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策略报告:积铢累寸,蓄势待发

  工业与房地产驱动的本轮全球周期复苏可能接近顶部。本轮全球周期复苏的驱动力一方面来自中国需求扩张和供给收缩主导的全球工业回暖和工业品价格上涨,衍生出企业盈利改善和设备类投资增加。另一方面来自发达国家房地产市场的回升。而随着中国需求放缓,2018年全球工业品价格涨幅将收窄,全球工业生产和设备投资增速将有所放缓。而另一方面,美联储连续加息带来的货币环境变化将减缓房地产市场增速。因而目前全球处于复苏周期顶部,2018年全球增速可能小幅下行。

  供给侧改革下国内经济结构出现明显改善,但尚未达到形成新一轮长周期回升的程度。供给侧改革下“三去一降一补”均取得明显成效,过剩产能有效去化,企业杠杆率、房地产库存都明显下降。但经济结构改善多集中于企业层面,居民收入并未发生明显变化,收入增长有限的情况下经济结构由投资向消费的转型进展有限。而从潜在增速看,物价水平显示的产出缺口反映目前潜在增速低于实际增速,近几年潜在增速依然处于回落过程中。因而目前经济依然在整固过程中,尚难言将启动新一轮长周期回升。

  供需双缩环境下,2018年经济增速将持续放缓。当前经济呈现供需双缩态势。环保限产强力推进下供给端继续收缩,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污染防治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意味着2018年产出难以有明显释放。而审慎政策下,需求将呈现全面放缓态势。地方政府债务管控加强和对经济增速诉求下降将抑制地方政府资金来源,并降低地方政府投资意愿,基建投资将持续放缓。而信贷管控与利率攀升将抑制房地产需求,进而带动房地产投资下行,这种情况下土地购置增长也难以及时转化为投资。而制造业盈利虽有改善,但大部分来自于供给收缩推动的上游盈利增加,由于产出没有扩张空间和需求,因而盈利难以转化为投资,制造业投资将继续疲弱。供需双缩格局之下经济将持续放缓,我们预计2018年经济增速将从2017年的6.8%放缓至6.5%水平。

  政策以防风险主导,偏紧持续性可能超预期。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金融风险作为未来三年的三大攻坚战之首。这意味着金融监管强化,货币政策偏紧,广义财政收缩将持续。而决策层对经济增速诉求的下降,将导致在经济放缓过程中,政策调整的时点将滞后于预期。下半年政策是否会对经济下行做出反应有待继续观察。而2018年通胀总体平稳,对政策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大类资产配置策略。我们构建大类资产配置框架,将对2018年经济持续放缓,流动性继续偏紧的宏观判断落实到具体的大类资产配置中。经济改变2017年向上走势转为向下,意味着受经济基本面支撑的商品在2018年将不再具有配置价值。而流动性偏紧环境下高流动性资产依然具有流动溢价,具有较高配置价值。而流动性紧平衡环境下,债券收益率将继续高位波动,这意味着债市高票息短久期依然是占优配置策略。总的来看,我们对大类资产配置建议为:有业绩支撑的蓝筹白马>债券>其它股票>现金>商品。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