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全景网路演互动WE言堂全景商学院新三板

宝钢39年:开拓创新,引领行业更迭升级

宝武重组有三层意义,第一是积极推进国内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二是将国企、央企做强做大;第三是打造一批国际级公司,要成为世界范围内占有重要行业地位的企业。

——宝钢股份董事长 戴志浩

  “我1983年入职宝钢的时候,我们的梦想是有一天成为一个千万吨级别的钢厂。如果达到一千万吨,便能进入世界前十。今天的中国,一千万吨钢厂比比皆是,现在我们讨论的是谁有5000万吨高品质产能,面向未来讨论的是谁会第一个成为1亿吨。”

  

  ——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 戴志浩

  39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的第二天,宝钢在上海打下第一根桩基;39年后随着宝武两大集团重组,旗下宝钢股份在全球上市钢铁企业中粗钢产量排名第三。不过对于代表中国先进钢铁产能的宝钢股份来说,量从一开始就不是唯一目标。

  重组之后的新宝钢股份,不仅将重塑整个中国钢铁行业的面貌,还肩负着代表中国钢铁行业在全球竞争中胜出的重任。

  砥砺前行,引领行业发展

  整整40年前,冶金部副部长叶志强一行人访问日本时去参观新日铁八幡厂,厚重热轧钢板打造的国产轿车在高速公路上无法跟上日方车队,冒险加速导致抛锚,最后被日方清障车拖走。

  当时国内十大钢铁基地,无一能够生产出日方车辆所使用的冷轧板,在十大钢铁基地以外兴建一个全新特大型钢铁基地的种子由此埋下。

  1978年8月12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上海宝山钢铁总厂计划任务书》,宝钢呱呱坠地,成为建国后钢铁行业第一个里程碑事件。四个月之后,伟大的历史转折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中国经济建设和改革开发新时代。

  

  宝钢历史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第二天打下第一根桩,到1985年9月15日高炉点火投产;从2000年宝钢股份成立上市,到2012年湛江钢铁项目开工,再到2016年重组武钢股份,宝钢就像一名战士栉风沐雨、砥砺前行,成长为中国钢铁产业最先进的产能代表,铺垫和见证了中国经济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过39年发展,宝钢股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汽车高强钢、电工钢、高等级家电用钢、油气管、桥梁用钢、热轧重轨等高端产品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多种品种实现全球首发。

  对中国钢铁产业来说曾经是一片空白的高品质汽车用钢,宝钢股份自主攻关实现从零到有,开发出符合欧盟ROHS指令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汽车板产品,为众多汽车品牌提供轻量化材料。

  作为“中国制造2025”钢铁材料重点突破领域之一,2016年2月宝钢第一次生产覆材为410S材质的轧制复合板,并实现首单272吨出口合同供货。

  2016年宝钢股份产钢2787.53万吨,销售商品坯材2744.93万吨,其中独有领先产品销量1453.87万吨,出口销量358.07万吨,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57亿元,并当选联合国第一届“可持续发展目标先锋企业”。

  宝武重组,推动行业更迭升级

  2016年9月,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重组落地,标志着中国钢铁产业迎来第二次里程碑事件,而作为两大集团旗下核心资产,武钢股份整体并入宝钢股份是宝武重组重中之重。

  对于宝武重组,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志浩的第一反应是“意料之外”。

  10月12日,戴志浩在接受全景网采访时表示:“虽然感觉两家企业可能要联合,但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早;其次原本更多认为宝钢和武钢都是未来行业重组中的主体,宝武各自重组别的钢企,而不是宝武之间重组。”不过仔细一想之后,意料之外很快变成了其情理之中。

  2011年至2015年,整个“十二五”时期中国钢铁产业经历了长达5年的持续震荡下跌,整体面临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但高端产能不足、供需错配、效益低下的局面。

  另一方面,新一轮国企改革对国企进行分类管理,钢铁国企被划分为以盈利为目标的充分竞争行业,深化改革主旨在于成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代表国家意志参与全球竞争,化解行业中低端产能恶性竞争局面。

  实际上,2015年钢铁行业经历第一个周期底部,部分钢企被拖到奄奄一息,更有一些直接死掉退出,行业整合已经拉开序幕;而在国际市场,2012年日本新日铁和住友金属合并,印度塔塔出售英国和欧洲业务;英国蒂森克虏伯退出美洲业务;安赛乐米塔尔退出美洲业务,全球范围钢铁行业整合并购浪潮早已开启。

