立冲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这种方法类似昔日的德隆系。德隆系是通过大量实业融资去哄抬股价,乐视通过大量的资本运作为实业提供融资,德隆当年遇到A股持续下跌便扛不住崩盘,而乐视如果实业不能迅速变现时便会出现实业与股价双崩盘风险。”黄立冲补充道。

  从乐视网的三季度财报来看,其资金链紧张可见一斑。前三季度乐视网实现营收167.95亿元,同比增100.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93亿元,同比增30.75%。而同期,乐视网营业利润仅2612万元,与营收规模相差甚远。

  从营收和净利润数据来看,乐视网交出的前三季度业绩靓丽,但缺钱的信号非常明显。

  三季报显示,乐视网1-9月份经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43亿元,同比下滑32.89%。与三季度营收及净利润大幅增长并不匹配。乐视解释称因本期新增互联网金融业务发放的贷款净额计入经营活动流出所致。

  在乐视网仅有的现金流中,应付账款占4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为6036.8万元,存货高达18.4亿元,不难看出,乐视基本处于极度缺钱的状态。

  规模扩张也给乐视财务上带来较大压力,今年前三季度,乐视网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分别实现160.07%、88.04%和197.92%的增长。乐视称因人员费用增加以及智能终端销售业务发展等所致。

  另外,从负债来看,截至9月30日,乐视网负债余额为189.72亿元,包括短期借款余额29.86亿元、长期借款余额22.49亿元,资产负债率仍相对较高,达65.72%。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贾跃亭、贾跃民二人总计持有乐视网7.27亿股,其中已质押6.13亿股,占其持股比例的84.32%。根据近期股价,上述质押股权市值约240亿元。按照质押规则,贾跃亭、贾跃民至少能借此拿到100亿元,但这依旧未能挽回乐视缺钱的现状。不仅如此,如果乐视网股价继续走低,贾氏兄弟还将面临着平仓风险。

  “现在A股所谓的定增不少有内部回报保障,很多不是真正的股权,不少有回购条款的并未披露,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把银行和所有人都套牢,因此不到最后利益相关者肯定会想方设法‘救’乐视,因此在乐视网股价暴跌之前,还能融到钱。”黄立冲补充称,“乐视所谓的生态圈不太容易建立起来,如果它没有疯狂扩张,靠融资还能扛下去,但是疯狂扩张就比较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