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踩点递材料引不满 *ST新都保壳任重道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1日 07:20 作者:饶守春

  一直挣扎在保壳边缘的*ST新都(000033.SZ),自资本圈内知名的人士宋晓明掌舵的深圳长城汇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汇理”)入主后,令外界一度看到极大希望,但目前看来似乎仍任重道远。

  9月19日晚间,在答复给深交所的一封问询函中,*ST新都便直指大股东长城汇理在递送有关材料时时间“踩点”,后者反而因此向有关部门对公司进行了投诉。

  对于市场关注的*ST新都提请恢复上市及保壳一事,接近长城汇理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之前与上市公司原有计划方向不同,但已有共识,并会很快发布具体重组方案。

  大股东投诉遭“打脸”

  大股东向监管部门投诉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这在A股市场并不常见,不过最近*ST新都就遇上了一次。

  事情起源于长城汇理两次给*ST新都递送有关材料。根据长城汇理对外披露的信息显示,其曾于9月2日下午向*ST新都提交了有关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及提案原件,上市公司方亦于当日作出了签收。不过蹊跷的是,*ST新都最终向外披露长城汇理上述文件时,显示收到时间却是9月5日。

  另一事件与上述类似,长城汇理表示,其曾于9月9日将有关回复问询函的内容提交至上市公司,并要求与问询函同步公告,但最终*ST新都仅披露了问询函,未同时公告期回复。

  两次“忤逆”大股东意愿的*ST新都,最终被长城汇理投诉,也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不过,在回复问询函时,*ST新都直为自身“喊冤”。*ST新都表示,公司虽然于9月2日(星期五)收到了长城汇理发来的文件,但收到时间为18点41分,公司员工绝大多数下班回家,只有原董秘张静单独留守,对文件进行了签收和登记,董事长发现文件后已是9月5日的上午。对于另一投诉内容,*ST新都同样表示,收到长城汇理递来的内容是9月9日(星期五)晚19点,绝大多数员工已离开岗位。

  “长城汇理两次向公司董事会提交函件都在正常工作结束后的周五晚上,严重浪费了董事会的审核时间,并且干扰了董事会的正常运作和履职。”*ST新都表示。

  除去与大股东之间的矛盾,值得注意的是*ST新都还于9月12日,解除了张静的董秘和副总经理职务,并拟将其改任职工监事。但一日之后,张静的职工监事职位就被另一位取代,并透露其已经在进行离任审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张静自2005年起就担任*ST新都副总经理与董秘职务。

  不过,在解除张静职务的董事会决议中,有两位董事投了反对票。董事苏从跃称,罢免张静的程序、理由不合常规,职工选举监事的程序亦存在疑问。另一位董事杨志强则认为,解聘张静的理由不充分。

  9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辗转联系上张静,已从*ST新都离开的她表示,对于自己离职的私事,目前不方便说太多,希望记者理解。而对于与*ST新都相关的事,张静解释既然已经离开,就更不方便透露太多。

  保壳悬念再生

  *ST新都与长城汇理上文中存在的分歧,也为前者在时下正在申请恢复上市的敏感期埋下了暗雷,更有可能伤及一直筹划的保壳事宜。

  自2013年,*ST新都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后,公司业绩也连年出现下滑和亏损。2014年5月,其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并在一年后,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而在暂停上市期间,*ST新都为恢复上市,在改善业绩上颇为着力。

  根据*ST新都去年年报和今年半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公司最终从前三季度的亏损中扭转过来,实现净利润近7000万元。而今年上半年,其再度实现净利润的扭亏,同比增长119%至201.42万元。不过,相比于*ST新都传统的酒店业务,子公司的互联网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超过一半。

  正是因为业绩的改善,今年5月,被暂停上市一年之久的*ST新都向有关部门提请了恢复上市申请。公司有关人士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申请文件正在审核,结果将在不日后出来。

  除去业绩上的改善外,尽管前有华图教育借壳失败的惨痛经历,但*ST新都对重组的热情却一直未减,而自长城汇理今年1月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外界对上市公司可能出现的重组,就更抱有期望。

  实际上,在上文提及的长城汇理递送的两次文件中,就有一份关于其拟将资产注入*ST新都的。今年9月7日,长城汇理要求*ST新都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关于东营大海科林光电有限公司(下称“大海科林”)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的议案。

  根据工商信息资料显示,大海科林成立于去年6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主营业务为太阳能光伏发电产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公司唯一股东为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

  不过,长城汇理提请召开股东大会的诉求,却被*ST新都董事会否决,否决的理由,则是其认为,长城汇理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多个一致行动人并未按照公司章程和有关规定,提供详实的证据,证明自身真实身份。

  一位接近长城汇理的人士对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ST新都目前处于申请恢复上市的敏感期,其不便透露太多消息,但前期上市公司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虽互有商量,但的确存在发展方向上的分歧。

  “他们(*ST新都管理层)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但(长城汇理)发现这个方向是错的,所以就去纠正。现在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方向上的错误,预计不久后就会发布详细重组方案。”上述人士说。

  该人士还表示,长城汇理并没私心,只希望自身作为职业股东,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希望将上市公司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