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张春杰:匠心筑城 缔造城市规划第一股|约见·资本人

摘要

2019年5月10日,张春杰敲响上市宝钟,新城市也成为“城市规划第一股”。新城市是目前A股唯一一家以城市规划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规划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将近70%。

  2019年5月10日,张春杰敲响上市宝钟,新城市也成为“城市规划第一股”。新城市是目前A股唯一一家以城市规划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规划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将近70%。

  新城市,诞生和成长于中国城市化进程最为先进的城市~深圳,公司前身1993年成立,2002年改制为民营企业。新城市董事长张春杰,华南理工大学城市规划专业毕业后在深圳市区属国土规划局工作,2003年起担任新城市董事长。

  记者:你学的是城市规划专业,这是你个人兴趣的爱好吗?

  张春杰:从小,向我爷爷(学)画画,到(看)我哥哥搞工程,所以说大概我是特别喜欢建筑设计。我学的城市规划专业是在建筑系的背景下学的,我们(大学)前三年的课程都是学建筑学,最后一年偏向于城市规划这个方向,大家有分化。我刚毕业的时候是到建筑设计院去做建筑设计,设计一栋一栋房子的,后来我慢慢的觉得我的兴趣爱好比较广泛一点,因为城市规划涉猎的不仅仅是个建筑单体,城市里不光有房子,它还有交通,还有学校,还有民生,还有政治和经济的博弈,还有能体现一些人的价值观。

  对于一个城市来讲,它解决的是各个阶层的人的一些需求。

  记者:你在早期从建筑转到做城市规划的时候,涉足这个领域的时候,你当时从一个从业者的角度来看,那时候的感受是什么?

  张春杰:更宏观的一个东西,一个平台,更大的一个平台,去解决更多的问题,更复杂更系统的问题,可能它的挑战性,城市规划要大一点。建筑更微观。

  记者:建房子,到建城市,这样一个立足点。大格局考虑因素也很多。

  张春杰:回过头来看,我觉得做城市规划专业特别有历史感,会觉得你会在九千里大地上留下一个痕迹,而且它影响更广泛。

  “.深圳市布吉镇甘坑村村域规划”,是新城市早期的一个代表性项目,由张春杰一手推进,拿过广东省优秀设计奖。今天的张春杰谈起这个“客家文化”旧村改造项目,感触依然颇多。

  张春杰:当初做的是一个扶贫村。2002年,因为当初去了一个目的,就是说是个扶贫村,就给它免费做个规划。比如甘坑村,我们当初给他说小桥流水、翠谷含金,就是说他不要破坏生态,最多只能秀峰工业区去开发一点,穷也要守一下,但是要给他综合旅游文化,现在变成甘坑小镇,现在要继续扩大,变成华侨城的一个小城了。

  记者:现在回头来看当然非常成功,但是我好奇,在2002年那个时候,你这样一种理念,别人接受起来难度大吗?

  张春杰:(难度)大。但是那个时候我就做了一个事,干什么呢?叫送规划下乡,农民看不懂规划,画效果图,然后又要他们统建上楼,不要漫地开花,占用太多土地,然后叫工业进园区,然后农民上楼,然后我们做模型,给他送到他那里,然后让他们来公众咨询,来参与,就做了一个区的第一个规划展厅。其实你的规划,你要向非专业人去诉说,或者是去公众咨询,让他们参与到社会利益的、信息更对称的博弈当中来,参与到他这个社区来,实质上这也是规划本身的要义。

  记者:我局外人看,这个理念有点超前,你在2002年的时候就确定这个项目一定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成功吗?

  张春杰:我不知道它会不会成功,因为成功的要素有好多,但是我知道,如果按照它原来的把山体推了,把绿化推了,去搞成工业区的话,它一定会失败。

  科学预测并不难,做一个比较美好愿景,大家都认同的,虽然辛苦,这么一个说服别人的这么一个解决方案也不难,你还要给他找到一条能适合他去发展,这个愿景的实现的路径。

  记者:规划的都是未来,这个项目,什么时候,你感觉到这个做的真是很好?

  张春杰:从所有的村民,原居民依赖于原有的发展,推土、搞工业厂房出租,转向了他能接受用文化、生态来做更大的,满足他美好生活的思想转变,大家既觉得环境也好了,自己的收入又比以前旁边那些村做厂房的要收入高了,大家慢慢的就会达成一个共识,其实一个规划变成所有人的共同美好愿景的时候,其实那时候感受是强烈共鸣的。

  近年来,新城市代表性项目有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等规划系列项目。公司业务主要集中在广东省内,2018年广东省内的业务收入占比81.18%,其中深圳占比60.80%。

  记者:去前海做这样的标志性项目,你自己的感受是?

  张春杰:当时我们去做的时候,其实我们在那里有个创新,有一个1.5土地利用规划,但是因为前海当初在填海,然后也在修基础设施,但是我现在不具备土地开发的完成的条件,但是又要做。

  记者:那是什么时候?

