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策略:从上市国企“花钱”的两种方式,看投资机会

  “管资本”提速,是十九大以来国企改革最大的边际变化。“优化国有经济布局”的提法早在上世纪末就已有之,然而至今依旧任重而道远。随着国改“1+N”顶层设计构建完毕,十九大对于新时代国改的表述,已悄然从“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变为了“做强做优做大国资”;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如此解读:“未来要在放活、优化、放大国有资本方面下更大的功夫”,并新提“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A股市场上,过去三个月更是相继出现了“中信国安举牌万邦达”、“陕西煤业举牌隆基股份”等“国资入民企”的非典型案例,和高层表态遥相呼应。我们认为,“管资本”提速,或将成为2018年国企改革的最大预期差。

  作为“管资本”的核心抓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两类公司”)定位不同,且已初具规模。(1)投资公司肩负着引导中国产业升级的使命,侧重于战略新兴产业的“配置增量”和“战略投资”,通过“让国资走出去”实现混改。(2)运营公司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为总目标,侧重于传统&垄断行业的“盘活存量”和“财务投资”,通过“把民资引进来”实现混改。截止目前,已经形成8+2个国家“两类公司”试点,管理基金总额约9500亿,地方上至少已有27个省,成立了64家省级“两类公司”,并形成了上海、山东、重庆等三种主要模式。

  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是“两类公司”的典范,其成功原因在于“三层构架”+“董事会设计”。

  在原先财政部直管“国联企业”的基础上,淡马锡控股成立,并作为管理中介,将双层结构变三层。此外,通过“引入70%以上的独董、缩短任期6年全换,下设三大委员会相互制约”等精巧的董事会设计,把行政力量留在第二层,而不向下穿透,最终实现政企分离。

  自淡马锡1974年成立以来,其投资组合从3.54亿新元增长至2017年底的2,750亿新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6.7%。此外,其投资组合也高度国际化、多元化,仅29%的投资留在新加坡本土。

  国内典型案例解析:(1)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作为“PE国家队”下设:创新、创益、创业、创合、海峡汇富五大基金管理平台,以政策专项基金为主,针对最需要解决的瓶颈制约和“卡脖子”问题,择优选取一批骨干龙头企业予以支持,目前管理规模已超1500亿。

  (2)上海国方母基金:总规模超500亿,采用母+子结构,撬动双层杠杆。下设“平台”、“全市场”、“份额转让”三大产品,并利用母基金的“放大效应”和“雷达效应”,实现覆盖至少上万家优质实体企业。

  回归投资,从国有上市公司如何“管资本”出发,指出两条投资主线:(1)受益于供给侧改革的国企获利颇丰,在后续资本开支进一步下降、去产能维持高压的背景下,有望回归股票本源,开启高分红模式。(2)若不通过分红“花钱”,则手上现金充沛的国企可能参股符合国家战略方向的优质民营龙头,类似“陕西煤业举牌隆基股份”的案例或将越来越多。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