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业绩估值遭双杀 “港股直播第一股”突围路漫漫

  证券时报记者 吴志

  近日,在美上市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和斗鱼相继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两家公司收入均出现大幅增长,并实现连续季度盈利。

  与此同时,首家在港股上市的直播平台映客(03700.HK)不仅股价持续下跌,业绩也出现下滑。今年7月,映客在业绩预告中表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将出现不超过6000万元的亏损。映客曾经是国内直播平台中较早实现盈利的企业,如今却成了国内头部直播平台中,唯一负增长的一家。

  股价剧挫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主板挂牌,成为港股市场“娱乐直播第一股”,映客也成为继虎牙之后又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国内头部直播企业。

  映客的发行价为3.85港元/股,2018年7月12日,映客盘中最高上涨至5.48港元/股,这成了映客上市以后的股价最高点。在上市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映客股价出现了明显下跌。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20日,映客今年以来股价跌幅达43%;如果从2018年7月12日算起,映客股价跌幅约70%。

  尤其是2019年以来,映客股价接连创出新低。今年8月15日,映客盘中一度跌至1.1港元/股,创下上市以来新低,8月20日,映客收盘价也仅有1.14港元。

  今年7月斗鱼在美上市,再加上上市较早的陌陌和YY,国内直播领域的头部企业已全部上市。从市值来看,映客是其中最小的一个。

  2018年7月12日,映客上市首日盘中一度大涨42%,市值突破110亿港元,到收盘时市值约87亿港元;而以8月19日的收盘价计算,映客市值仅23亿港元。

  相比之下,比映客早两个月在美股上市的虎牙,最新市值约53亿美元,约合415亿港元,是映客的18倍;而近期在美股上市的斗鱼最新市值约28亿美元,约合220亿港元,约为映客的10倍。

  为了挽救股价,2019年以来,映客已经实施了多轮回购。先是今年3月底,映客公告拟用不超过1亿港元回购公司股份,回购原因是映客董事会认为,公司的股份交易价格水平显著低估了公司的业务表现及潜在价值。

  在今年6月19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映客再度公告,拟通过公开市场回购不超过2.06亿股,约占当时总股本的10%,回购动用资金不超过5亿港元。回购原因是董事会认为映客的股价显著低估了公司的表现及有关资产。

  在回购公告发布后不久,映客就先后实施了多轮回购,不过回购对映客的股价并没有明显的提振作用。在回购期间,映客的股价依然不断创出新低。

  值得一提的是,映客上市时,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曾表示,腾讯当年上市时市值和收入还不如映客,因此映客是一个(成立)3年的腾讯。而在今年6月,奉佑生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复了多个外界关心的问题。对于公司上市后股价持续下跌,奉佑生表示,“这些都只是暂时的”。

  映客掉队

  对于映客来说,比股价低迷更大的问题是收入和业绩下滑。今年7月15日,映客发出盈利预警,预计公司2019年上半年将录得不超过6000万元的亏损。

  据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研发费用增加以及对新产品的投入加大。一方面面对5G、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发展,公司加大了对技术及产品的研发投入,提前布局下一代互动娱乐场景;另一方面,为了迎合不同地域、不同年龄用户的互动娱乐需求,公司加大投入打造创新产品矩阵,推出了数款创新产品。

  2015年,映客成立当年便实现盈利;2016年,虎牙与斗鱼都还处于亏损状态时,映客经调整净利润高达5.68亿元。上市后的首份年报显示,映客2018年经调整的净利润为5.96亿元,此时虎牙净利润约4.6亿元,斗鱼尚处于亏损中。

  不过,自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虎牙已经连续多个季度盈利,斗鱼今年也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而映客却在此时公告公司可能陷入亏损。公告显示,映客预计于8月27日披露2019年半年报。

  从2018年的5.96亿元净利润变成预亏,映客只用了半年。有观点认为,这只是映客为了保持后续增长实施的战略性亏损。但是,如果从营业收入来看,映客与其他直播平台相比,差距也十分明显。

  数据显示,2016年映客的总营业收入就达到43亿元,当时虎牙、斗鱼的营业收入分别仅有约8亿元、7.87亿元。然而,自2016至今,映客营业收入持续下滑,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9.4亿元、38.6亿元。

  同期,虎牙直播与斗鱼增长明显,2018年虎牙实现营业收入46.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并首度超过映客;斗鱼2018年营业收入也达36.5亿元,已经与映客相当。近期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斗鱼营收高达18.7亿元,同比增长133%,斗鱼全年营业收入将大概率超过映客。

  数据显示,以2017年每月平均活跃主播数量计算,映客是国内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以当年营业收入计算,映客是国内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如今,无论从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来看,映客与其他头部直播企业的差距都在逐渐拉大。

  上市“后遗症”?

