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网
全景网
中国一重的节能攻略
来源:能源杂志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7日 09:21 作者:王赵宾
  富拉尔基的中国一重,如何将赏罚分明的节能军令炼成企业生存的常青基石?
  文 | 本刊记者 王赵宾
  当我们抵达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下称“中国一重”)所在的富拉尔基时,已是深夜。街道上少有行人,透过暗淡的灯光,你会发现这是一座略显老旧的工业城市。
  街道两侧五六层高的小楼,很多外墙是裸露着砖面;运送原料和设备的铁轨,从市区横穿而过。这座位于中国最北部省份黑龙江的小城,曾是国内第一代工业开发区。在3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内,聚集了中国一重、齐齐哈尔钢厂、富拉尔基电厂、黑龙江化工厂等百余家大型能源和装备企业,如此多的高能耗企业,曾让这里污染不堪。
  “富拉尔基虽然不大,但是过去有很多的大黑烟囱,对空气污染比较大。”中国一重装备部部长袁国明回忆道。作为富拉尔基的核心企业,中国一重厂前十多米高的毛主席像,预示着它浓厚的时代印记。
  正是这样一家老的国有企业,在大型耗能企业林立的富拉尔基,开始了它的节能降耗行动。一方面,企业内部签订用能责任书,超过用能指标,从上到下一并责罚;另一方面,采取精益化管理,优化企业内部的工艺流程,在生产过程中节能降耗。
  耗能罚款单
  在中国一重的厂区内,有一块新建的废水处理湖。以前,工厂的废水经过处理后,就直接排放了,如今都存在这个湖里,循环使用。袁国明介绍说,这个湖每天能处理1.5万吨废水,由于对水质严格把控,排进湖里的水还养了各种各样的鱼,完全可以食用。
  在中国一重由于很多零件,是特种钢且用量很小,所以他们必须自己炼钢。此前,在中国一重耗能最大的热加工车间,由于烟尘过大进去几乎看不见人。去年开始,他们对公司的电炉进行了改造。不过,刚开始排尘效果并不太理想,自动加料时,烟尘不太好控制,在厂房里面弥散,工人很不满意。
  直到今年,企业内部想了好多办法。“在炼钢排尘上,投入非常大,在既要保证炼钢品质,又要保持电炉内部压力时,我们自己改了好多次,现在非常好。” 袁国明回忆道。
  据介绍,近年他们将淘汰落后产能、工艺和设备为主线的节能减排技术更新改造等纳入企业发展规划,逐年投入逐年实施,节能技术更新改造总投资额达2亿元以上,对重点高耗能进行了技术改造。相继淘汰了两台铸铁冲天炉和三台燃重油蒸汽锅炉等设备,为企业走新型清洁化生产道路注入了活力。
  在袁国明看来,花钱是一方面,关键是用心,才能把工作做好。因为企业承担的社会责任,需要减排。对企业来说,更多的应该是节能,因为节能意味着节省成本。
  今年3月,中国一重出台了“能源总量控制办法”。主要是结合国家的要求,按耗能高低,把企业分为重点类,关注类和普通类。此前,中国一重的用能耗资约10亿,占成本的14%。今年,企业明确规定能源要降低10%,这是一个硬性指标。“今年,能耗费用要省1亿。公司已经跟各个事业部签订了责任书,跟他们的评优、绩效直接挂钩。”
  对于中国一重而言,热加工车间是耗能大户,能耗占整个企业用能的80%。所以,热加工车间被定为重点的节能事业部。当时,公司直接热加工车间下了考核指标,去年是8000万,今年就得少用800万。7200万平均到12个月,意味着每个月就620万。
  袁国明介绍说,要是超过了这个指标,那么事业部的一把手,能耗管理的负责人,包括事业部内的近4000人都要扣工资。事实上,这就是一张罚款单。
  相对于热加工车间,其他事业部,同样有能耗下降10%的指标。这样做的目的,不仅是让领导重视,而且也要让每个员工感受到节能降耗的重要性。
  最初,作为节能降耗的硬性指标定下来后,所有的人都认为,法不责众,不可能都罚。公司也是顶着压力走下来了。该制度执行第一个月,所有事业部都被罚了钱。但第二个月,有一个事业部看到希望了,恰恰就是耗能最大的热加工事业部。
  目前,尽管市场形势不好,导致产品价格下跌,原来一吨钢,可以卖5万块,现在只卖2万块。产量没下来,价格下来了,虽然价格不合理,但这并不是企业说了算。袁国明称,能源节省10%是硬性指标,必须得节约出来。
  精益化生存
  无论是设备技术改造,还是考核惩罚机制,都在推动着中国一重进行节能增效。而在企业高层对各事业部的实地考察、调研中,他们发现,其实还有很多节能的细节,需要改进。
  袁国明介绍说,过去为了保持钢包里不能有潮气,(因为1000多度的钢水,如果遇到水就会出现氢气和氧气,容易发生爆炸,所以必须烘干。)就一直烤着,浪费了很多燃料。
  如今,只要结合生产计划,原料、时间和用量都固定的话,超过多少分钟,机器必须关闭。这样也不用闲置钢包了,天然气的用量也就降下来。在企业内部,他们每个月都有能源工作例会,按指标采购材料,超额就走特殊审批手续。
  在袁国明看来,中国一重不仅有精益化管理,而且在企业内部还推行日本企业普遍采用的5S管理。所谓5S管理,是指在生产现场中对人员、机器、材料、方法等生产要素进行有效的管理。袁国明笑言,中国一重虽然地处偏远,但管理理念还是跟得上时代的。
  在精益化生产中,他们更看重产品的一次合格率。袁国明介绍说,过去生产车间如果把产品生产出来,不符合要求,就拿回来重新再生产。这样不仅浪费了时间,也浪费了能源。现在他们考核更多的是,产品的一次合格率。提高了产品的一次合格率,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节约了能源。
  与此同时,他们还在优化工艺过程上下功夫。比如,以往两个部件由于本身性能和要求的差异,先做热处理,再焊在一起,最后再做一次热处理。不过,现在为了优化工艺,他们选用不同的材料,焊在一起一次性热处理,从而减少了一道工序,也降低了耗能。
  但选用这种做法,对企业来说也是非常慎重。因为它涉及到对产品质量稳定性的把控。所以,在工艺改进上面,只固化固有的工艺,保证产品质量;同时,做实验性的研究,优化、改进工艺。验收成功以后,再去固化。
  今年,中国一重确定了能源总耗降低1亿元目标。而周围其他相应的企业,也在试图改变自身的耗能结构。这不仅降低了企业的运行成本,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在以重工业为主的富拉尔基,原来到处是黑烟囱,空气严重污染的景象正在悄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