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化掉队 谢文坚黯然离场

  见底的股价,下滑的业绩,负面的评级,掏空上市公司的举报……伴随着一系列负面的评价,谢文坚辞任上海家化CEO,黯然离场。

  11月25日,上海家化一纸公告称,谢文坚正式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等相关职务,现任平安信托副总经理的董事刘东,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张东方接任CEO一职。上海家化表示,新任董事长将在通过召开新一届股东大会后选出。

  自创始人葛文耀离开后,临危受命的谢文坚团队,其掌舵上海家化这艘大船时,并没有使其延续往日辉煌,反而业绩持续变脸,卖方机构直接将上海家化评级调至负面。这或成为谢文坚离任的根源。

  离开的葛文耀却并未停止关注上海家化。在谢文坚辞任的第一个工作日,葛文耀在新浪微博中称,谢文坚掏空了上海家化,并以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建议相关部门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公司对没有根据的个人言论不予置评。任职3年间,谢文坚先生进一步完善了家化的公司治理,制定了家化新阶段发展战略,在产品研发创新等方面做了变革。公司对谢文坚先生为上海家化的发展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上海家化公关部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业绩下滑

  任职3年,谢文坚留给上海家化的,是下滑的业绩。

  自2013年上任上海家化董事长后,谢文坚便对外宣称,要在2018年使上海家化销售收入达120亿元,其中100亿元来自企业自身,20亿元来自并购。而截至今年前三季度,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仅有120亿元目标的三分之一。

  葛文耀也在微博上多次炮轰谢文坚给上海家化带来的“困境”。11月28日,葛文耀在微博上再次发言称,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上海家化这个有着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谢文坚曾担任血糖仪中国地区销售总监、强生医疗中国区总裁等职位。

  谢文坚空降至上海家化前,曾在跨国企业强生医疗工作十年,从市场销售起步,2006年开始担任强生医疗中国区总裁,是强生医疗中国区第一位本土出身的总裁。

  不过,这些外企的履历并未使其在上海家化发挥用武之地,其入主上海家化3年来,业绩节节败退,并未实现当初诺言。

  在此情况下,2015年年底,在上海家化扣非后净利润下滑和股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谢文坚年薪从400.1万元直接涨至624.28万元,涨幅高达56%,遭遇投资者质疑。

  不过,比起加薪而言,今年三季度上海家化的业绩表现则直接刺痛了大股东平安。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下滑超45%,全年净利预计下滑80%至90%。

  “谢总是一个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的人,公司这些年业绩不好,其实谢并不该担全责,家化走下坡路原因很多,错失了渠道建设的红利期是其中之一,以前从家化离职的老员工在其他公司也并未得到很好的发展,因此,家化需要改革。”

  “虽然谢文坚任职期间,上海家化业绩并未得到较大起色,但至少理清了旧团队更替问题,完成了公司治理模式向职业经理人管理机制的转型,也在产品、营销、渠道等方面做了新的规划。”上海家化管理层在回复时代周报疑问时称。

  张氏救场?

  在任期间没能完成业绩承诺的谢文坚,并未带领上海家化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业绩较葛文耀掌管上海家化之时逊色不少。

  当前,继任CEO的张东方,能否成功让上海家化重现日化第一股的光辉岁月,尚不知晓。不过,从履历来看,其在本土日化领域的经验较为丰富。

  公开资料显示,张东方于2010-2015年担任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CEO。在其带领下,维达成功从产能过剩的纸行业转型,从传统的商品销售公司转型为拥有多个品牌的消费品公司,从纸巾公司转型为卫生用品公司,从本土公司转型为跨国公司。

  不过,张东方在任职维达国际期间,虽然维达营收一直呈现快速增长,但净利润却增速缓慢。

  2010-2014年,维达国际营收从36.02亿元增长至79.85亿元,几乎翻了一倍,而净利润从3.69亿元增长至5.93亿元,低于营收增幅。

  另外,在给日化行业带来巨大冲击的电商渠道建设方面,维达国际占比并不高。

  2014年维达国际整体营收贡献中,传统经销商渠道占比最大,约占总营收贡献比的50%,大卖场渠道占总营收贡献比的33%,B2B业务约占总营收贡献比的13%,电商渠道约占总营收贡献比的4%。

  与谢文坚不同,张东方在日化行业掌舵多年,有着20多年快消品行业经验,熟悉家居护理、个人护理以及化妆品行业,日化龙头上海家化的业务,正是其熟悉的领域,可就轻驾熟。电商等渠道建设或成为张东方的重点。

  “上海家化这几年光环不再的原因,主要是错失了渠道建设的最佳时期,不管是电商还是CS(专营店),上海家化切入的时间点都错过了红利期,而这些成为制约化妆品行业销售额的关键因素。”一位上海家化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时至今日,电商和CS渠道已经成为化妆品行业销售额增长与否的关键。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化妆品零售额整体增长8.8%,其中电商增长26%,化妆品专营店增长17%,百货渠道仅增长1.5%,大卖场更是下滑2%。

  张东方是否能挑起上海家化渠道建设的大梁,亦或是开辟出新的业绩增长方式,仍待市场考验。

  “上海家化面临的问题较多,除了业绩还有公司人事斗争。靠一个职业经理人改变上海家化现状困难重重。”日化专家冯建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下滑的日化龙头

  不管是换帅亦或是职业经理人团队的整体更换,大股东平安对于上海家化的态度始终未变。近期,平安通过平安人寿,频频在二级市场不断增持,结合本次家化团队的调整,其对上海家化未来极为看好。

  今年8月,上海家化公告称,中国平安实际控制下的家化集团、上海惠盛、太富祥尔以及平安人寿向股东发出以要约方式增持公司股份事项,控股比例从29.9974%增至30.0230%。

  随后平安人寿持续增持,截至11月9日,平安人寿已累计增持上海家化股份6773万股,增持比例为1%。截至2016年11月9日,家化集团直接持有上海家化1.8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7.093%,家化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本公司2.09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1.025%。

  不过,近三年来,上海家化业绩呈直线下滑的态势。2014年上海家化实现净利润8.98亿元,同比增长12%,扣非净利润8.73亿元;2015年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58.46亿元,营业收入仅增长9.58%,虽然净利润高达22.09亿元,而扣费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上一年同期相比甚至下滑了6.38%,出现了11年来的首次下滑。

  2016年前三季度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同比下降7.14%;实现净利润4.33亿元,同比下滑45.17%。在此期间,伴随着人事内斗等传闻,上海家化股价一路走低。

  除了营收压力,上海家化现金流也较为紧张。前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8620万元,而存货和应付账款分别高达6.83亿元、6.13亿元。

  错失渠道建设红利期的上海家化,2016年前三季度主销渠道百货和商超渠道延续了下降趋势,面临较大的市场压力,并且一些子品牌产品市场地位也有下滑迹象。

  与此同时,上海家化电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5.68 亿元,同比增长 50.25%,但仅占整体营收的13%。而在日化行业,本土排名前十的日化企业,其电商渠道销售收入占总营收的平均比例为30%左右,上海家化即便增长50%也还不及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