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复“李家城”
来源:国际金融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9日 08:02 作者:宋璇

  “屈臣氏、百佳、和记电讯、7·11、惠康……看着一间间诚哥旗下的物业,我心中有无比的感动。香港内一切的商店,全是诚哥带给我们的欣赐。”这是2013年初在网络疯传的一篇出自香港小学生之手,名为《李家的城》的作文,文中历数了香港街头随处可见的李氏家族的产业。那一年,李氏家族的产业也经历了工人罢工、变卖物业、撤资等种种风波。

  2014年除了时不时传出的欧洲并购之外,李氏家族行事低调。然而,2015年刚开年,农历年都没过,华人首富“李嘉诚”便投出了一个“炸弹”——重组商业帝国,并变身离岸公司。近年来接连抛售内地和香港资产的李嘉诚,选择这个时点“大动干戈”,意味着一场产业变革,还是财富变局?

  “世纪重组”

  1月12日香港股市收盘,长江实业大涨14.74%,收报143.2港元,创下自2014年11月27日以来的新高,成交累计2801.5万股,成交额40.22亿港元;和记黄埔同样飙升12.53%,报98.35港元,成交4611.57万股,成交额45.56亿港元。

  而美国时间1月9日,长实和和黄两只股票在美国挂牌的预托证券(ADR)较前一交易日出现大幅溢价。当日,长实ADR折合港元收报139.56港元,较香港收市价124.8港元溢价高达11.8%;和黄ADR则收报96.25港元,较香港收市价87.4港元溢价达10.1%。

  如此亮丽的表现来自于李嘉诚突然宣布的重组计划。

  1月9日,李嘉诚旗下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宣布重组,主要目的是将两个集团的业务重新归类,简化结构。外界将这次重组称作“世纪重组”。

  具体的重组方案为,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进行合并,变更为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和”),接管两个集团非地产业务,包括港口、电信、零售、基建、能源等;而地产业务将由另一新公司“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地”)负责,将以介绍形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此外,和黄集团建议收购6.24%赫斯基已发行普通股,和黄建议以协议安排方式向和黄计划股东提出股份交换要约以注销所有和黄计划股份。据了解,赫斯基能源公司,总部位于加拿大卡尔加里,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擅长深海油气勘探开发作业。李嘉诚私人持股约36%。 

  股权方面,交易前李氏家族控股信托持有长实上市公司的43.42%股权,而交易完成后,李氏家族控股信托持有长和及长地两上市公司30.15%股权,其他股东为69.85%。

  李嘉诚为何要启动大规模的重组?他自己的解释是,重组完成后有利提升股东价值,“最主要是股东不会吃亏……做完后,就会显示两间公司的真正价值大了多少”。

  根据长实及和黄的公告,通过去除现有分层控股架构,和黄股份将不再被间接持有,由此导致的控股公司折让随之被消除,因此,方案能为股东即时释放价值。

  巴克莱资本分析师Paul Louie指出,长实和黄公布世纪重组,这是自1997年将长建注入和黄以来最大的交易,相信重组对股东有三方面利好,包括将三层控股架构削减为两层从而消除控股公司折让,优化资本结构,以及增加派息。

  野村证券分析师Benjamin Lo表示,通过取消控股公司来消除不同分支之间的业务重叠将有望释放430亿至950亿港元的股价折让价值。同时,架构重组将为集团长远的收购兼并带来更多的灵活性。

  Lo表示,届时长和将拥有多达1070亿港元的资金,这对其未来在全球范围内部署电信、基建等关键领域的并购提供坚实的财务基础。

  同时,从股价表现来看,股东和投资者似乎都很买账。

  据港交所权益披露数据显示,由于重组消息公布后股价上涨,李嘉诚财富合计净增约300亿元。

  套现数百亿

  虽然股价上升为重组营造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但长和和长地变身离岸公司的行动再次引发了外界对于李嘉诚从香港撤资的讨论。

  在这次公布的一系列重组交易中,长和和长地两大上市企业的注册地将由原来的中国香港变为开曼群岛。

  李嘉诚则在出席两家公司重组记者会时强调,长和及长地仍在香港上市,本次的安排与撤资无关,主要是方便做生意。“过去10年,75%以上在港上市公司,都在开曼群岛或其他海外地区注册,这并不是对香港没信心,而是做生意方便。”

  “这75%的公司就包括了民企、国企,你说他们迁册(迁往他地注册)?”李嘉诚在发布会上反问记者。

  继承李嘉诚长和系所有资产的大儿子李泽钜也称,“这个重组方案去年下半年才想到,做生意主要考虑给股东创造价值,不会去考虑香港的生意环境。”

  不过,近年来,李嘉诚大量抛售旗下香港和内地资产,还是引发了外界担忧。

  2013年8月,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以及和记黄埔相继宣告或将抛售百佳超市、上海陆家嘴东方汇经中心OFC写字楼和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和停车场,涉及金额约为410亿港元。

  2014年3月底,和记黄埔宣布出售屈臣氏24.95%股权,作价440亿港元卖给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同年3月14日,和记黄埔旗下在新加坡的上市公司和记港口信托,减持亚洲货柜码头60%股权,套现最多24.72亿港元;作为李嘉诚控股的惟一A股上市公司长园集团,2013年开始被大举减持,套现数十亿元。

