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用耗材集采“第一单”具开先河意义

  罗志华

  高值医用耗材全国集采“第一单”将于11月5日落地。作为首个品种,冠脉支架首年意向采购量超百万,涉及微创医疗、乐普医疗等12家公司的27个产品。市场分析认为,集采或重塑冠脉支架百亿市场竞争格局,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对高值医用耗材进行集采,对于后续其他品种将带来较强的示范效应。未来集采常态化下,龙头公司的创新主线逻辑将更为清晰。

  除了财政投入之外,“养医”还有其它多种形式,其中最理想的一种形式是“以技养医”,即医务人员靠技术吃饭,技术高、贡献大的医务人员报酬就高,反之亦然。这样就会对医务人员形成鲜明的导向,使他们更加注重提高医学技术,注重患者的切身感受,也更愿意扎堆工作,这样一来,医学技术与服务质量,就会不断提高。

  民众比较熟悉的一种形式是“以药养医”,即通过药品加成,让医院获得利益。这条路当前已基本被堵死,在公立医院,持续多年的药品加成政策已于几年前终结。之所以要堵死这条道,是因为“以药养医”导致的结果是,开药越多且药品价格越高,医院获利也就越大,多开药、开贵药,成为一种增收手段,导致医保基金难以承受,患者也苦不堪言。这几年药品价格大降,与药品集中招采等其它因素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堵死“以药养医”通道,是降药价的基础与前提。

  医院增收门道除了“以药养医”之外,还有“以耗养医”,即通过医用耗材加成来获取利益。“以耗养医”的副作用与“以药养医”相似,但也有其独特之处。比如,生产高值耗材的厂家更少,市场竞争不激烈,企业容易坐地起价,其结果是,高值耗材价格畸高的程度,往往远超高价药品,近年来出现的“把宝马含在嘴里(即几颗义齿的价格与一辆宝马车的价格相当)”等现象,就是鲜活的例证。这些特点决定了,“以耗养医”这条道更加应该堵死。

  过去有两条副作用较大的道可以增收,如今堵死一条、还剩一条,在公立医院普遍面临创收压力的背景下,剩下的一条就可能被寄予越来越大的创收希望,“以耗养医”这条道就会越走越宽,并且时间拖得越久,这种现象就会越明显,最后积重难返,改革面临更大的阻力。这就意味着,堵死“以耗养医”门道具有相当程度的紧迫感,也唯有如此,医疗领域真正靠技术吃饭的时代才会到来。

  正是基于上述原因,高值医用耗材全国集采“第一单”,才会具有首开先河的示范意义,关键的第一步最为困难,这一步一旦迈出,后面的事办起来就相对容易。期待“第一单”之后,医用耗材集采等改革能够加速推进,尽快让“以耗养医”成为历史,患者不仅能够享受到低价药带来的好处,而且也不必再为高昂的耗材价格而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