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股价连创新低 游戏直播业务竞争加剧

  证券时报记者 吴志

  10月份以来,美股上市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因国庆期间发布H&M开屏广告、直播活动涉嫌低俗等问题,多次引发舆论关注。与此同时,斗鱼股价在今年2月达到阶段高点后,持续下跌。

  当前,游戏直播行业正面临着监管趋严,以及市场环境变化等因素冲击,再加上快手、B站等公司加大游戏直播投入,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如何应对不断加剧的挑战,是斗鱼需要面对的一大难题。

  股价持续下跌

  今年8月,斗鱼公布2021年二季度财报时,列出了多个“亮点数据”。如总营收23.37亿元,移动端季度平均MAU(月活跃用户)6070万,季度平均付费用户720万等。

  环比来看,这些数据均实现上涨。但与2020年同期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象。

  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斗鱼营收为25.08亿元;二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为760万,两项数据均高于2021年同期。

  唯一实现同比增长的是移动终端MAU。2020年第二季度,斗鱼移动端MAU为5840万。数据虽然有所增长,但多家第三方平台监测信息显示,同期斗鱼APP在应用市场的排名处于震荡下滑状态。

  七麦数据监测显示,2020年10月19日,斗鱼直播在IOS畅销应用榜、免费应用榜、免费娱乐应用榜中的排名分别为164位、160位、13位;而2021年同期,斗鱼直播在三个榜单中的排名分别为218名、168名、14名,均有所下滑。

  此外,斗鱼用户数量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营销投入的增加。今年第二季度,斗鱼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95亿元,比2020年同期增长108%。受营销费用大幅增长等因素影响,斗鱼二季度净亏损1.82亿元,这是斗鱼连续第三个季度亏损。

  在一连串事件的影响下,斗鱼股价明显下跌。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斗鱼股价跌幅达66%;从2月高点至今,斗鱼股价跌幅超过80%。目前,斗鱼最新市值约12亿美元,仅为上市之初的三分之一。

  “斗鱼股价下跌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现在互联网整体面临增速放缓问题,直播行业也同样如此;再加上监管越来越严格,行业处于转型调整期等一系列问题,导致其股价走低。”长期关注直播行业的互联网分析师王超(化名)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此外,7月份斗鱼跟虎牙的合并终止,再加上斗鱼财报部分数据表现不佳,也对股价产生了不利影响;从外部环境来看,今年中概股股价普遍走低,也是影响因素之一。”王超说。

  竞争加剧

  游戏直播平台的成本主要来自人员及内容版权等。按照原路径,在与虎牙合并后,行业竞争趋缓,斗鱼可以减轻在人员配置、版权内容上的压力。但随着合并终止以及市场环境变化,斗鱼面临的竞争格局更加复杂。

  最直接的冲击来自新的入局者。目前,快手、B站等在游戏直播领域不断发力,快手公布的数据显示,早在2020年5月,其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就达到了2.2亿。

  竞争者的加入,不仅会提高斗鱼人员、内容版权等方面的成本,同时可能改变行业现有竞争格局。

  政策方面,今年以来,游戏、直播行业的监管进一步加强,对游戏直播平台的规范运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过去,斗鱼曾多次因内容问题引发关注。

  “监管部门对游戏、电竞行业的监管已持续一段时间,直播行业的转型正在攻坚阶段,各平台面临比较大的调整。”王超表示。

  除了外部因素,斗鱼偏重头部主播的运营模式,一直以来备受争议。

  “直播业务的运营模式,可能是导致斗鱼亏损的主要原因。”王超认为,目前国内游戏直播行业已进入成熟期,现在是存量竞争阶段,依靠营销和明星头部主播来做大用户体量的方式行不通,不仅会加大平台开支,还会削弱平台议价能力。长远来看,直播平台需要更加精细化的运营。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斗鱼相关负责人同样表示,精细化运营将是直播平台面对挑战的重要路径。

  “直播行业的发展已进入下半场,快手、B站等玩家入局游戏直播,市场竞争不断加剧,粗放的运营模式已不适应当下。能否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精细化的内容服务,继续筑高电竞生态壁垒是跑赢游戏直播赛道的核心。”斗鱼相关负责人表示。

  斗鱼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斗鱼已经在直播之外扩充了视频、图文、社区等功能,同时容纳了UGC(用户生产内容)、PGC(专业生产内容)等,构筑了相对完整的内容生态。

  多元化成效待观察

  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相对单一,各平台对于直播收入的依赖程度普遍较高,因而多元化是直播平台的重要任务,斗鱼亦是如此。

  “作为一个游戏电竞内容平台,直播一直是斗鱼的主营业务。在直播生态趋于稳定、商业化成熟后,公司也逐渐把发展重心转移到了完善内容生态上。”斗鱼相关负责人表示,2020年末,其在APP中新增视频、社区板块,形成了直播、视频、游戏社区一体的业务生态。

  “视频内容能够抓住用户碎片化时间,与直播形成互补,可以进一步增强用户对平台、主播、视频创作者的黏性;而社区产品,能够进一步激发平台社交活力。”斗鱼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对直播业务进行精细化运营,未来还将进一步挖掘游戏宣发、广告业务等方面的增长潜力。

  不过,从近期数据来看,斗鱼的多元化探索成效还不明显。

  2021年第二季度,斗鱼来自广告和其他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约16%,该季度斗鱼来自直播的收入占比达93.2%,相比去年同期进一步上升,其对直播业务的依赖程度依然在较高水平。

  “社区业务斗鱼已经积累了一定优势,这对于保持用户增长、增加用户黏性都有帮助,但单凭社区业务本身比较难盈利。而云游戏是直播平台较有发展空间的方向之一,但斗鱼的平台在体验、成本控制上并没有太多优势。”王超认为。

  “目前来看,斗鱼的多元化还只是一个雏形,属于业务的成本端,没有成为营收端,未来能达到什么高度,还要看下一步如何布局。”王超说。

  在国内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斗鱼也早早进行了海外布局。公开报道显示,斗鱼旗下产品Mildom已成为日本主流游戏视频直播应用之一。

  斗鱼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公司将强化Mildom平台的变现能力,并进一步稳固其市场地位,期望未来在日本市场产生规模化收益。此外,公司正在持续增强海外市场的投入和探索,尝试开拓东南亚和中东市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