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重整前途未卜 退市倒计时步步紧逼

  证券时报记者 康殷

  停牌已近两年半的辉山乳业(06863.HK)已经濒临退市边缘。

  身陷数百亿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今年4月推出重整计划草案,因为以银行为主的普通债权人与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反对比重超过50%,而最终被否决。

  事隔4月,再有媒体传出消息,乳业龙头伊利联手内蒙古优然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优然牧业”)拟斥资入主辉山乳业,成为新的重组方。对此,记者从相关方面获悉,目前伊利股份并未就此披露任何相关公告。

  重整陷入停滞

  辉山乳业历史可追溯到1951年,经过多年布局,企业逐步形成以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良种奶牛饲养繁育、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和质量管控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香港主板上市。2015年,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以140亿元财富登顶沈阳首富,2016年以260亿元身价位列胡润榜第66位,成为辽宁首富。

  危机源自2016年12月,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先后两次狙击辉山乳业,直指公司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产奶量,编造“苜蓿自给自足”的谎言,公司价值接近于零。

  2017年3月,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当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闪崩,盘中一度暴跌90%,一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

  当年12月,沈阳中院受理辉山乳业系列企业破产重整案。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向管理人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初稿),涉及270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 5155笔债权、720亿元。

  由于牵涉债务庞大,债权人众多,重组草案一直未有动作。直到今年4月8日,辉山乳业披露,重整计划草案包括辉山乳业等83家中国附属公司的资产、股份将注入新成立的公司,而其负债将以现金还款、债务展期、债转股(新公司股份)的方式偿还。

  4月12日,管理人宣布,除其他事项外,重整计划草案没有获得若干债权人表决组的多数批准。来自公开信息显示,以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主的债权人,对重整计划草案不满意。

  面临退市危机

  重整陷入停滞的辉山乳业还要面对退市倒计时的危机。

  今年5月16日,辉山乳业公告,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将于5月16日开始及于11月15日届满。

  公告显示,根据辉山乳业于5月3日收到联交所发出之函件,其须于除牌程序第三阶段届满前至少10个营业日提交可行的复牌建议,以显示公司拥有足够的业务运作或资产,否则其将面临除牌。

  据了解,依据港交所上市公司相关规则,除牌程序分为三个阶段,如果一家上市公司在第三阶段届满时仍未能提交可行的复牌建议,其上市地位将会被取消。

  继续重整无疑是辉山乳业不多的选项之一。而今年8月7日最新披露显示,辉山乳业仍在为重整工作努力。

  公告称,获公司管理人告知,数家中国乳制品企业已表达了作为重组方参与辉山乳业等83家中国附属公司重组的初步意愿,管理人将与他们接洽谈判,如果成功,将可制定修订版的重组计划,再于适当时候由债权人和分担人进行表决。截至公告日期,管理人与上述业内企业人士已联系,但未能确定相关联系会否衍生任何修订版的重组计划。

  就在此时,有媒体报道称,乳业龙头伊利或将入主辉山乳业,成为新的重组方。

  媒体报道,7月24日管理人组织召开重组方遴选第二轮评审会议,内蒙古优然牧业有限公司提交了《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内蒙古优然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关于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重整的投资方案》。经评审委员会讨论决定优然牧业作为重组方,并开始向债权人征求意见,以修改和完善《投资方案》。

  就此,记者从相关方面获悉,目前伊利股份并未就重组辉山乳业一事披露任何公告。

  优然牧业来头不少。今年7月,新三板公司赛科星披露,优然牧业计划收购赛科星5.3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58.36%。收购完成后,优然牧业将成为赛科星控股股东。

  优然牧业的主业是乳牛畜牧业和原料奶销售业务,与从事奶牛育种、乳品加工的赛科星处于一个产业链。

  公告显示,优然牧业由Yogurt Holding I (HK) Limited 100%控股,而Yogurt Holding I 是一家四年前注册在香港的公司,公司并无实际控制人,但伊利股份参股其间接控股股东Youran Cayman,持股比例为40%。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