  张春杰:还没有批前海自贸区,就在它的前一年,审批的前一年,,就是现在万科企业公馆那一块,我们做了二次开发,我先做个一次,我出让土地以后,到一次建成,我从间这些年土地不要浪费,我们就用集装箱。我给它一个临时的,土地又不会闲置,又能解决了开发初期的配套,或者是办公,或者是一些需求。这个也是一个在土地使用上或开发上的一个创新,但是那个时候我们中标了这个项目,到现在为止,他们陆续到期了,有一些你也可以看到新的企业,这些总部也如雨后春笋一样,现在已经在起来了,估计明年应该就初见规模了。

  记者:你们在大湾区做了很多规划设计,怎么看公司未来的机会?

  张春杰:深圳的城市规划,不管是技术还是研究,由于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规划的技术在国内也比较领先,所以说我们好多内地的规划编制的办法,包括管理的体制也是来学习我们深圳的,所以说我们在深圳的地区,我们从深圳,我们慢慢从一个区走到全深圳,慢慢的走到整个大湾区。

  我们企业的业务,正好和大湾区的战略,这就是我们基本上很早都是我们的业务市场范围的,所以说正好大湾区的发展,这个是给我们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第二个,现在又有一个增量,在2到3年内,全国的土地要从省市县要全覆盖的做一遍空间自然规划,这个增加的量,我觉得面临着,它又带来下面建设用地规划的一个修编和调整,这个规划的量的增量,也是我们以后,就这两三年里边,一个巨大的市场增量。

  记者:这是一个全国市场。

  张春杰:全国市场,所以说我们在全国市场现在也布了七个分院。

  三块增量,还有一个就是智慧城市,未来城市这个发展的方向,我们想率先跳出传统的城市规划编制的手段。

  新城市,此次登陆A股,成为A股第一家以城市规划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公司业务板块三大类:城乡规划类、工程设计类、工程咨询类,其中,城乡规划类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接近7成。

  记者:大家会把你作为“城市规划第一股”,你自己怎么看自己这种基因?以及和其他同行公司的同与不同?

  张春杰:全国建筑设计行业有多少张牌照,甲级?(全国)有13000多张牌照,但是对于城市规划甲级牌照有400多张,当然我们也是建筑设计的甲级。

  记者:城市规划设计的门槛比建筑设计的门槛高很多。

  张春杰:这是一个门槛,第二个,我们院(公司)有一个特点是什么?我们虽然有城市规划,我们有12个资质,涵盖了城市规划,然后工程设计,我们的工程设计里边就有建筑设计,我们也是甲级,道路设计也是甲级,还有一个工程咨询,相当于我们三大板块有12个资质,

  有综合的资质,所以说这一块对我们来说,讲城市规划,民营里边不管从经营规模和人数,我们现在应该做到领先了。目前上市公司里边有20家左右上市和拟上市的设计类企业,但是这些企业里边,目前只有我们一家是以城市规划占比,业务是主业。

  记者:你觉得创业成功走到今天,最大的一个心得是什么?

  张春杰:设计公司有好多,长着长着长到一百人的时候就分裂成两滩了,长到200人的时候又分裂了,但是我们能团结到现在的,绝对不是完全靠着利益的,大家还是说有一个梦想,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和目标。在我们这个行业里边,我觉得还是说要追求理想,要做一个有理想、有底线的企业。

  记者:我能感觉到比较强烈的的情怀和使命感。

  张春杰:我们在做规划设计的时候,不光是这样,我觉得我对我们的员工也是这么讲,其实要带着一个历史感,因为有一些错误犯了不可逆的。

  除了新城市董事长的身份,张春杰还热心投身社会事务。张春杰是深圳市第五届、第六届人大代表,也是深圳人大财经预算委员,深圳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

  记者:作为企业家,同时也是投身到社会事务,你比较关注哪方面?

  张春杰:我挺关心的就是底层的弱势群体,特别是我从不同的角度,从住房的角度,从产城融合的角度,从城中村改造的角度,不能完全市场化改造的角度,做了很多建议和议案。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还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张春杰:我个人来讲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当然说我作为一个企业人,我又是一个务实的现实主义者。从自己内心的底线来讲,我个人还是一个稍微有点情怀的理想主义者。

  记者:你的个人爱好和业余时间?

  张春杰:时间越来越少。(笑)我最爱好的就是下围棋。下围棋和我这个专业,和企业管理,我觉得都是通的。看看我们那些城市,有好多下来很美的城市,很美的棋下出来,你看看那些段位很低的,下起来那些棋,最后出来都很丑!虽然是黑白,包括中国的虚实,你看围棋的虚实,和中国的围合的四合院的空间都是一样,那些理念。

http://www.p5w.net/qjsxy/yjzbr/201905/W020190516660185856926.jpg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