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音乐二次申请港股IPO 业务高度依赖拿索斯

  ■本报记者 刘斯会

  赴港IPO申请失效的库克音乐,在近期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拟第二冲刺港股主板,相比第一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证券日报》记者发现,最新的版本补充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前的业绩情况,具体为,最新收入为8038.8万元;利润为622.1万元;毛利率达61.9%。 

  值得注意的是,库克音乐已经不止一次冲刺上市,公司于2016年8月4日登陆新三板上市,后来又在2017年11月20日新三板摘牌,继而转战港股。

  二度港股IPO

  根据港交所相关规则,提交上市申请的公司有一种状态为没有进展也就是失效,失效的主要原因是招股书提交后,超过一定时间没有上市且公司没有持续更新数据,这意味着公司主动搁置了上市计划,如果想要再次上市,需要重新提交新的招股说明书。从时间段来看,一般从第一次提交招股说明书到下一次更新材料的周期为半年。

  资料显示,库客音乐主要经营着两大业务,一是非流行音乐订阅及版权许可业务,二是智能音乐教育解决方案业务。

  作为中国互联网音乐提供商之一,库客音乐的发展最早可追溯至2002年。按收益计,2017年库客音乐已成长为付费订阅互联网非流行音乐服务提供商及数字非流行音乐版权分销商,其于付费订阅互联网非流行音乐服务市场及数字非流行音乐版权市场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4.1%及30.7%。

  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以及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收益分別为4478.1万元、7364.6万元、1.25亿元以及8038.8万元;销售成本分別为1127.3万元、1901.3万元、4080.2万元以及3065.8万元;利润分別为1395.8万元、1899.5万元、3568.1万元以及622.1万元;毛利率分別为74.8%、74.2%、67.4%以及61.9%。

  库克音乐解释称,由于智能音乐教育解决方案业务毛利率低于非流行音乐订阅及版权许可业务,收入结构调整后,致使综合毛利率逐年有所下降。

  业务依赖性较强

  国内音乐市场方面,去年12月12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功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因此市场中部分解读认为,库克音乐会受到腾讯音乐等头部流媒体平台的挤压。

  《证券日报》记者在库克音乐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风险因素一栏中,并未找到类似言论,不过公司坦承,公司主要面临以下风险:第一,来自业务及行业有关的风险。假若库客音乐未能获得及保有适用于其业务的必要批文、牌照或许可,或者政府政策或法规出现任何变动,都可能对库客音乐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第二,过于依赖合作伙伴。拿索斯是库客音乐的最大内容供应商,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库客音乐来自拿索斯授权内容的收益分别占其总收益的94.2%、70%及54.7%,而同期就拿索斯授权内容的销售成本分别占库客音乐总销售成本的37.4%、20.3%及16.9%。

  业务高度依赖拿索斯,库克音乐的风险是,一旦双方合作关系恶化,对公司的业务、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将带来不利影响。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库克音乐目前面临着应收账款周期过长的掣肘。截至2018年9月30日时,公司版权转授及智能音乐教育业务的应收账款天数高达473及782天,而超过90%的应付账款需在180天内支付。

  除了库克音乐之外,同样二次提交招股书的还有华立大学集团。1月29日,华立大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立大学")向联交所递交主板上市申请资料,这是华立大学第二次递交招股书,再次冲刺港股IPO。2018年1月份,华立大学第一次递交招股书,拟赴港上市,从时间段来看超过6个月并未过会,于是选择再度提交。对比两次招股说明书,第二次的招股说明书业绩补充到2018年8月31日,具体来看,2016年、2017年及截至2018年8月31日,华立大学集团的收益分别为5.43亿元、5.78亿元、6.08亿元;利润分别为2.03亿元、1.93亿元及1.93亿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