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11年反垄断诉讼大反转: 10亿罚单或取消 维生素市场已“变天”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07:51 作者:朱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华北制药2000年以来财报发现,华北制药维生素业务在2000年至2005年发展较好,尤其是2003年,维生素类占收入比重25.13% 毛利率高达50.53%,而当年维尔康的利润也达到27126万元。2005年以后,华北制药维生素业务开始走向下降通道。

  9月22日,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下属子公司河北维尔康制药有限公司(下称“维尔康”)报告,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已在当地时间 2016年9月20日对中国企业涉美维生素C反垄断诉讼案做出判决,撤销地区法院违反国际礼让原则的原判决,驳回原告诉讼,发回原审法院并指令原审法院撤销案件。

  对此,河北省商务厅政策法规处处长解永法指出,该案件具有示范意义。这场诉讼是美国对华发起的首例反垄断诉讼案,而美国又是判例法国家,因此这次的诉讼结果将直接影响其他中国企业类似案件的结果,这也让中国本世纪初参与预核签章的出口企业从此免受美国反垄断威胁。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华北制药可能赢得了官司免去巨额罚单,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看其2000年至2015年年报发现,从2005年开始维生素C及相关产品营收都处于下降通道,近几年维尔康还属于亏损的状态,维尔康公司、威可达公司按照政府要求进入搬迁流程,已于2015年停产。

  11年诉讼大反转

  资料显示,华北制药是中国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至今已从事医药制造超过60年,在国内和国际抗生素及维生素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

  这起长达11年的反垄断诉讼案,从2005年6月1日维尔康收到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送达的反垄断集团诉讼传票及诉状等相关诉讼文件开始,起诉人称中国的若干维生素生产商于2001年12月开始共谋控制出口到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维他命C的价格和数量,违反了美国反垄断法。同为被告的有东北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中国企业。

  2013年11月27日,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对维生素C反垄断案一审作出判决, 判定全体被告连带承担1.478亿美元赔偿。2013年12月27日,河北维尔康制药有限公司已经按照美国的法律程序,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

  这个垄断案源自政府的统一定价。2001年12月,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组织国内六家主要维生素C生产商开会,达成了维生素C出口和价格方面的协议。此后,该会议成为每年的例会。这被美方认定为中国维生素C生产商结成“价格同盟”的证据。2005年,美国Animal Science Products公司和Ranis公司起诉中国企业合谋抬高维生素C价格,涉及案值约5亿美元。

  对此,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公开表态支持华北制药就涉美维生素C(VC)提出上诉,商务部也认为美方裁决不公正不恰当。

  当时,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商务部曾就此案以“法庭之友”信函的形式向美国法院三次提交正式的书面声明,明确告知美国法院维尔康等企业所实施的行为是根据政府的要求所作出的,美国法院基于中国企业在中国的合法行为而对其处以巨额的惩罚性赔偿,是完全不合适的,将会给国际社会和国际企业带来困扰。

  在多方支持与多年坚持下,华北制药反垄断案有了大反转。华北制药证代处工作人员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商务部的支持对此案的推动起了很大作用,是否最终胜利要看对方是否再上诉。

  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帆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商务部的参与是华北制药能胜诉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关键的因素则是法院采纳了国际贸易中的积极礼让原则。

  而对于此次应诉,华北制药集团负责人则坦言,之所以选择应诉、上诉并坚持到底,不仅仅是为了摆脱不公正的处罚,更因为这个诉讼案的结果带来的影响非同一般。

  “赢了”官司市场变了

  在上述案件没有“眉目”期间,安信证券的研究就从多角度指出此案对华北制药不会构成实质性影响,并认为在经历旷日持久的法律程序后,维生素C行业格局与利益攸关方情况均发生了深刻变化,案件的背景也在变化。

  近日,信达证券发研报指出,近几年维生素竞争格局变化较大,2007年以来市场价格和产品利润大幅波动,反过来又影响了集中度和竞争格局的变化,行业周期性明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华北制药2000年以来财报发现,华北制药维生素业务在2000年至2005年发展较好,尤其是2003年,维生素类占收入比重25.13%毛利率高达50.53%,而当年维尔康的利润也达到27126万元。

  2005年以后,华北制药维生素业务开始走向下降通道,几乎每年的营收占比较上年都是下降(个别年份有反弹),近几年中,维尔康还出现了巨大亏损。维尔康公司、威可达公司按照政府要求进入搬迁流程,已于2015年停产。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指出,此前维生素C产业盲目发展和违规建设项目,产能出现过剩,再加上环保因素影响,这几年老牌维生素C企业都在亏损,包括华北制药在内的企业都在转型。

  从华北制药的年报可以看出,其主营业务抗生素发展缓慢,而曾经主要利润贡献者之一维生素等亦显颓势,其盈利能力却受到业内质疑。广发证券研报亦称,华北制药较多倚重政府补助,盈利能力一般。华北制药2016年半年报,其净利润为3011.88万元,而政府补助本期发生额为947.95万元,约占到三分之一。

  上述华北制药工作人员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华北制药一直在转型。

  冀中集团9月2日官网消息,“华药集团加快对外战略合资合作步伐,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与股权多元化改革”。

  9月21日,华北制药披露,控股股东冀中集团拟将华北制药15.33%股权,转让给同属冀中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冀中能源,股份转让价款总计16.2亿元。冀中能源将以现金12.19亿元,加上下属章村矿、显德汪矿、陶一矿相关资产及负债作价的4.01亿元,支付受让这部分股权。

  对于华北制药而言,此番股权变动是在“配合控股股东冀中集团对华北制药股权结构进行调整”,调整冀中能源的资产结构,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有业内人士指出,华北制药引入新股东冀中能源,客观上促使其股权趋向多元化,对华北制药本身发展则仍需看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