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加入DEPA可为国内数字企业争取有利发展环境

  证券时报记者 江聃

  中国于11月1日正式提出申请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引起广泛关注。DEPA被称为全球首个专门的数字经济治理协定,中国加入后会对国内数字经济、数字贸易发展带来哪些影响?记者就此采访了专家学者、市场机构。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

  与话语权不匹配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分国别看,美国数字经济蝉联世界第一,规模达到13.6万亿美元,中国位居世界第二,规模为5.4万亿美元。

  “虽然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在全球领先,而对贸易格局的影响力仍有较大提升空间。我国跨境电商企业近年来频繁受打压,给我国数字贸易的国际化发展形成了巨大风险。国内近些年也建立了一些数字贸易金融平台,但是更加侧重系统开发和项目建设,对全球的行业影响力非常薄弱。”中央财经大学数字财经研究中心主任陈波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在其参与的标准、规则国际研讨中,较少看到国内企业的身影。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研究员周念利也对记者表示,截至目前,中国在数字贸易治理方面的主张主要体现在国内的法律法规中,对外输出相对少。此次中国申请加入DEPA,体现了中国能够接受“新式模板”的理念。同时,DEPA是具有前瞻性的,比较进步的、全球首个专门的数字经济治理协定,中国申请加入DEPA,从另一方面是中国作为数字经济规模在全球居前的国家,向高标准的国际贸易规则看齐的具体行动。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记者表示,数字贸易是国际贸易的重要构成部分,且占比将越来越大,但截至目前很多定义和规则仍不清楚,比如数据产品的交付,数据跨境流动等,这都会影响贸易发展。中国加入DEPA是具有前瞻性的举动,符合中国数字强国的发展目标,也为国内比较大的数字企业发展争取更有利的发展环境。

  加入DEPA的挑战

  与加入CPTPP一致

  DEPA在规则内容方面的最大特色在于倡导数字贸易便利化、鼓励数据跨境流动与信息创新和构建值得信赖的数字环境,促进中小企业和公众数字参与度。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都谈到,DEPA的16个模块72条规则主要反映了新加坡的诉求,同时也部分融合了美国的诉求,部分融合了WTO关于贸易便利化方面的规则。

  周念利表示,DEPA是“新式模板”的代表。事实上,无论是“新式模板”“美式模板”、还是“欧式模板”,或者正在形成中的“中式模板”,尽管各具特色,侧重不同,但实际内容存在交叉融合。就DEPA的内容本身,按照约束力强弱可以分为软规则和硬规则。硬规则中,对于中国挑战比较大的主要源于几条约束力比较强的“美式模板”代表性规则。进一步来看,中国加入DEPA的核心挑战和中国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核心挑战是一样的。因为那几条代表性规则基本上是原文照抄CPTPP的内容。具体来看包括:跨境数据流动、数据存储非强制本地规则、免关税待遇、数字产品非歧视性待遇等。

  周念利表示,这些领域和行业,未来有的需要国内立法、执法层面进一步完善,有的将对产业安全存在潜在挑战,需要提高产业竞争力,夯实产业发展基础。“当然,不是说有风险挑战就不‘开门’,而是要在开放过程中成长。我们现在开放的硬骨头不少都是在服务业里面,甚至会包括一些关键核心服务部门也面临比较大的开放压力。”周念利说。

  在她看来,中国已经为申请加入DEPA开展了大量工作。一段时间以来关于数字经济的法律法规相继出台,已经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不过也需要看到,无论是制度建设还是落地生效都是陆续完善的过程。未来几年里,我们还将看到相关法律法规管理规定等继续落实落地。

  邵宇认为,跨境数据流动的一系列问题将成为申请加入DEPA的焦点。包括怎么定义服务产生的地点,数据合理的用途,数据跨境的权限,数据的敏感程度,数据监管者的定义,以及法律救济等。

  数据安全市场

  规模扩大具有确定性

  DEPA由16个主题模块构成,分别为:初步规定和一般定义、商业和贸易便利化、数字产品及相关问题的处理、数据问题、广泛的信任环境、商业和消费者信任、数字身份、新兴趋势和技术、创新与数字经济、中小企业合作、数字包容、联合委员会和联络点、透明度、争端解决、例外和最后条款等。

  周念利表示,DEPA中能够对应单个产业相关规则的约束力较弱,如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规则更强调成员方之间的合作,落实的弹性比较大。但是文本中的一些硬规则影响广泛,比如数据跨境流动、数据存储非强制本地规则的影响需要区分不同行业来进行评估。在数据跨境流动自由度提升的情况之下,大家会更加注重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问题,数据安全需求增加,市场规模会扩大,将带来发展机会。但规定对数据跨境自由流动需求高的数据密集型服务业带来的影响则不能一概而论,具体要根据相关行业产业的全球竞争力,特别是较之DEPA其他缔约方的竞争力来判断。

  邵宇认为,中国在一些基础的元器件、系统等方面的竞争力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只有这样才能在谈判和未来交易的过程中掌握更多主动权。软硬件同时发力,有自主的能力和系统会更好,这在竞争中将更有优势。

  陈波表示,贸易行业的数字化,尤其国际贸易的数字化仍有非常大的空间。从网络安全产业来看,国内仍然处于落地初期,企业能力参差不齐。一些对于产业链整合能力较强的企业或将能够率先突围。他强调,加大力度培养数字贸易人才是当前的迫切任务。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