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股东揭矛盾华天酒店“混”而难“改”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2日 08:06 作者:刘浪

  [2015年11月,华信恒源以现金投入16.53亿元,成为华天酒店第二大股东,其持股比例达29.44%,离第一大股东华天集团(持股32.48%)只差3个百分点左右。]

  在遭遇主业业绩持续下滑的情况下,曾被市场称为湖南“混改第一股”的华天酒店(000428.SZ)的转型也似乎面临卡壳。这家老牌国企引入的“混改”方股东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公司长期固化的体制和领导者思维已经成为转型升级的障碍,设定的转型战略推进几近停滞;若公司业绩下滑到一定程度,不排除提议改组的可能。

  华天酒店是湖南省最先落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上市公司,引进了民企湖南华信恒源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华信恒源”)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后者目前为其第二大股东。

  湖南“混改第一股”

  华天酒店成立于1995年12月21日,是湖南省首家经国家旅游局批准的专业酒店管理公司,有近二十年管理高星级酒店的模式和经验,目前已名列中国旅游饭店集团十强、国际饭店百强。

  作为老牌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华天酒店快速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速度有点出乎外界意料。

  2014年12月,华天酒店推出新版非公开增发预案,宣布引入民营资本华信恒源。2015年11月,定增完成。华信恒源以现金投入16.53亿元,成为华天酒店第二大股东,其持股比例达29.44%,离第一大股东华天集团(持股32.48%)只差3个百分点左右。由此,华天酒店成为在国家提出鼓励“混改”后湖南省第一家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上市公司。

  华信恒源的进入,除了带来大笔现金外,市场更大的期待是其能够为华天酒店的转型带来新的推动力——在市场大环境整体转变的情况下,以高星级酒店及地产开发为主的华天酒店正身陷业绩持续亏损的漩涡。

  事实上,在华信恒源进入后,华天酒店接连公告,显示出其在原有主业之外开始不断进行新的拓展:2015年11月底,宣布出资1000万设立全资子公司华天养老健康有限公司,负责开展健康养老项目建设及运营;今年3月8日,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长春华天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拟出资1亿元投资参股并发起设立“江山财险”;4月1日,宣布拟出资人民币2500万元投资参股北京星亿东方文化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同时设立北京星亿华天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展文化旅游地产投资、管理和运营业务;推出基于O2O模式的华天云服项目;等等。这些动作,市场普遍解读为“混改”后带来的转变。

  与此同时,华天酒店业绩下滑的快车并未减速:2014年亏损;刨开变卖资产的收入,2015年也是亏损;2016年中报继续亏损。二级市场上,华天酒店股价在2015年11月26日达到11.00元的高点,随后一路下行,下跌幅度颇大。

  9月20日,华天酒店董事长陈纪明在股东大会上称,公司资产比较重,财务费用大,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样将重资产盘活,转向轻资产。他表示,将采取多种有效的经营举措,扭转公司的经营状况。

  二股东揭矛盾

  华信恒源的实际控制人向军早年出身于“华天系”,据说入股华天酒店与其长期以来的“华天情结”有关。但就在华信恒源正式进入华天酒店不久,外界就已有传言流出:双方的磨合不畅,转型计划停滞。

  华信恒源的代表左向红在华天酒店股东大会现场表示,作为第二大股东和长期的战略投资者,在前段的合作期中,华信恒源已经感觉到有力使不上。

  左向红介绍,华信恒源入股华天酒店,主要是看到这家公司是老国企,其优势是酒店管理和房地产,但其资产和股价是不匹配的。今年春节期间,华信恒源方面对华天酒店的转型提出了具体的思路、路径、业务模型、商业逻辑,但这些并未真正落实到位。

  按照左向红描述的华信恒源的思路,核心就是走产融结合的路子,形成酒店+投资“双轮”驱动,用5年时间,使华天酒店的市值上升到500亿。第一步,盘活存量资产,具体就是关停并转。但这些并没有得到积极回应,推动起来颇有困难。

  据了解,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是计划中华天酒店转型的重要一环。但在此事上,华信恒源明显极为不满。

  左向红表示,按照原先的思路,是将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产融结合的试点,使之成为转型的抓手,但最后落地变成了蜻蜓点水。他说,最初确定的投资10亿元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后来被调到1亿元,最后又变成了1000万元。作为第二大股东,华信恒源无法了解诸如此类调整和变更的原因。

  据华天酒店今年3月4日公告,公司拟以自有资金10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湖南华天资产管理公司。公告称,将通过华天资管公司,充分运用各种金融工具,以产融结合方式,盘活公司存量资产,切入健康养老、O2O等新兴产业,提升资产使用效益,改善公司业务结构。

  左向红认为,华天酒店的管理者应该摒弃老国企的思维,规范上市公司的运行制度,该上办公会的要上办公会。言下之意似乎是指这家公司的管理并未按规范的制度运行。

  左向红称华信恒源目前在华天酒店“总有种外来人的感觉”。他举例:华信恒源方面推荐的高管,基本没有履行实职;派出的财务副总监,都没坐在财务部,连个报表都要不到;财务上看不透。

  不过,陈纪明在股东大会上回答股东提问时则称,目前混改已经到位,不存在对二股东的排斥,双方的合作是愉快的,而且比较顺畅。各方都有一些好的想法和举措。

  华信恒源方面现在的担心是,如果转型不能尽快实实在在推进,可以预见的是华天酒店接下来还将面临亏损,甚至还将面临被ST,作为掏出了16亿多元真金白银的投资方,其投资回报将可能受影响。

  左向红表示,如果目前这种状态不能改变,华信恒源只能将其回报预期延长。但是,他同时补充道:假如亏损到一定程度,华信恒源不排除提出改组和罢免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