  此外,报道称,和记黄埔的子公司电能实业正将其香港电力供应业务拆分上市,估值最高可达50亿美元。而他的地产王国长江实业已将位于香港新界的嘉湖银座购物中心转手。

  据媒体统计,在2013年年中以来的一年里,这位华人首富通过抛售手中资产,累计套现金额已超过800亿元人民币。

  而在本次重组方案中,李嘉诚原本持有的长实43.42%比例,变更为持有长和30.15%比例,变相减持了地产业务13.27%股权。同时,李嘉诚将从现时直接持有和黄1.07亿股,变成日后直接持有长地30.15%,等于增持非地产业务股权。结合前面抛售地产,并且两年没有再购入土地的行为,外界质疑,“李超人”是看空地产行业。对此,李嘉诚在记者会上强调,香港地产业务百分百都是赚钱的,而内地业务99.99%不会亏本。分拆地产业务后,长地将专注房地产,如再加上内地的储备用地,长地将成为地产“巨无霸”,有利于其估值提升。

  李嘉诚看上去依然对长地信心十足。他在记者会上表示,这家房地产公司未来每年将有100亿港元的固定收入。“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负债率分别小于2%、20%,相信融资难度不大,未来仍大有空间。”

  “李嘉诚帝国的产业庞大,涉足面也非常广,但这也正是其弱点,行业涉猎面太广、亮点却不多、股权结构过于复杂,无法形成协同效应。”欧洲一家投资基金驻香港股票策略主管MarkFung表示,“因此,近年来出售资产、分拆旗下资产上市、重组,都是在重组李氏集团旗下资产的结构。这一方面迎合了香港当地投资者的口味,另一方面也为集团海外扩张稳固基础”。

  国际化趋势

  在抛售香港和内地资产的同时,李嘉诚大举买入海外资产。

  自2010年以来,长和系总共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以外完成了11笔收购,涉资约1868亿港元,其中欧洲地区占比高达96.75%。

  根据和黄2014年的中期报告,2014年前6个月其欧洲业务营业利润118.97亿港元,占该公司总利润的37%,其中仅英国就占比27%。而中国区业务的营业利润的占比仅为26%,金额为81.28亿港元。

  在此之前,2013年,和黄欧洲业务实现营业利润239.98亿港元,占该公司总利润的37%,而香港和内地业务的营业利润占总利润的35%,金额为226.86亿港元。这也是和黄欧洲业务的贡献首次超过香港和内地业务总和。

  相比之下,2012年,欧洲业务为和黄贡献了34%的营业利润,以195.56亿港元的营业利润总金额,低于香港和内地201.18亿港元的营业利润额。

  而在开始大规模收购欧洲业务之前,2008年,和黄欧洲业务仅贡献了12%的营业利润,而香港和内地的贡献总计达到45%。

  在欧洲的投资中,英国则是“主战场”。长实集团近年已经一跃成为英国最大的单一海外投资者,历史投资总额超过3720亿港元。单在基建方面,长和集团为英国1/4的人口提供配气服务,旗下的英国电网掌控英国30%的电力供应;去年收购的英国水务公司则为超过7%的英国人口提供食水,对英国的经济与民生具重要的影响力。

  除了欧洲之外,李嘉诚还在向澳洲拓展。从2014年中期开始,李嘉诚开始在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大展拳脚。目前,李嘉诚正积极透过旗下新加坡上市房地产企业泓富资产通过自己的“顶峰发展基金”配置资本,布局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与东南亚房地产市场。中国首富李嘉诚大幅度投资澳大利亚,给了澳大利亚房产投资者不少信心。

  投资地区低调外移背后,李嘉诚的投资方向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大量抛售商业地产项目的同时,李嘉诚将投资目光聚焦在了创新科技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在线广告和新媒体等。比如2014年1月,其旗下的维港投资向美国比特币支付企业Bitpay注资约270万美元;6月,其参与投资了3D打印技术和生物组织工程结合的Modern Meadow公司;7月,向使用大数据技术的初创公司Traity注资470万美元;12月,长江实业宣布入股中航工业国际,李嘉诚的下一个投资方向也瞄准了飞机租赁行业。

  2012年,李嘉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直言,“两年内99%的资产将在53个国家全部都有。”对于炉火纯青的海外抄底扩张策略,李嘉诚直言不讳。

  “作为华人首富,李嘉诚旗下集团‘走出去’是必然之举。”Fong说,“从中国战略背景来看,华人首富的抄底策略确实非常精准。”

  香港财经评论员梁海明也撰文指出,由于“长和系”近年来频频跨国并购,进一步深度国际化将是公司未来发展的王牌和发展的大趋势。在这种考虑下,李嘉诚将公司注册于开曼群岛,成为更具国际色彩的公司之后,既可以减轻西方国家对其公司的运作会否受任何国家政府干预的疑虑,也能进一步显现出李嘉诚公司的多样性、国际化,这不但能够提升其在国际社会的公信力、影响力,更能在各国政府间左右逢源,有利“长和系”版图扩张,这为李嘉诚公司投资欧美企业提供助力,更为李泽钜的接班奠定更深厚的基础。

  只是对香港本地居民来说,习惯了“李嘉诚”的日子,可能会在未来发生很大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