  戴志浩向记者表示:“宝武重组实际上有三层意义,第一是积极推进国内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二是将国企、央企做强做大;第三是打造一批国际级公司,要成为世界范围内占有重要行业地位的企业。”

  重组后宝钢股份高端钢材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分析认为包括汽车板、家电板、取向电工钢、无取向电工钢以及镀锡板、镀锌板等产品在内,合并后市场占有率将普遍达到50%以上,对下游客户议价能力增强。其中,取向硅钢将达到80%、甚至90%以上,无论是品种、质量还是数量都属全球第一。在汽车板方面,目前宝钢股份已经具备世界第三大汽车板供应能力,随着武钢股份加入,可能会提升至世界第二,成为全球汽车板供应商的核心组成。

  同时,合并后宝武集团层面钢铁产量达到6000万吨至7000万吨之间,全球排名第二,上市公司层面新宝钢股份产能可达到4600万吨,全球排名第三,铁矿石需求占全球贸易量5%左右,对上游铁矿石等供应商议价能力也将增强。

  戴志浩介绍说,宝武合并有很多天然的优势,产品比较相似,文化、发展的战略、优势特长都比较相似,也有合理的战略空间。除此之外,宝武合并还有个更重要的意义,寄希望于中国宝武集团未来能代表中国钢铁工业,在世界钢铁工业里面谋求自己的一席之地。所以再回过头来看,宝武整合有它的必要性和必然性。

  “钢铁行业里,很多企业都在重组,现状是以省为界逐步调整,每个省都以一个主导企业为龙头进行兼并重组,但钢厂本身有一个消费半径,太大之后就不合理,当一个钢铁企业在一个省从一千万吨做到五千万吨的时候,它面临的是相互的竞争,缺乏合理的战略布局空间。”

  这无意之中给宝武重组带来一大优势:联合以后宝钢股份拥有上海、武汉、南京、湛江四个主要的制造基地,当宝钢股份从一千万做到五千万甚至一个亿的时候,因为全国布点,有合理的战略发展空间,产量和销售半径、服务半径处在一个合理范围,管理上相互有协同、有支撑,在区域服务、客户市场上有合理的半径。

  

  宝钢

  从全球钢铁产业并购历史看,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行业大规模整合,都助推这一国家和地区在往后数十年内引领全球钢铁行业。例如:1901年美国钢铁行业整合,一直到上世界70年代美国占据全球钢铁产量第一;70年日本钢铁行业大整合完成,取代美国。

  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整个钢铁产业而言,宝武重组也是一个重大转折。目前国内中低端钢铁产能非常分散,武钢股份整体并入宝钢股份有望产生能够影响整个行业的寡头企业,推动兼并重组步伐加快,加速低端产能退出,行业有望回到有序发展状态。

  布局智慧制造,走在时代前沿

  钢铁行业作为长流程行业,在自动化应用方面居于各行业前列,但在智慧制造应用方面里却不是最领先的。宝钢股份领导人的危机意识,让宝钢再次走在了中国钢铁产业的最前沿,而这种危机意识来自对智慧制造未来的深刻理解。

  早在2015年,宝钢与西门子建立起联合工作组,共同推进《宝钢西门子联合探索工业4.0项目》。作为该项目排头兵,宝钢“1580热轧智能车间”率先上线,这是工信部当年钢铁制造业唯一入选的智能制造示范点。

  在1983年便加入宝钢、几乎陪伴宝钢走过所有风雨和成就的戴志浩看来,智能制造、智慧制造是宝钢未来必走之路,他向全景网记者阐述了自己对智慧制造的理解。

  第一,传统制造向智慧制造升级是大势所趋,每个管理者都需要去理解、去思考,自己的企业如何实施智慧制造,如果没有顺应这个趋势,在智慧制造上落后他人,可能为企业带来灭顶之灾。

  第二,随着行业集中度提高、规模扩大,企业管理边际成本会上升。怎么才能让行业集中度提高,又保证企业仍然处于或者接近最佳管理效率?出路就是智慧制造。

  第三,宝钢作为城市钢厂,劣势之一在于人工成本。对宝钢来说,克服城市钢厂劳动力成本高的解决方案和出路也是智慧制造,这本来就是历史发展的趋势。

  据宝钢股份的规划,1580智能车间改造共分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实现能耗到卷、成本到卷、产线绿色运行,板坯库智能库管及行车无人化运行,生产过程全程集中可视、关键设备状态监控及预测维修。

  目前,宝钢股份1580智能车间一期工程预计将于2017年底完成所有项目改造,而二期工程正在紧锣密鼓策划中。

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4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3034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764号

Copyright©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