  映客的下滑,早在2017年就埋下了伏笔。

  数据显示,映客2017年营业收入39.4亿元,比2016年的43.3亿元下降约9%,不过映客2017年经调整的净利润却从2016年的5.68亿元增至7.91亿元,增长39%。

  在营业收入下滑的情况下,映客净利润为何能大幅增长?从映客的招股书中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2016年,映客销售及推广开支为7.2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6.6%;2017年映客销售及推广开支仅3.44亿元,不到2016年的一半。除销售及推广开支外,映客行政开支也从2016年的2.27亿元下降至9596万元。

  分析人士指出,2017年的移动直播市场竞争激烈,作为头部平台的映客此时大幅削减销售和推广费用,或存在为了筹备上市压缩成本、提高利润的嫌疑,而压缩开支对映客造成的影响也十分明显。

  2017年,映客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平均月活跃主播数量等核心数据较2016年均出现大幅下滑。

  其中,映客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从2016年第四季度的3000万人、248.6万人,分别降至2017年第四季度的2518万人、65.2万人。平均月活跃主播数量的降幅更为明显,2016年第四季度,映客平均月活跃主播数量高达645.6万人,到2018年一季度,这一数字仅有92.5万人。

  2018年映客上市后,销售及推广开支有所增长,但仍然大幅低于2016年的水平。

  从活跃用户来看,2018年映客月平均活跃用户为2550万人,较2017年增长12.3%;不过,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就达到2525万人,这意味着映客在2018年后期的活跃用户数几乎没有增长。

  2019年映客的用户增长情况如何尚不得而知,不过艾瑞专业版数据显示,2018年7月,映客月独立设备数(即该月使用过该APP的设备总数)为1390万台,到今年7月,映客月独立设备数已经跌至1130万台。在主要直播平台中,映客7月月独立设备数环比下滑最为明显。

  泛娱乐直播显颓势

  相比虎牙、斗鱼所从事的游戏直播业务,映客所从事的泛娱乐直播门槛更低。映客在招股书中指出,游戏直播平台一般相当依赖小部分优秀游戏主播,需要支付大额签约费并分享高比例收益,而泛娱乐的主播进入门槛一般较低,且能提供较为丰富的直播内容。

  门槛低在行业发展初期算得上平台的优势,但经过行业初期的激烈竞争后,如今映客要面对的不仅是用户的审美疲劳,还有抖音、快手等大量短视频平台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泛娱乐直播的用户转移,活跃度下降,给企业运营带来挑战。

  目前,映客的主要业务包括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映客直播业务所得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处于绝对依赖地位。

  2018年,映客总收入中直播所得收入占比虽然下降至97%,但比例仍然很高。

  为了摆脱对泛娱乐直播业务的依赖,映客也在尝试。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以来,湖南映客互娱网络信息有限公司频繁变更营业范围,其中最近一次变更就发生在今年8月5日。

  湖南映客互娱是映客的运营主体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主要提供移动端直播平台支持服务,并运营映客APP的网站。

  通过多次变更经营范围,湖南映客互娱在原有经营范围基础上,获得了通过互联网开展服装、鞋帽、化妆品及卫生用品、日用百货等经营活动的资格。

  湖南映客互娱此次增加的营业范围主要是通过互联网开展商品销售服务,而目前直播带货正被许多直播平台看重,被认为是目前直播平台除打赏和广告外,最有价值的变现方式。

  科技自媒体人,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两年,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的出现,的确挤压和抢占了直播领域的部分用户和关注度,甚至影响到广告主的投放预算。但直播行业依然是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市场,消费者的需求不同,直播平台依然可以以不同的服务形态存在。

  得益于较早实现盈利,映客的现金流一直保持稳定状态。2018年年报显示,映客持有数十亿元现金,且公司无任何短期或长期银行借款,无尚未偿还的银行融资。

  社交能否突围

  对于映客的新业务,创始人奉佑生曾表示,映客的营收和利润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中排名非常靠前,映客的风格是希望把一个东西做得差不多了,才向公众公布,让团队有充足的时间来磨炼产品。奉佑生称,目前映客月收入上千万的产品已经有好几款,但外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在2018年年报中,映客提到,公司继续致力于创新丰富产品组合,并根据用户需求,孵化新产品。

  记者通过映客发布的公告以及各大应用市场发现,除了目前主要的直播平台映客APP外,映客已经推出了多款直播、社交、短视频新产品。

  比如面向三四线城市用户的“种子视频”以及线上音频互动产品“音泡”,声音社交产品“不就”。除此之外,映客还孵化了主打海外华人和留学生的直播交友平台“蜜Live”,主打熟人匿名互怼的社交应用“怼怼”以及直播购物平台“映铺”等。

  这些产品或多或少都与社交有关,且瞄准的主要是下沉市场,比如针对三四线城市用户的“种子视频”,在推广时就采取了与趣头条类似的“看视频赚钱”模式。

  对于映客的业务布局,丁道师认为,单就映客APP而言,虽然增长可能乏力,但映客孵化投资了一大批新产品和服务,涉及短视频、社交等领域,反而构建了一个闭环的社交娱乐生态。

  不过,从市场反应来看,映客的新产品普遍处于发展初期。如奉佑生所言,外界对于映客旗下这些新产品的知晓度的确不高。

  映客在社交领域真正引发关注的动作发生今年7月。7月22日,映客宣布以8500万美元(约合5.8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全资收购社交平台“积目”。收购完成后,“积目”将保持独立运营。

  积目主打“兴趣”、“交友”、“约会”等,定位为“年轻人的社交平台”。映客表示,“积目”与公司现有产品的用户重合度较低,具有较强的互补效应,“积目”将增强公司互动娱乐生态的社交属性,为公司打造年轻用户线上社交+娱乐的生态闭环建立基础。

  8500万美元的交易价格,显示出映客大力布局社交的决心。映客称,预计“积目”可在近期实现商业变现,获得来自用户会费、销售虚拟货币及广告费等收入,收购“积目”将为公司带来重大财务价值及协同效应。

  在社交软件领域的多番布局,究竟能否让映客重回增长轨道,还需拭目以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