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分钟暴涨432%到暴跌74% “卖菜”的中国金控怎么了

  蒋琰

  [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金控去年营业额为1.572亿港元,同比增长90.1%。营收暴增公司却仍然巨亏,去年净亏损1.586亿港元,同比下滑117.56%。]

  没有涨跌幅限制、仙股过半的港股市场,隔三差五总会出现个股暴涨暴跌的新闻。不过日前中国金控(00875.HK)在尾盘暴力拉升逾400%的消息,还是让人不禁感叹:还有这种操作!

  中国金控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作为内地首家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蔬菜产销型企业,中国金控主营业务是将内地生产的蔬菜销往中国香港、东南亚、欧美等地,但它似乎并不安于农业,而是有一颗想从事金融业务的心,并在2015年将公司名称从“从玉农业”更名为“中国金控”,发展放债业务、证券经纪业务及互联网融资业务。

  如今中国金控的三大金融业务板块中,证券经纪业务已终止,P2P业务在行业寒冬中举步维艰,不得不继续依赖蔬菜产销的老本行。

  股价飘忽,游离在仙股上下。6月17日尾盘中国金控股价两分钟暴力拉升432%,爆炒之后鸡毛落地,18日开盘后,跌回长期稳定的1元股区间,截至发稿前最低跌至1.49港元/股,较前一日收盘价跌幅高达74.3%。

  尾盘暴涨的神操作

  17日,从9点半开盘到下午15时,中国金控几乎零成交,股价一字躺平。直到下午15:52,大笔成交开始涌入,单笔成交量40000股、报价1.23港元/股的“专一”投资者疯狂多次买进。

  倒数第二笔成交是在15:59以2港元/股成交1万股,最后一笔6港元/股2000股的成交则直接造成股价拉升。最终,中国金控全天涨幅高达432.11%,报收5.8港元/股,最新总市值5.4亿港元,仅109.85万港元的成交额撬动了股价的暴涨。

  上一次中国金控令人印象深刻的股价暴动则是在2017年4月11日。半小时内跌幅逾85%,最低仅有0.019港元/股,随后出现大单资金抄底,截至收盘跌幅57.48%,报收0.054港元/股,市值蒸发10.38亿港元。

  市场普遍将暴涨归因于流通盘较小,2019年以来中国金控通过股份合并、削减股本,流通股数量从2018年的12.32亿股一度缩减至今年4月的6162万股,此后又通过可转债转股,于6月4日流通股上升至9452万股。

  此前中国金控的股本结构较为分散,2016年以来只有SinoRichestInvestmentHoldingsLimited一家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截至2018年末其持股7%。

  公司消息面上似乎没有支撑中国金控此次暴涨的原因,近期经营管理上唯一的变化是6月14日举行的股东周年大会上,刁虹重选为执行董事的决议被以99.8%的反对票数否决,刁虹将退任执行董事。

  中国金控2018年年报显示,当时刁虹与妹妹刁敬是唯二的执行董事。随着刁虹的离任,执行董事目前为刁敬和林裕帕,林裕帕则是非执行董事、董事长林裕豪的哥哥。

  农业还是金融?

  中国金控从农业发家直至上市,坚持农业还是转型金融,一直是困扰其发展方向的选择题。

  2011年7月,港交所代码“00875”还属于连发国际,不过连发国际当时以1.43亿港元的价格购入从玉集团全部股权,从玉集团通过本次交易借壳上市,并在2012年4月20日更名为从玉农业。

  潜心农业三年之后,2015年5月22日从玉农业公告称,已于2015年2月6日订立投资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协议,未来将继续投资具增长潜力的新项目,并建议更改公司名称为中国金控。同年7月22日,从玉农业正式更名为中国金控。

  为使中国金控“名副其实”,公司陆续在三个方面拓展金融业务,包括放债业务、证券经纪业务及互联网融资业务。

  不过,这条“金控”梦想之路并不顺利。证券经纪业务2017年就已宣告放弃,公司对此表示,经考虑证券经纪服务在现有营运规模下并无明显潜力可显著改善其业绩表现,出售不失为绝佳机会。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该业务产生的收益为1900万港元,出售收益为980万港元。

  互联网融资业务即P2P,是通过深圳前海格林易贷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格林易贷”)来完成。天眼查显示,林裕豪也担任格林易贷董事,二股东金裕富(香港)有限公司持股25%,中国金控年报则显示,金裕富(香港)为公司间接持股100%的子公司。

  P2P寒冬中,造成大额资产减值计提的格林易贷2018年收益为290万港元,较2017年的4100万港元同比下滑93%;净亏损1.79亿港元,而2017年还是净盈利2.17亿港元。中国金控对此表示,正评估格林易贷的潜力或影响及风险,并与其合作利用其现有资源于未来金融其他业务发展。

  唯一较为坚挺的是放债业务,2016年中国金控收购了泰恒丰集团,提供个人贷款业务及企业贷款服务,业务扩展至深圳的小额贷款业务领域。2018年放债业务贷款利息收入为3910万港元,该业务占去年中国金控营收的25%,未偿还贷款本金和利息共2.93亿元,贷款平均年利率为13.83%。

  折腾了一圈,中国金控到头来还是靠农业支撑,通过农业赚钱来负担金融业务减值计提的债。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金控去年营业额为1.572亿港元,同比增长90.1%。营收暴增公司却仍然巨亏,去年净亏损1.586亿港元,同比下滑117.56%,公司称是由于经营支出增加和旗下格林易贷业绩及减值亏损4410万港元所致。

  不过,农业业务同样面临困难,中国金控表示,由于农业市场竞争激烈及蔬菜平均售价呈整体下跌趋势,生产成本增加,若干农地的土壤条件恶化,集团农业业务的盈利能力受到影响。尽管如此,去年农业营业额仍达1.181亿港元,同比大增159.6%;毛利部分则有所下滑,毛损约430万港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